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我,前夫想起我是他的白月光》[虐完我,前夫想起我是他的白月光] - 第3章 我們生個孩子,好嗎?

蘇星柔回到家時,很意外地看到季煊書房的燈亮着,季煊已經回到家了,他平時很少這麼早回來。

蘇星柔站在門口,猶豫了一下,抬手輕輕敲了敲門,裏面沒有傳出聲音。

她拉動門把,推門進去,看到季煊坐在書桌後面,對着電腦處理着什麼。

「你吃飯了么?」已經八點了,這個時間不知道季煊是吃了晚飯還是沒吃?

季煊停下手中的工作,看向她,眉毛抬起:「過來!」

蘇星柔走到他面前,季煊伸手一拉,蘇星柔就跌坐到他的腿上,季煊扶住她的腰,讓她在他腿上坐直,蘇星柔雙手抓住他的肩想要讓自己的身體穩定平衡,她還未來及調整好,季煊就用另一隻手扣住她的後腦向下壓,用唇壓向她的唇。

「嗯…」

突如其來的壓迫讓她本能地去推季煊,想要與他拉開一些距離,但很快,熟悉的身體記憶被喚起,季煊的氣息鋪天蓋地地向她襲來。

蘇星柔精疲力竭地窩在季煊的懷裡,這是她備受煎熬的婚姻生活里一點點的溫馨時刻。每次結束,季煊總會讓她在他懷裡窩上一會,用手環抱住她小憩。

她不知道這是不是季煊安撫她的一種方式,每次發生矛盾後,季煊總以這樣的方式翻篇,整個過程中也會溫柔起來。

雖然他並不喜歡他,但是這一年來也和她維持了表面的平靜。

她用手摟住季煊的腰,就是這一點點的溫暖讓她覺得自己和季煊好像還沒有那麼糟,還沒有山窮水盡…

她稍稍抬頭,看向季煊。季煊閉着眼睛,呼吸均勻,睡着的他少了很多冷硬霸道,眉目舒朗,甚至流露出一些少年氣。

蘇星柔伸出手順着季煊臉上的弧度描繪他的眉、眼、鼻樑,最後輕輕地落在他的唇上。

季煊是她整個青春的希冀,是媽媽去世後灑進她生活里的光,即使他們變成現在這樣,即使她費儘力氣也無法暖熱他的心,她也無法放開他。

十四歲之前的蘇星柔都和媽媽生活在一起,很小的時候,看到別人都有爸爸,她會向媽媽問起:「我爸爸呢?他為什麼不回家?」

媽媽每次聽到她這麼問,都會眼神暗淡,告訴她,她沒有爸爸。

等再長大一點,她就不再問了。

雖然沒有爸爸,有一些缺失遺憾,但是她和媽媽在一起就好了,即使物質生活並不富裕,但媽媽給予了她最好的愛,也儘力在能力範圍內給予她最好的生活,她們母女相依為命,生活的也很平靜滿足。

可這一切,在她十四歲那一年發生了改變,她只知道媽媽越來越消瘦,背着她偷偷吃很多葯,有時夜裡醒來,會看到媽媽悄悄地在掉眼淚。

她永遠忘不了那一天,她放學回來,鄰居張嬸把她帶到醫院,媽媽躺在病床上,是那麼蒼白單薄。她拉着她的手,對她笑,告訴她:「星柔不要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