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追!又是想強娶小青梅的一天》[難追!又是想強娶小青梅的一天] - 第1章 喜歡嗎(2)

往長發男人方向望去。

DJ準備,有年代感的歌曲響起。

「故事的小黃花

從出生那年就飄着

童年的盪鞦韆

隨記憶一直晃到現在……」

女孩嗓音通透如在講故事,一曲結束。男人那雙墨瞳隔着人流,彷彿可以撥開迷霧替她看透秘密。

另一曲響起。

「……當初是你要分開 分開就分開

現在又要用真愛把我哄回來……」

從周杰倫的《晴天》到慕容曉曉的《愛情買賣》

底下的人跟着一起鬨唱搖擺。時荊唱的頭腦發熱,腎上腺素飆升。

曲畢,見男人單手托腮,很認真的在聆聽。時荊內心歡喜,決定再跳一支舞。

她站起身來示意DJ。音樂風格驟然一換!開始播放《lemon tree》

她雙膝緊挨做準備,輕快的歌曲響起,噠!噠!噠!西部牛仔的風格,跟着旋律節拍跳起來。

她在跳拉丁舞裏面的牛仔舞種。

酒吧舞台,身穿紅裙子,黑西裝外套的女孩,彈跳歡快。

像在草原里奔騰的野馬。

一舞結束,台上的女孩笑得燦爛,眼睛彎彎,梨渦甜人,眼尾處的淡紅色胎記點綴,更加使人心顫。

台下的長髮男人緊盯着台上那抹身影。

眼神里流動着不易察覺的驕傲與溫柔。

時荊緩了會兒,此刻她已經上頭。她舉着話筒,看着台下的長髮男人問:「唱的好聽吧!跳的好看吧!」

「喜歡嗎?!」

俊男靚女。他們兩個就是酒吧的顏值巔峰。眾人循着她的視線看向男人。

都以為女生跟男人撒嬌,紛紛起鬨,「答應她!答應她!」

時荊莫名其妙,嚎了一聲,「誰在求婚啊?!」

直到池黛上去,把她的話筒奪走,牽着她下台,周遭的視線才慢慢散開。「天吶,社交牛逼症啊你!」

時荊趴在池黛肩頭,男人已經走到她們前面。

「好聽,好看。」男人這次終於回答她了,「喜歡。」

低沉熟悉的嗓音從耳膜竄入,衝擊她的腦子,試圖喚醒珍藏起來的記憶。

她望着那雙墨瞳,一股力量促使她抬起手,去扯掉男人的口罩。

想到什麼,她收回手,「你是淮叔叔,對吧?」

男人定定看着她,一字未說。

時荊也不惱,畢竟她只是懷着僥倖心理來詢問。她又說,「你跟他有點像。」

「他以前喜歡聽我唱歌,看我跳舞,可是我們1460天沒見了。」

「不知道他有沒有按時吃飯。」

「會不會想我?」

「有……男朋友了嗎?」

時荊說著說著眼睛發酸,鼻頭苦澀,她撩起眼皮,那眼睛蒙上一層水霧,讓人有些心疼。

「他是壞蛋!」

時荊嬌斥了句,想到什麼,她眼睛一亮,拉着男人往外走。

回頭興奮地說:「我帶你去逛窯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