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追!又是想強娶小青梅的一天》[難追!又是想強娶小青梅的一天] - 第6章 你壓我頭髮了

時荊整張臉都燒起來,她假裝若無其事的撿起手機。跟祁淮說晚安。

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他。

夢裡,她回到7歲那年。

「汪汪!汪汪汪!」

一條長相兇狠的杜賓犬,追在她屁股後面。

她嚇得爬到樹上,死死扒着樹一動不敢動,手腳到了僵硬的地步,那條狗還沒走。

「喂。」

時荊聽到聲音,往樹下看,一個15歲左右的哥哥在望向她。

哥哥長得太俊美了,她看得目瞪口呆,忘記自己還在樹上,而後手腳失力,從樹上掉下去。

她緊緊閉着眼,預想中的疼痛沒有出現。而是落入了一個溫暖有力的懷抱,伴隨一股冷冽的檀香味。

那是她跟祁淮的初見。

夢裡她在少年懷裡,注視了許久,摟着少年的脖子。「哥哥,帶我回家。」

畫面一轉,「小慫包,不能叫哥哥,叫我淮叔叔。」

轟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牆面輕微在震動。時荊被嚇醒,猛然睜開眼,窗外雷鳴閃電,照亮整個房間。

她哆嗦着身子大喊,「十三!十三!」

毛絨絨的寵物沒有過來蹭她,也沒有聲音回應,她才想到狗子被林叔接走了。

時荊一時間很絕望,轉念一想,祁淮已經回來,就在隔壁。她迅速抱着被子把自己裹成小粽子。猛虎看見獵物似的衝出門口,她伸手拍祁淮的房門。

門驀然從里打開。祁淮一隻手在系睡衣腰帶。

看樣子是從睡夢中急忙起來的。還沒想他起來幹什麼。

啪嘰!——

時荊一巴掌拍到祁淮胸肌。

一時間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動作剎那之間凝固。。

時荊:「?」

祁淮:「?」

時荊腦袋空白,忘卻恐懼,只剩下手掌碰到皮膚的觸感。

滾燙,結實,安全,有彈性。

轟隆!——

猝不及防間,窗外又劈下一道慘白的閃電。

時荊嚇一跳,見到救命稻草般,解除定格,乍然撲到他的懷裡。

身子在像篩子抖個不停,被子也在動作間滑落。她卻沒注意到。

時荊在滾燙的懷裡,用臉蹭了幾下,後怕得有些哭腔,「淮叔叔……我害怕。」

祁淮沒有動作,身體很僵硬。幾秒後,時荊感到背後按上一隻大手,輕拍安撫着她。「沒事了,我在。」

緩過來後,時荊埋在溫暖的懷裡說,「淮叔叔,我跟你一起睡。可以嗎?」

祁淮沒有遲疑,「不可以。」

「可是今天十三不在,以前打雷我都是抱着它睡的。」

時荊仰起頭,柔軟的唇碰到祁淮的肌膚,引起他輕微的顫慄。

淚水漫上她的桃花眼,在燈光照耀下,眼尾泛紅,鼻頭也泛起一層粉紅,像只受了委屈的貓。

這怎麼拒絕?

祁淮喉結滑動,眨眼間,他敗下陣來,「那你睡床,我在你旁邊打地鋪。」

「可是你會着涼的……」

祁淮打斷她,「沒有可是,快睡。」

時荊不客氣地鑽進祁淮被窩,整個人被熟悉的檀香味包裹。不久後,便沉沉睡去。

閃電雷鳴都沒能把她吵醒。

待時荊呼吸平穩後,祁淮輕手輕腳地去樓下浴室,洗了半個小時冷水澡。

翌日清晨。

時荊抱住一具熱源,舒服得哼哼唧唧,手臂收力,抱得更緊,還蹭了幾下。閉着眼哼唧,「十三。你怎麼沒毛了?毛呢?」

手摸到軟且有彈性的觸感。

耳邊傳來低沉沙啞的男人悶哼聲。

時荊閉着眼問,「十三,你成精了嗎?」

許久,一陣深呼吸伴隨嘆息,「崽崽,你壓我頭髮了。」

如臨炮彈,時荊打了個激靈,猛地睜開眼。

入目是一張絕美的臉蛋,那雙墨色的瞳在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