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無敵了,不用再隱藏身份了》[你都無敵了,不用再隱藏身份了] - 第1章 雲天戰神歸來

八月,宜城,烈日炎炎。

陸凡剛從破舊的的士上下來,就被一個穿着西裝打着領結的男人撞了個滿懷。男人梳着大背油頭,手裡提着公文包,居高臨下地朝陸凡咆哮:「走路不長眼睛,找死啊!」

陸凡翻了個白眼:「確定是我不長眼睛?我下車沒走兩步,不長眼睛的人是你。」

男人沒料到穿着白色T恤和牛仔褲,擺明了窮逼一個的陸凡敢跟他頂嘴,一種人上人被狗欺辱了的怒氣從心底升起,二話不說伸手去抓陸凡的衣領。

手還沒碰到陸凡,就被一陣滔天的熱浪震飛到十米開外,公文包跌落在地,裏面的資料在空中飛散。

看熱鬧的司機見陣勢不好,開着的士一溜煙跑掉了。

陸凡把打了個響指就引發了一場浩劫的中指和拇指放在嘴邊吹了吹,望着一動不動跟個死豬一樣趴在地上的西裝男,心裏冷笑。

辱我堂堂雲天戰神,你還不夠資格,我才用了一成的力氣你就成這樣了,想我當年在邊境戰場,十萬赤炎鐵騎殺我一人,我廝殺十日將他們盡數剿滅,身負重傷沒吭一聲,這些經歷不是你這個生活在鋼筋水泥里的普通人可以想像的!

想到「普通人」,陸凡的怒氣從眼睛裏勃發了出來,眼睛充血變成了暗紅色,模樣極為瘮人。

十年前他才15歲,不過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普通人。那一天,他和父親被邀請參觀一場難度極大的外科手術——換頭術,中途他不過去上了個洗手間,回來一切都變樣了。手術台上的病人離奇死亡,所有人指證是他闖入手術室造成了醫療事故,他被當成少年犯逮捕入獄,父親為了救他四處奔走,也不知發生了什麼,當父親被人發現的時候,奇經八脈盡被挑斷,死狀慘烈。

他在獄中受盡欺辱,直到有一天,一個白髮老者來獄中挑人,將他帶走,他跟隨老者修鍊五年,學成《九陣玄陽訣》後被送上邊境戰場,瀝血廝殺五年成為雲天戰神,座下三十六天罡坐鎮四方邊境,七十二地煞活動在龍國各界,守護天地安寧。

而這之後,他更是成為了首長的座上賓,這次回來複仇,首長原本不同意,但念在他戰功赫赫的份上,剝奪了他手下的兵權後便放了他回來。

不過臨走時,考慮到邊境未來的局勢或許只有雲天戰神能夠解決,不好對陸凡的事袖手旁觀,許諾陸凡只要幫助一個叫唐飛雪的女人奪得宜城第一名醫的稱謂,便把兵權還給陸凡,還允許陸凡用座下奇兵報仇雪恨。

陸凡望了一眼宜城最高建築——大漠集團的方向,如果當年不是大漠集團負責人——范天與父親是師兄弟關係,父親怎麼也不會想到帶着自己去赴那一場鴻門宴,也不會為了籌錢救他,將剛剛在玄、武、醫三個方向打出名聲的鹿鳴山莊賣給大漠集團。

在獄中陸凡還聽說,師公就是被范天活活氣死的,師公的親孫女、與陸凡青梅竹馬的葉彩凝早早成了孤兒,也不知現在過得怎麼樣。

想到葉彩凝那張年僅十四歲就美得出塵絕艷的臉,陸凡的心便不自覺地狂跳。他此番回來,一是為了復仇大漠集團,二是為了找到葉彩凝,他想親口問問她,兒時說的長大後要嫁給自己的話還算不算數……

一張在空中飄飛的紙片落在陸凡的鞋面上,陸凡剛要揮手將它掃開,卻無意中瞥見一行字:葉氏集團總裁葉彩凝招聘新葯研發人員……

十分鐘後。

陸凡站在葉氏集團樓下,被門口的保安攔住。

穿着黑色制服,腰間別著對講機的保安一臉不屑地打量陸凡:「幹什麼來的,有預約嗎?」

陸凡嗤笑:「我進葉氏集團還要預約?笑話!」

想他少年時,被葉舒爺爺和葉彩凝一人牽一隻手走進葉氏集團,所有人見到他都要叫一聲小少爺,就連葉氏集團的機密庫他也能進去查找資料,絕不是像現在這樣被狗眼看人低。

保安像看二傻子一樣看着陸凡:「葉氏集團的規定,不是正式員工又沒預約不能進去,識相的趕緊走,不要耽誤我工作!」

人高馬大的保安硬氣一點,忘帶工牌的本集團嬌軟女員工都能被嚇出花來。

但陸凡平常不過是斂了氣場,這時他猛地盯住保安的眼睛,那種看獵物般冰冷到骨子的眼神,倏地讓保安感覺自己已經是一個死人。

怎麼會這樣?保安內心充滿了疑惑。

正不解間,其他執勤的保安圍了上來:「老丁,怎麼了?」

老丁像看到救星一樣,指着陸凡:「這個鄉下來的窮小子說要進去面試,還要找葉總,被我攔住了。」

其他保安一聽這話,都哈哈大笑起來。在他們心中,陸凡就是個鄉下土包子,沒什麼特別的。

但他們哪裡知道,陸凡所謂的面試,不過是打算在暗中了解葉氏集團的情況。

保安1:「面試穿成這樣,果然沒見過世面。」

保安2:「穿着先不說,他怎麼好意思找葉總,葉總那種絕世大美女我們都很少見到,就他也配?」

保安3:「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唄,這年頭又普通又自信的屌絲太多了,哈哈哈……」

幾個人前仰後合,完全是被自己的話逗笑了。陸凡翻了個白眼,有眼不識泰山的人太多了,他也懶得跟他們計較。

老丁見陸凡不說話,以為陸凡怕了,正好把剛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