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我,前夫想起我是他的白月光》[虐完我,前夫想起我是他的白月光] - 第4章 與顧學長有關?

季煊一把推開蘇星柔,冷冷地開口:「蘇星柔,你不會忘了你是怎麼當上季太太的吧!你不配生我的孩子!」

蘇星柔臉上的血色一下盡失,是的,他怎麼會和她共同孕育一個孩子呢,這場婚姻從來不是季煊期待的,她早該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可是心臟還是控制不住地狠狠地疼,她不該期待的,可她又做錯了什麼?她什麼都沒做啊!甚至她也是受害者,可即使她再怎麼解釋,季煊也不信她。

「蘇星柔,你不會又說你什麼都沒做吧!那你怎麼解釋你的購買記錄!」

「如果是有人陷害你,那證據呢?」

季煊已經從床上坐起,不耐地開始穿衣服。

蘇星柔閉上眼睛,她沒有證據,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購買記錄,她無法自證。

「顧臨風非常巧合地在出事後救了差點落水的葉暖,最後和她在一起結了婚。而在這之前顧臨風和你走的很近,我親眼看到出事的前一天你和顧臨風在輕城咖啡館見過面!」

季煊掐住蘇星柔的下巴:「這很難不讓人相信是你們有共同的預謀!」

蘇星柔掙開季煊的手,抓住他的胳膊,滿是疑惑:「顧學長?為什麼會提到他?他怎麼會和那件事有關?」

「季!太!太!」季煊一字一頓道,「難道不是應該你來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我不知道,你查到什麼?你告訴我,求求你,告訴我!」

「怕事情敗露么!你與顧臨風做了什麼交易,你和我結婚,顧臨風娶了葉暖,你們達到目的了!」

季煊抓住蘇星柔的手腕:「你還想生季家的繼承人?!別痴心妄想了!我答應我爸要照顧你,可不包括讓你生下我的孩子,我就是和誰生,也不可能和你生孩子!」

季煊甩開蘇星柔的手腕,起身離開了卧室!

心好疼…好疼,蘇星柔緊緊抓住手裡的被子,想減輕心裏的一點疼痛,可手抓的通紅,心裏的疼痛也沒有減少一分…

不行!不能這樣下去,她要查清楚真相,真的會和顧學長有關嗎?

蘇星柔坐在吧台旁,下午三點,咖啡館內已經非常熱鬧,不同於其他咖啡館裏人們低聲交談,安靜地看雜誌或辦公,這裡的氣氛很熱鬧,人們大聲地說話和笑鬧,青春洋溢在他們臉上,這是在中大旁邊的輕城咖啡館,年輕的學生給這裡帶來了活力和熱情。

「星柔!」簡樂思進入咖啡館,熱情地和她揮手。

簡樂思把挎包一把從身上摘下,坐在蘇星柔對面:「你個沒良心的,你說你多久沒有找我出來了!」

「整天不是圍着你的季先生就是畫你的畫和設計稿,你看看你都多久沒有出來玩過了!」

蘇星柔笑了,簡樂思伸手捏她的臉:「你看你都要發霉了!」

簡樂思愛吃甜,蘇星柔把給她點的甜點和咖啡推到她面前,看着簡樂思三下五除二把甜點給解決了。

「這次怎麼這麼好興緻,約在這裡,以前上學時我們可經常來這裡,畢業後都好久沒來過這裡了。」簡樂思一邊打量着周圍環境,一邊說。

「那裡,還有那裡,這裡有很多地方都變了。」

蘇星柔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是的,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