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虐我千百遍》[女帝虐我千百遍] - 第7章 冷宮挑釁2

出身於各個名門世家的少年郎,但圍場的中心位置卻是那個引人注目的女子,至今她百步穿楊的畫面還令施泠記憶猶新。

也記起了這個女子便是當年父皇親封的輕羽大將軍,也是紀舒國中六個大將軍中唯一一個女子,且年輕充滿了傲氣。只是容晴似乎周身充斥了對她的敵意,只是施泠不解,這敵意從何而來。

施泠柔柔覆下身,淺施禮,柔聲道:「容將軍這身打扮着實令徽頤沒認出來。」

容晴滿臉笑意的說道:「都到了徽頤帝姬的宮門前了,怎的帝姬不願賞臣熱茶一杯?」

施泠聽見此話再一次確認了這容將軍對自己可是實打實的敵意滿滿,心中不禁覺得好笑。

但為了誰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敵意也不難猜,放眼望去整個紀舒國還與自己這個被禁冷宮的帝姬有聯繫的,還要令人情難自拔心生嚮往魅力之人除了當朝丞相陸晚寧和權勢滔天的攝政王施臨淵便找不出第三人了。

但相比於陸晚寧,施泠更確定此人是為了皇叔而來,畢竟一個女將軍怎麼會對一介丞相有好感呢。

想通這點後施泠心中便是輕鬆了,此等麻煩事最好是鬧到皇叔面前,想必不用等到她出手皇叔他自會解決。

從容的對羌禮說道:「羌禮,趕緊將昨日施嶼皇叔帶來宮中新進貢的陽羨芽茶泡來給容將軍嘗嘗鮮。」

說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邀約容晴往宮內去。

容晴雖從施泠的話中聽出來了攝政王昨日還來看了施泠,不僅看了還帶了新進貢的陽羨芽茶給她,不僅如此還如此親昵的稱他為施嶼。心中雖有不悅,但畢竟是多年行軍帶兵之人面上還是未顯露不妥之處。

儘管容晴隱藏得再好,但就那麼細微的眼神變化也被一直看着容晴的施泠看到了。

於是突然就想故意氣氣她,便趁熱打鐵的說道:「讓容將軍見笑了,想必這冷宮的簡陋和容將軍的府邸是萬萬不能與之相比的。幸得施嶼皇叔這兩年來對徽頤無微不至的照顧,能讓徽頤在簡陋的冷宮也能待客了,否則就是想要請容將軍進來喝杯茶都是不能夠的。」

說此話時提到皇叔之時還顯露了無比愛慕之情,當然這個表情是純純的做給容晴看的,既然容晴對自己無好感那自己也不用給她好臉色了。

此時剛泡好茶水正端盤出來的羌禮將施泠說的話給聽全了,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施泠話中之意她最是了解不過了。

不由得心中感嘆道:這世間果真只有女子才能知道以什麼方式能夠最快最有效的將另外一個女子給氣得半死不活。

不過羌禮覺得說起來容晴今日被帝姬的話語所誅心,也是容晴自己活該。

自家帝姬人都已經在冷宮之中了,還想要來嘲諷。

收回心思穩妥的將兩人的茶具奉好茶水後,充滿恭敬之情的語氣的對二人說道:「帝姬、容將軍請飲茶。」

施泠突然似想起什麼一般,一臉純真的對容晴說道:「哎呀,剛剛只顧着說施嶼皇叔了,都忘記問容將軍今日找徽頤是有何事呢?」

容晴也極為淡定的接過話出聲說道:「徽頤帝姬客氣了,今日臣奉命回京後王爺便召了臣去府中與臣說了帝姬之事,臣雖為將軍之位但也是女子對帝姬的遭遇也感到十分痛心,所以王爺特地拿了王爺的貼身令牌給了臣。」

說著將藏在手袖中的玉牌拿出放在了施泠面前的石桌上,施泠低眸淺看了一眼,果真令牌的右下角獨有一個「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