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追!又是想強娶小青梅的一天》[難追!又是想強娶小青梅的一天] - 第4章 你吃太多醋了

為了消除社死的熱度,順便逃離在家面對祁淮的壓力。

時荊在池黛的慫恿下來A大體育館看籃球賽。

場上有池黛看上的一位學長:俞洋。美名其曰來多刷臉,喜歡就要主動。

恰巧,昨天時荊見義勇為加的那位學長也在,名叫楊雨森。跟俞洋還是室友。

時荊一臉懵逼,池黛幫她回憶,才想到一些片段。眼下,她不擔心尷尬,反而是在想祁淮昨天看到了。此刻腳底抹了油般,想滑去外太空。

這件事本身很危險,祁淮肯定生氣了。

時荊陪着池黛看完整場比賽。

她的思緒沒在球場帥哥身上,還留在出門那一刻。祁淮讓她抬起手,在她手腕的小猴子上點了下,說:「好好玩。太晚我去接你。」

小猴子是昨天她睡前,祁淮送她的18歲禮物。

儘管時荊害怕祁淮「懲罰」她,她依舊強調:「那你一定要來,不能騙我。」

跟以前一樣的照顧。只是過了四年,恍若隔世,時荊害怕哪一天祁淮突然又離開。

手肘被池黛碰了下,思緒被扯回現實。迎面走來兩個高大的男生,身上都是汗。

「學妹,稍等一下,我們換完衣服去吃潮汕牛肉火鍋。」

火鍋局算是楊雨森感謝時荊的請客。

時荊給祁淮發了條信息。

【十斤:我們去吃火鍋了。】

對面沒回。

時荊又補發一條。

【十斤:跟學長們,學長很帥。】

手機上方顯示對方正在輸入中……

許久,時荊才收到消息。

【淮叔叔:嗯。在哪吃?】

時荊堅定自己作為陪玩陪吃的身份。一路配合池黛附和,適當的時候做出驚訝的表情。楊雨森偶爾也會跟她搭話,感謝她,還提醒女孩子盡量不要做危險的事。

下車時,她在火鍋店門口,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祁淮在樹下牽着阿拉斯加犬。

時荊心思瞬間飛了。她小跑過去,「十三!」

十三是陪伴了她4年的狗狗。

祁淮離開上州市那天是13號。也是小狗來到她身邊的日子。

現在是大狗了,能趕上時荊的身板。

她蹲下來抱住狗哼唧哼唧,擼了擼狗毛,又去揪它耳朵。

時荊仰起頭問,「淮叔叔,你怎麼來了?」

祁淮看了她一眼,眼睛瞟向兩位學長的方向。「遛狗。」

時荊內心估算,「這裡離家裡幾公里遠,你怎麼遛這麼遠啊?」

而後補充,「因為我在這裡嗎?」

四目相對。時荊在祁淮眼裡讀出了欲言又止。

沒等來祁淮的回答。她聽見池黛在後面喊。「祁叔叔,你也來吃火鍋嗎?」

祁淮淡淡道,「嗯。」

分不清這個嗯是回復時荊還是池黛。

祁淮神不知鬼不覺加入火鍋局。

十三不能進商場,只好拜託司機林叔牽着去溜達。

電梯里,時荊瞥了眼身旁的祁淮,她很想問一句:你不是不喜歡火鍋嗎?以前她鬧着要吃火鍋,祁淮只能陪着她,吃完還要嫌棄她帶一身火鍋味。

礙於有兩位學長在,硬是憋着沒問。

他們選了6人桌。兩位學長坐對面,時荊被祁淮跟池黛夾在中間。

時荊看着鍋咕嚕咕嚕冒泡,肚子在叫囂。楊雨森手上拿了一碟芒果走過來,黃橙橙的很誘人,問她,「吃嗎?這個小台芒很香。」

時荊正要伸手去拿,手腕被抓住,她轉頭看到祁淮的立體的側臉,他看了眼楊雨森,又跟她對視。「她芒果過敏。」

到嘴的芒果飛了,時荊小臉有些失落:「其實吃一點,就一點,醫生說不碰到芒果皮就沒事。」

楊雨森回:「那還是算了吧。」

小插曲過去,祁淮站起身離開,她也沒太在意。

直到祁淮端着一小碟切好的芒果,放在她桌前:「吃吧。」

時荊大喜,插起一小塊芒果送進嘴裏,心滿意足地說:「太滿足了!」

大家年紀都差不多,很快就熟練聊起來。只有祁淮靜靜地吃東西,偶爾燙好肉放到時荊碗里。

期間,楊宇森問:「時荊學妹,聽說你會跳拉丁舞,學校每年都會舉辦新生晚會,你這麼優秀,可以擔任一個節目了。」

談論到熟悉的領域,時荊也開始謙虛打哈哈,「也沒有啦,高中學業繁忙,很久沒有怎麼練習了,可能扭不動了。」

池黛:「學長,你眼神可犀利了!我家十斤可是拿過全國青少年拉丁舞冠軍的。」

楊雨森眼神更亮了,裡頭的欣賞擋不住,順勢邀請:「如果學妹要上台表演,我有榮幸可以當你的伴舞嗎?」

楊雨森室友俞洋說:「林書你可別謙虛了,你跳拉丁不是很厲害嗎?」言語太蒼白,他又看向兩個女孩說:「學校社團的女孩子很多都想跟他跳一支舞。你們兩個跳。肯定能炸翻全場。」

一直沉默的祁淮,手裡的筷子頓住。

楊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