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我,前夫想起我是他的白月光》[虐完我,前夫想起我是他的白月光] - 第3章 我們生個孩子,好嗎?(2)

>

再後來,連接媽媽身體的監護儀發出刺耳的報警聲,病房裡衝進了很多醫生和護士,她怕極了,眼淚瘋狂地落下來,張嬸拚命地抱住她。

她看到醫生跪在床上按壓媽媽的心臟,她看到護士給媽媽連接上呼吸器,她看到監護儀上的心跳變成了一條直線,她看到白色的床單蓋住了媽媽的臉…

她的眼淚停不下來,可流再多眼淚,媽媽也回不來了。

媽媽下葬那天,季叔叔找到了她,他蹲下來,牽住她的手,說:「星柔,不要怕。」

再後來,她被季叔叔接到了季家,季叔叔給她安排了漂亮的房間,安排好了生活的一切。可季叔叔太忙了,他經常不在家,而更多的時候都是她和季太太在家。

她記得她第一次看到季太太的時候,季太太對她微笑,可笑沒有到達眼底,家裡只有她們兩個人的時候她不願多和她說一句話。傭人們都是會看眼色行事的,在季叔叔看不到的時候沒人會把她當回事。

她想媽媽,夜裡躲在房間里偷偷地哭,她不敢隨意地講話,怕哪一點做的不好惹季太太不開心,給季叔叔添麻煩。

就這樣過了半年,暑假來臨,更有大把時間待在家中,她躲在季家的頂樓一邊畫著媽媽的模樣,一邊默默地流眼淚。

「砰!」的一聲,房間里與露台連接的窗戶跳進來一個人,她被驚到站起來,畫架和畫筆被她站起的動作打翻落在地上。

來人用手將自己額前的碎發向後捋了一下,整個五官舒展在她面前,是一個俊朗耀眼的少年。

他咧開嘴角笑了起來,陽光從窗外灑進來落在他的身後,給他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暈,他清澈的眼睛亮亮的,走到她身邊:「你是蘇星柔?哭什麼?」

少年扯起旁邊的一張紙巾:「給,擦眼淚。」

他伸出手遞出紙巾,見愣在原地不動的蘇星柔,改為抓起紙巾直接伸到她臉上擦去她的眼淚,又在看到被自己胡亂的手法揉花的小臉時,噗呲笑出聲。

少年拍拍自己的胸膛說:「我是季煊,從今天開始我回國來上學。」

他拉起她的手腕:「別哭啦,走,我帶你出去玩…」

她被少年拉着向前走,少年的速度很快,拉着她幾乎是一路小跑,夏天的風拂在他們的臉上,吹起了他們的頭髮,衣角,炙熱的陽光被少年高大的身形遮擋成細碎的光,照亮了她的眼睛。

從那一天起,少年就在她心裏生了根,纏纏繞繞地發芽,佔據着她心裏最柔軟的一塊,從未離開。

嫁給季煊是她心中綺麗的美夢,她沒想到真的有實現的一天,但卻是以那樣的方式,翻江倒海地把他們的生活都打翻,打亂,並且不知道還要將他們帶到什麼地方去…

季煊被唇上的觸感弄醒,意識混沌中他聽到蘇星柔輕輕地說:「季煊,我們要個孩子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