《女兒,給封魔師老爸一點面子》[女兒,給封魔師老爸一點面子] - 第5章 我女兒也太猛了吧

三十年前,仙湖開發工程並不順利,中期曾發生過事故,多人神秘失蹤。

當時林城很窮,市政廳頂住巨大壓力繼續組織施工,後來才有了仙湖。

歷經三十年發展,原本偏僻的位置已經成為林城核心地段,高樓林立,商業發達,極大的帶動了林城的經濟和旅遊發展。

仙湖旁邊的仙湖商場7樓。

「爸,我們來這幹嘛?」

墨小小嘟着嘴有點不高興,剛才路過商場的遊樂場,她羨慕壞了,但墨秋不讓她去。

「來工作。」

「你不是大學生嗎?」

墨秋正色道:「那是生活。」

「哦。」

仙湖清淤工程指揮部。

墨秋在這裡停下了腳步,看了看一旁的小小,「早知道讓夕染帶孩子了。」

當然,這也只是一廂情願。

前天幾人在家吃過中飯後,江夕染被父母帶走了,回家想來免不了一番審問。

墨秋從江一橋那裡得知,他是在這裡開過會後,回去就總是犯困並且多夢,精神狀態不佳。

仙湖三十年未清淤,工程太大,項目部為了保證工期,動員了仙湖商圈附近所有正在施工的開發商。

江一橋的公司正好有個項目在仙湖商圈施工,在市政廳的協調下參與仙湖清淤工程。

墨秋在查閱了大量林城文獻後,結合那隻魘魔的話,得出了一個結論。

仙湖底下真有秘密。

不僅如此,他還查到了自己父母和仙湖開發的那場事故息息相關。

他的母親周婉柔是仙湖項目部的地質勘測工程師,父親墨修賢是地質研究員,當年經歷事故活下來的一共有五人,裏面就包括了他的父母。

事後,市政廳組織項目研討會,會議整整開了三天三夜。

會議結束後,母親周婉柔擔任臨時總指揮,指揮項目部即刻開工。

後來工程進展出奇的順利,周婉柔在項目結束前卸任總指揮的位置,所以公開的資料中並沒有她的名字。

現在仙湖要開展清淤工程,湖底再一次暴露,魘魔一定是不知道在哪知仙湖底有寶貝,所以選定了江一橋寄居。

也許是等不及了,它準備提前動手,又或許是……有更多的魔都在盯着仙湖。

等它乾涸。

因為清淤項目部正在籌備開工儀式,人來人往很是忙碌,倒也沒有人管帶着孩子進來的墨秋。

墨秋帶着小小在項目部隨意遊盪,終於在路過一間辦公室時,停了下來。

一個穿着制服的女孩正在複印材料,她的額頭上密布細汗,脖子上的汗珠落在了潔白的襯衫上。

旁邊堆放着厚厚的複印紙,顯然忙碌很久了。

看到墨秋進來,她輕輕呼了一口氣,問道:「你找誰?」

墨秋輕輕搖頭,上前扶住女孩,對方立即身體一軟,任由他托起送到沙發上。

伏天地之間,出幽而入冥。

一心歸命,願得長生。

封魔,啟。

「果然。」

墨秋看了看一旁的墨小小,有點無奈,他還沒聽過封魔師會帶着女兒封魔的故事。

而且,小小才3歲。

這叫什麼事,也沒個解釋。

墨小小對此倒是見怪不怪,盯着不遠處一隻黑黃相間,白肚正在睡覺的小貓。

「爸,這貓好可愛,要不我們帶回家養吧。」

墨秋翻了翻白眼,解釋道:「這叫貓鬼魔,活貓死後所化,很恐怖又很妖邪。」

人類一旦被貓鬼寄居,身體和心臟有時候會像針刺般疼痛,這是它在吞噬內臟。

如果被長期寄居,終有一天會吐血而死。

這個女孩應該被寄居的時間不長,還沒有受到了貓鬼的影響。

「那算了,我不喜歡小動物。」

小小吐了吐舌頭,抱着墨秋的腿躲在身後,探出腦袋觀察貓鬼。

墨秋微微一笑,忽然說道:「小小,你敢不敢去踢它幾腳,我有事問它。」

也不知道是墨小小神經大條,還是太信任墨秋,立即邁着兩條短腿跑了過去,對着貓鬼就是一記飛腳。

「臭貓,快醒醒。」

貓鬼瞬間被驚醒,然後就看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