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種田糙漢相公是個粘人精》[農女種田糙漢相公是個粘人精] - 第2章 打你奶奶

她這囧樣,惹的男人們一陣嬉笑。
姚玉瑤腹誹:等姑奶奶我身子好了,看怎麼收拾你們!
祁陌走過去,將她拉起來,瞪眼看着別的男人,「她不是妖精!
她就是一個普通女人。」
「祁陌你閃開。」
「有本事你們打倒我,我便把她交給你們。」
祁陌將姚玉瑤護在背後。
他個身高大,捲起的衣袖,露出半截堅實的蜜色胳膊,一手插腰,一手抓着劈刀。
表情冷峻,如同煞神。
姚玉瑤驚異的看着他,沒想到,這看着傻憨憨的男人,還挺善良。
「祁大哥,謝謝你。」
祁陌表情淡淡地看她一眼,未講話。
那些個男人,個身都不如祁陌高大,都猶疑着不敢向前。
於三跺着腳,「祁陌,你真傻,跟這女妖精站在一起,會倒大霉的!」
「我已然夠倒霉,還可以霉到哪?
倒是你們,合夥欺凌一個女人,好意思?」
祁陌譏諷。
於三哼哼,「真是不知好歹……祁陌,以後咱銀水村如果出了事兒,跟這女妖精脫不了干係,這種後果,你擔當的起嗎?」
「我日日住在村裡,出事兒儘管找我。」
祁陌回答的坦蕩。
「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大伙兒都聽着,以後村中出事兒,就找祁陌!」
「都聽着呢,於三伯。」
男人們見抓不到姚玉瑤,紛紛表情怏怏走了。
走在最後的那個人對祁陌嘆氣說,「祁陌呀,你真傻,你這不是沒事兒找事兒?
這女人,趕快叫她離開!」
「知道了,席大叔回去吧。」
「哎,真傻。」
男人搖着頭,戴好斗笠,走了。
姚玉瑤舒口氣,身子一矮,坐到木樁子上。
「這位娘子,他們走了,你安全了。」
祁陌朝姚玉瑤示意。
「多……」謝字還沒說出,姚玉瑤眼前一黑,身體一軟就往地面上栽去。
祁陌飛速伸出手去拉她,「唉,你怎麼了?」
祁陌拍了兩下她的肩膀,姚玉瑤仍舊沒醒來。
他這時才發現,女人的臉紅得不正常,摸了摸她腦門,好燙。
他咬了下牙,把女人背自己背上,大步往家中走去。
五月天,平常熱的和三伏一樣,可一下雨,立刻涼咻咻的似回到早春。
姚玉瑤是被凍醒的。
「冷……」她迷糊着扯棉被,棉被沒有摸着,只扯到一層薄布。
有層布裹裹也好,但接下來,她就悲催了。
她手勁太大,只聽撕的一聲,布料破了。
姚玉瑤驚醒。
入眼,是破敝不堪的屋。
面積非常小,左右不超過七八平。
屋角有個比她奶奶年齡還老的櫥櫃,當中一個腳還斷了,用磚頭墊着。
一個坐凳……準確的說,是一截木樁子擺在床邊,邊緣摸的發亮,明顯,年紀也不小。
除此以外,再就是她身下的床,再無其他的傢具。
房頂漏雨,地上擱着大小不一的破瓷盆接着雨水。
她在哪?
眼神掃到地上,一對粘泥的女人布鞋,估摸是她的,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