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的愛》[你好我的愛] - 第2章 達成協議

「怎麼?
你就這麼喜歡對我投懷送抱?」
封謙南慢條斯理的起身,居高臨下的望着面前的小女人,還不忘補刀。
頓時,婁初涼的臉更紅了,「我才沒有!
我又不是故意的!」
「口是心非。」
封謙南嗤笑一聲,用的是肯定句。
婁初涼憤怒地視線投向他,一不小心瞥到了不該撇的地方,連忙收回了目光,閉眼,轉身。
見狀,封謙南笑意更大。
拿了真絲浴袍穿上,一邊系著帶子,一邊調侃道:「怎麼樣,可還滿意你所看到的?」
他的話讓婁初涼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緊緊咬着下唇,半天,才擠出幾個字,「我在樓下等你!」
說罷,轉身奪門而出。
封謙南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眼底有片刻的柔軟,卻很快又恢復如常,看不出半點痕迹。
從柜子里拿了一套米色格子的家居服,穿了一半,又換了另一套純白的,才慢悠悠的晃下樓。
一樓,客廳。
陽光透過窗戶照下來,打下金燦燦的光輝。
封謙南一身潔白,額前的黑髮微微凌亂,整個人都帶着些禁慾的美。
婁初涼有片刻的晃神,卻也只是片刻,臉上的表情就又換成了的憤怒。
不得不說,封謙南的穿衣風格總是很符合她的審美觀。
不過,穿再好的衣服,他在她眼裡,依舊有着惡魔的本質。
所以,這個婚約,必須得解除,沒得商量!
「封謙南,你怎麼這麼慢?」
眼底閃過決絕,婁初涼開口,不忘把報紙拍在茶几上,來表示自己的決心。
他明明知道她在等他!
封謙南的嘴角處露出一抹邪魅的弧度,「想我了?
才分開幾分鐘,你就這樣迫不及待?」
婁初涼咬唇,「……」
該死的男人,就只會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報紙上的事情是怎麼一回事?
你不是說你有十足的把握取消婚約嗎?」
她拍桌,語氣沖得很。
封謙南眉頭輕挑,說道:「怎麼,興師問罪?
這也正是我想問你的!」
「據我所知,這次報道可是你的父母向我的父母先提議的,報道的稿子都是你的父母委託報社寫的。
說好的解除婚約,不知道你……是怎麼和家裡協商的?」
婁初涼張張嘴,啞口無言。
封家和婁家是世交,她的父親婁繼業一直希望她能嫁給封謙南,讓兩家好上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