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追!又是想強娶小青梅的一天》[難追!又是想強娶小青梅的一天] - 第2章 我不怕疼

上州市**廣場,一個巨大的方形廣場。旁邊就是上州河,風很大。

此時,晚上八九點正是最熱鬧的時候,廣場上播放《最炫民族風》。姑娘們揮舞着身姿,齊齊叉腰,伸手,轉圈。

男人看着這場面問,口罩未遮的半張臉,罕見的出現一絲裂縫,「逛窯子?」

此刻,某人分不清逛窯子跟廣場舞的區別。

時荊狂點頭,桃花眼在黑夜中格外亮晶晶,長睫毛都掩蓋不住興奮,「是啊!你會跳舞嗎?」

男人喉結滑動,「不會。」

時荊攥緊他的手,直往跳舞人群中走去。「我帶你跳,可好玩了!要是不會,你就踩着我的腳,跟我的腳步走。」

剛追上他們的池黛:「…………」

這期間池黛也認出了男人,尷尬地看了祁淮一眼,「祁、祁叔叔,十斤她喝醉了……」

祁淮瞟了池黛一眼,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時荊回頭,拿出手機遞給池黛,「阿獃,記得給我們錄好看點的視頻!」

她拉着祁淮融入舞動人群。

「你是我天邊 最美的雲彩

讓我用心把你留下來(留下來)……」

時荊把手放在祁淮腰上,嘴裏跟着哼唱,她仰頭問,「來,準備跳咯!」

時荊第一次感到自己肢體不協調,廣場舞很簡單,但總是會撞到男人,然後被男人穩住。她以前跳拉丁,有男伴舞,並沒有覺得有過分親密之舉。不過畢竟是第一次見,她抱歉地笑了笑,調整姿勢。

大喇叭震動,發出歌曲最後一句。

「是整片天空最美的姿態」

曲畢。

耳邊驟然安靜,只剩下人群嬉鬧聲,呼嘯的風聲,以及腎上腺素飆升後心臟咚咚跳。

夏天的風從面前掠過,吹起男人的長髮,些許凌亂,幾縷落在時荊臉上,痒痒的。

世界彷彿失去顏色,只有眼前的男人如同畫里走出來的貴公子。他是鮮活的,正如歌曲里的:最美的雲彩。

時荊心裏快速發酵着喜悅,毫不吝嗇讚美,「你真好看。」

她看那被吹得凌亂的頭髮,冒出一個想法,頓了頓,「要不你認我做大哥,我教你梳頭髮。」

祁淮,「…………」

走過來的池黛,「…………」

男人垂眸望着她,墨瞳流影閃爍,眼神卻沒什麼起伏,「不行。」

時荊也不在意,現在一切盡興而為。她瞥見不遠處有個老奶奶在賣花。

她鬆開放在祁淮腰上的手,兔子般竄過去。「姐姐,這玫瑰花來兩串!」

老奶奶聽到這聲甜甜的姐姐,笑得可開心,金牙閃閃,直接給她買二送一。

她轉身,兩人已在她身後,剛好三支,一人一支。

末了,時荊拉着池黛往回走。沒管身後的男人。

她聽見身後,老奶奶喊了一聲,「靚仔,來一束花嗎?」

池黛問:「不等他了?」

時荊揪了一片玫瑰花嗅,而後往嘴裏放,被池黛阻止。她捏着花瓣,小臉布滿毫不掩飾的失落,「很晚了,他也要回家了。」

臉被池黛捏住,池黛說:「他是你淮叔叔。」

時荊聽到這三個字,心臟顫動,表面並沒有太誇張表現,似乎很盼望某一幕,卻又習慣於不是它。

她抬起眼眸,眼底都是迷茫之色,「淮、叔叔?」

她扭頭看到男人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在掃碼付款,屏幕光亮反射在他臉上,明明暗暗,讓她想起那一片雲彩。

時荊低頭又揪了一片玫瑰花瓣,趁池黛不注意,塞到嘴裏,有絲甜味。

忽然,由遠及近響起一串急促的腳步聲。

接着,一女生喊,「抓小偷啦!抓小偷啦!」

時荊猛然抬頭,看見不遠處一蒙面男子手裡搶了包,在逃竄,他身後一女孩在追。

時荊沒想這麼多,下意識往逃竄男人方向跑。咚咚咚!耳邊是呼嘯的風聲,身後是池黛的呼喊。「祁叔叔!十斤跑了!」

距離小偷越來越近,而後拐進小巷子里。

時荊二話不說,助跑後一腳踩到牆面,拐個彎踹在小偷背上。她用膝蓋壓着小偷的脊椎,反抓着小偷的手,掰彎玫瑰花莖去圈住他的手腕,玫瑰刺刺進小偷的肉里,他哇哇大叫。

上州市派出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