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種田糙漢相公是個粘人精》[農女種田糙漢相公是個粘人精] - 第一章 她,她,她是妖精

轟隆,一聲驚雷炸響。
離婆娘十幾步地方,一棵三人合抱的巨樹,被劈成兩半。
接着疾風大作,天色驟暗。
婆娘嚇的臉都白了。
更叫她驚的是,那個裝死人的麻袋,竟然動了下!
裡邊,好像還有聲音?
「鬼……親娘啊,五娘子詐屍了!」
婆娘連鐵鍬也不要了,拔腿就跑,一口氣跑回大路上的馬車旁。
「埋了?」
馬車中,年輕的貴婦問。
「回二太太……埋了。」
「要下雨了,接着趕路,必須在天黑前趕到縣裡的客店。」
大風吹的山林呼呼響,沒一會,大雨和倒豆一樣噼啪砸下,兩輛馬車一前一後,搖搖擺擺,飛速往縣裡方向奔去。
丟在葬崗的麻袋,被雨水浸濕。
麻袋中的女人,徹底醒來。
她滾來滾去,扎繩鬆了,她從袋子中爬出,爬到一棵斷樹邊,捂着胸口直喘氣。
姚瑤迷茫的看着周圍。
她不是被慕習推下山了么……原因很簡單,那個交往多年的男朋友慕習,劈腿喜歡上她的有錢室友簡柔雪,為二人的天長地久,慕習把她騙到山崖邊,然後,伸出了邪惡之手。
這裡,是一片冥界墓地?

幾塊字跡模糊的冥碑東倒西歪立在野草間。
腦中突然浮出出各種奇怪片段:深宅大院,古裝男女,沒爹沒媽日常受欺負的女娃,被人強迫灌藥卻對外說患絕症,女娃暈迷時被裝入麻袋,丟至亂墳…… 姚瑤的內心,逐漸平靜,她不是死了,而是穿了!
二十一世紀女性姚瑤,穿成古時孤女姚玉瑤。
看看她如今的處境,沒爹沒媽被人扔在亂葬崗不說,還一身病,連站也站不起。
暴雨,荒山,不知身在何地,下一步該怎麼走?
姚玉瑤正想着法子時,林中傳來一陣說話聲。
「就在前邊,走快些,一道雷劈在那,八成有古怪。」
「我長到三十五歲,頭一次遇見這樣大的雷。
我曾奶奶常說,雷劈樹,厄運來!」
「那是樹長的太高,招雷,不是凶兆。」
一個年輕後生悶聲說。
「祁陌你懂啥?
我年齡比你大,見識比你多,吃的鹽都比你吃的米多,那就是凶兆!」
「於三伯說的沒錯,方才還晴空萬里,突然就颳風打雷,就是有古怪。」
又一個男人說。
「就在那裡,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