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種田糙漢相公是個粘人精》[農女種田糙漢相公是個粘人精] - 第2章 打你奶奶(2)

下床去穿鞋。
她動作並不大,可床卻狠狠晃蕩起來,險些翻了。
姚玉瑤忙伸出手去扶,才發現這壓根不是床,而就是一塊板子搭在石頭上,鋪上稻稈跟一床舊被單,稱之為床。
姚玉瑤無法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只想:啊啊啊啊啊啊!
隔牆外有人在講話。
姚玉瑤穿鞋,走去,隔門縫向外看,只見上房中站着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婦,一個中年人,跟一個胖男孩。
那人歪嘴斜眉,滿臉不善。
老婦頭髮油亮,身形矮胖,三角眼,翻嘴皮,正盛氣凌人對一個年輕男人斥罵。
男人背身站着,但姚玉瑤從身型上認出他,正是在墳地替她講話的年輕後生,叫祁陌的那個。
「我也不拐彎抹角,三日內你必須給老娘答覆,娶寶紅,你就繼續住在銀水村,不娶,就給我滾!
我的屋子不給一個外人住!」
「這屋子是我爺、我爹蓋的,奶奶沒道理讓我走。」
祁陌淡淡說。
老婦聲音尖銳,插腰罵道:「你爺爺?
呸,他是倒插門到我家的贅婿,你父親是他帶來的拖油瓶子!
你也是個拖油瓶!
這屋子是我家的!
你不聽我的話,我憑啥給你住?」
「奶奶說的不對,有里長批的條,屋子跟地都屬於我爹爹,爹爹不在了,應該由我繼承。」
「小崽兒還敢頂嘴?
你們給我教訓他!
反天了!」
老婦捲起衣袖。
「是,奶。」
胖男孩揮起拳就朝祁陌打去。
那中年人則抄起一把笞帚,掃向祁陌。
夠狂妄!
姚玉瑤轉過身,在房中尋了把笞帚捏在手中,想着替恩人祁陌助助威。
只是,她想多了。
祁陌看着憨,可面對打上門來的人,卻是一點都不客氣。
他身體一避,胖男孩直接撲空,肉蛋一樣的身體摔到地上,疼得觥牙咧嘴,「好痛呀,奶,痛死我了……」 老婦一陣心疼,罵祁陌的聲音更難聽,「沒人要的石猴子敢打我的乖孫兒,老大,給我打!」
祁陌另一隻手伸出手一撈,就把那中年人的手臂擒住。
大手和鐵鉗一樣,中年人動也動不了,只好大罵,「祁陌,你敢打你大伯父?」
「不想和你們打,可你們再鬧,我也不客氣!」
祁陌寒聲開口。
他這異常強硬的態度,讓老婦一愣。
下一秒,她往地面上一坐,拍這大腿嚎起來,「哎呦,了不得啦,祁陌打人了,祁陌打長輩啊。
我老婆子做了啥孽呦,養了這麼個白眼兒狼!」
這老賊婆,壞人先告狀?
姚玉瑤看不過去,拉開門,咻一聲…… 一隻鞋從老婦腦袋上掃去,將她梳的油光油光的頭髮都掃亂了。
老婦嚇一跳,哭嚎聲嘎然而止。
「誰?」
姚玉瑤笑吟吟邁過門,走出,將那隻鞋撿起拿在手裡,「分明是你們上門找事兒,卻說祁大哥打人,要不要臉?」
老婦也不哭了,咕嚕一下爬起來,指着祁陌,「好呀,敢叫外人打你奶奶?
我和你拼了!」
姚玉瑤手一甩,直接把鞋扔出去,砸在了老婦的腳背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