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虐我千百遍》[女帝虐我千百遍] - 第10章 羌禮受罰

「跪下。」

他聲音極其沉定,除了略微有一點沙啞之外,聽不出任何起伏。

羌禮也猜到是因為何事她也不再多言,沒有半點猶豫直挺挺的便跪在了攝政王面前。

見到情況不對施泠才從皇叔懷裡起來,極其不解又帶着些許不高興的語氣問着皇叔。

「皇叔這是何意?」

施臨淵並未回答施泠的話,只是又對着羌禮說。

「把解藥交出來,看在你主子的面子自己去領二十杖。」

施泠幾步走在還跪在地上的羌禮前面,雙手護住羌禮,用極其堅定的語氣對皇叔說道,「就算是皇叔也不能隨意懲罰阿禮!」

羌禮見狀將護在自己前面的施泠往後拉着,平靜的說道,「是奴婢在匕首上下了毒,導致容將軍中毒,二十杖而已奴婢能承受。」

施泠腦袋裡想到了那日的畫面,容晴的脖子上被羌禮的匕首劃傷了。

施泠冷漠的看向皇叔,半響才開口,「皇叔為了那人便要責罰我身邊的人?且阿禮對於卿卿來說的意義,皇叔你不知道嗎?」

「做錯了事便要罰,正是因為本王知道她對於你來說的意義。」

施臨淵看到了施泠眼中的冷漠,但還是沒鬆口,語氣更加嚴厲了。

正如施臨淵說的那樣,正是因為羌禮於她的意義不淺,所以羌禮更應該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不僅僅是代表着自己,要隨時都要想到施泠。

今日非要懲罰羌禮並非是只是因為容晴中毒,而是他藉由此事敲打羌禮,做任何事之前都應該考慮考慮此事會為施泠帶來的後果。

她還小可以不明其中原由他可以替她來教導下面的人,如今只是羌禮或是不重要,若以後還有更多的人,不是誰都是對她忠心耿耿的。

施泠只是搖頭,顯然不接受他這說詞,反而認為此事皇叔只是因為容晴而要鬧大,「看來容將軍對皇叔來說真的重要。」

施臨淵見到她這個樣子,顯然也不滿意的,就為了一個奴婢受罰便能在目的未達到之前隨意透露出自己內心的不滿,是大忌。

垂眸凌厲的眼神看向她的眼睛說道:「對於本王來說重要的前提是,要有用。」

「那卿卿對於皇叔來說是重要之人還是有用之人?」

此刻施泠心中有一萬種聲音在叫囂,理智告訴她不要問這個問題,可另外一種聲音充斥了她的腦海,要向皇叔問個清楚究竟自己與容晴誰對他更重要。

「卿卿覺得呢?」

施臨淵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低下頭附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道。

說完此話眼神再看向羌禮時也是全然的不耐煩了,甚至羌禮都能看得出他是在隱忍,若非是為了帝姬或許自己早就被攝政王給殺了,在此刻羌禮才突然明白過來自己那天衝動的舉動帶給帝姬的後果。

於是趕緊將解藥取出,雙手奉上遞給攝政王。

接過羌禮手中的解藥時,施臨淵也不再去看施泠一眼便直接離開了,他願意留時間去給她想清楚,只是希望她不要讓自己失望了特別是在如此關鍵的時刻。

見攝政王走後,羌禮才起身將臉色有些發白的施泠扶住。

「帝姬,奴婢覺得攝政王責罰得沒錯,那件事是奴婢唐突了。」

在羌禮的攙扶下施泠無力的坐了下來,聲音低落無比:「我知道,可是不知為何我就是不願意見到皇叔如此擔憂容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