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我,前夫想起我是他的白月光》[虐完我,前夫想起我是他的白月光] - 第7章 再見葉暖

第二天簡樂思給蘇星柔打電話,知道季煊出現把蘇星柔帶走後,在電話里大罵季煊:「這個王八蛋,你對他的一片真心真是餵了狗了!」

「他還能更過分么?他這是監視嗎?你的電話他不會也監聽了吧?!」

「監聽更好!讓他聽聽我是怎麼罵他的!這個混蛋!眼睛瞎了的烏龜王八蛋!」

「什麼?!他還把你扔在了路上!他還是不是人!真是壞到家了!這個混蛋!」

簡樂思越罵越勇,罵到口乾舌燥,喝了一口水準備繼續,突然想到還有正事要說,氣呼呼的停下來:「不過,他說葉氏被顧臨風吞了倒是真的。」

「葉雄浩去年生病卧床了,聽說剛開始顧臨風還和葉暖一起悉心照顧他,還幫葉暖舉辦了鋼琴音樂會,但是其實私下他在葉雄浩生病前就培植了很多自己的勢力,他病倒後顧臨風很快就掌握了葉氏的實權,而他坐穩總裁位置後就迅速地和葉暖離婚了!外面都在說他娶葉暖就是為了得到葉氏!」

過多的信息量讓蘇星柔一時難以接受,她的腦海里又浮現出葉暖那不諳世事的臉:「那葉暖呢?」

「不知道,他們是在海城辦理的結婚登記,前幾天我們同事拍到他們回海城辦理離婚手續,但是離婚後就沒有葉暖的消息了…」

葉暖將切好的青菜扔進鍋里,「刺啦」一聲,鍋里的熱油遇到青菜上的水分被激發地四處飛濺,葉暖狼狽地拿起鍋蓋躲閃,慌亂地把調料胡亂倒進鍋內,拿起鍋鏟在鍋內翻動,幾分鐘後她關掉燃氣灶,盛出一盤焦黑的青菜放到飯桌上。

她試着夾了一筷子放進嘴裏,嚼了嚼,她的五官皺在一起,青菜實在難以下咽,她又吐了出來。

打開冰箱,她想重新再做一回,結果冰箱里空空蕩蕩,沒有什麼食材。

「砰砰砰!」出租屋的門板被敲響,她從門口的貓眼向外面看,是房東大嬸站在門前。

她靜靜地站在門口,不敢發出聲音。房東大嬸見房門遲遲不開,在門口喊道:「開門啊!我知道你在家,剛剛我敲門前裏面還有聲音!」

葉暖只好打開了門,局促不安地站在門裏面。

房東大嬸是個胖胖的中年女性,已經來催着收了兩回租了,她看着葉暖實在像是沒錢,嘆了一口氣。

「唉!小姑娘,我知道你也是可憐,可我帶着我兒子生活也不寬鬆,他馬上要上大學了,再收不上來房租,我都沒辦法給他付學費。」

「要不,你再想想辦法,你就沒什麼親戚朋友什麼的可以幫你?」

親戚朋友?顧臨風和她離婚離的決絕,將葉家財產捲走沒給她留任何資產,她的父親葉雄浩是孤身打拚,從未見過他有任何親戚出現,連她的親身母親她都沒有見過。

而朋友,葉雄浩把她管的很嚴,從小到大她的朋友都要經過嚴格篩選,結果就是根本沒有什麼朋友了。

這麼多年真正走進她生活的除了顧臨風就是差一點訂婚的季煊。

對了,季煊,她現在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