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喬有璞玉》[南喬有璞玉] - 第八章 比武(2)

鐵如意一步一步地走到小飛的面前,小飛一步一步地往後退,直到小飛退到了一面牆,在沒有退路了。小飛的頭不停地搖着。嘴裏啊。啊、啊、地驚叫着。

可是這鐵如意就是怕這小飛這個樣子驚動別人,在兩人的面前做了一個大大的結界,任何人都不能進來的。

鐵如意剛想行動,一想不對勁,在這個房間不行,得到外面去,那樣自己還能逃出去,省的麻煩。

想到這,鐵如意就帶着小飛來到了昆崙山的後山。今天是月圓之夜,可是現在天上剛好有一片烏雲遮住了月亮,又變的黑漆漆的了。

鐵如意找到了這個好地方,就準備在這個地方動手,小飛的頭在不停地搖來搖去。

鐵如意對小飛說:「你想知道他們今天為什麼都跑肚拉稀嗎?那是我給他們下了過量的巴豆,這個量很難拿捏的。少了不好使,多了會讓人懷疑的。到今天我才給他們三個人搭配好。」

鐵如意對小飛說道:「你今天死我也讓你死個明白,其實你不是被鐵如意弄死的,因為我不是鐵如意。"

哈哈哈哈哈哈。鐵如意笑夠了,就把臉上的面具摘了下來,露出了一個懾人鬼魂、勾人心魄的美女,不怒而威。

你現在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誰啊,那好吧,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就是那天晚上打傷你的蒙面人之一,鬼王,你死在我手裡也該知足了。

小飛的臉露出了無比害怕的面容,嘴裏不停地喊着:「啊、啊、啊、」

鬼王的臉上一臉笑意,鬼王搖搖頭,對他說:「你享受過世上最好的家庭,你有過父愛。母愛。兄弟姐妹都很愛你。你就是死了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你的死換來我的提升,你也是幫助了我,我還應該謝謝你呢,我會記住你的。

小飛可不聽她在那說什麼,就是悄悄地一小步一小步後退。

鬼王看在眼裡笑在心裏,就你這個樣子,沒有麒麟那神獸的幫助了,你還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那不是做夢嗎。

鬼王也不着急,就讓小飛一步一步地後退,看着小飛臨死前的恐慌,心裏感覺到莫大的滿足。

鬼王就要張嘴吸小飛的血液的時候,小飛腳下一滑,掉落到懸崖下了。鬼王氣的走到了這懸崖的邊上往下望去,因為天色太黑了,什麼都沒看見。

鬼王想你不就是掉進了懸崖了嗎,那我就到懸崖的底下找你,你就是摔死了,我也要趁熱喝了你的血的。這對我提升是非常重要的。

可是鬼王到了懸崖下面沒有找到小飛的屍體。鬼王不甘心,又從新找了一遍,還是沒看見小飛的影子。奇怪了,自己明明看見他掉下來了,會掉到哪裡了呢? 

小飛腳一滑就掉下了懸崖,小飛只感覺自己的身子在往下墜,完了,自己這回是死定了,塗小魚、韓小雪、白夢飛你們今天晚上為什麼要拉肚子啊。這回我死了,我都看不見你們了。

小飛不知道為什麼腦海里想的是他們三個人,和他們三個人也沒有相處幾天啊。

小飛明白了鐵如意是假的,是鬼王假扮的。為了就是吸我的血,好讓她提升為仙,能夠長生。可是我的血就真的這麼好使嗎?我又是誰呢?

沒等小飛想明白這些事呢,小飛就從懸崖上掉了下來,本來這昆崙山上的懸崖也不是太高的,大約也就幾百米吧。

這時候聽見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怎麼你還想在這賴着不起來嗎?都把我的骨頭給壓扁了,你人不大,骨頭還不是一般地沉呢。」

小飛嚇的趕緊看自己的身下,自己一屁股坐在一個大肉球上了,怪不得剛才覺的軟綿綿的呢。感情自己是坐在一個人的身上了。

想到這小飛趕緊起來,也許是刀傷剛好,剛才又受到了驚嚇,臉色煞白。讓人看了心疼。這人看到他這個樣子也很心疼。

小飛從這人身上下來,看見這人矇著面,只露出了兩隻眼睛。小飛啊啊啊。地幾聲,算是表示了謝謝。

蒙面人擺擺手,正在這時候,昆崙山上傳來了很多的腳步聲,蒙面人估計是來找這小飛的。

就走到小飛的面前,一把抱起了他,大步地走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正巧,鬼王也走了過來。鬼王一身紅衣,臉上精緻的五官被這次行動氣的都要錯位了。

鬼王一邊找小飛,一邊埋怨自己,自己不和這人說這麼多的廢話,那自己不就是早就把他的血喝了嗎,自己也就達到了目地了,哪還用在這浪費時間呢。

鬼王是越想越生自己的氣,下次讓我再遇到你,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塗小魚上完廁所發現房間里的小飛丟了,他真的怕這小飛出事啊,就告訴師弟,讓師弟帶領大家在昆崙山上的附近搜查。

塗小魚想也就是拉一泡希屎的功夫,人就丟了,肯定沒有走遠。

塗小魚就到了昆崙山的後山,後山是懸崖,這裡比較偏僻,容易作案。塗小魚沒找到人,看懸崖邊上有剛剛踩過的腳印,趕緊就到懸崖下面去找。

塗小魚比鬼王先一步找到了小飛,因為塗小魚在這裡呆過,比鬼王更熟悉地形。

蒙面人看到塗小魚過來了,就把小飛丟下,走了。小飛也不敢吱聲。

塗小魚看到小飛完好無損的樣子很開心,可是他又聽見了一種特別輕的腳步聲傳了過來。不好,危險還沒有過去。

塗小魚看到了一襲紅衣追來,所到之處小草就變黑了。她的頭髮很長,都快到了腳後跟了,頭髮所到之處,樹枝盡斷。

塗小魚就領着這小飛一直向前面走去。不能在走了,前面明明寫着禁地兩個字了。

塗小魚知道,這是昆崙山上的禁地,自己以前也來過這裡,不過那時候師父早就告訴過他,這整個昆崙山哪都可以去,唯一的就是這昆崙山的後山的禁地去不了,進去了就會死的下場。

所以塗小魚一次也沒進去過,可是現在後面有人追殺啊,只有前面這一條路了,進去也是死,不進去也是死。

塗小魚想了想,那還不如死之前到這禁地里看一看呢,也比死在外面那個可怕的女人手裡啊。

塗小魚領着小飛走過了禁地,然後塗小魚抱着小飛又按原來的腳步的鞋印返回禁地,給鬼王造成去了別的地方了,沒有在禁地停留。

塗小魚打定了注意,就領着小飛進了這禁地,然後又回身用樹枝把這洞口虛檔了一下。

塗小魚和小飛兩人互相攙扶着慢慢地往裡走去。越往裡走越明亮。塗小魚仔細觀察了一下,他發現牆壁上掛着夜明珠,怪不得這裡如白晝一樣呢。

越往裡走就感覺是在往下走,塗小魚發現這就是在往地底下走呢。難道這個地方上面是山頂,這禁地是在山腳下不成。怪不得很少有人知道禁地的實際地點。

走到禁地的裏面,塗小魚和小飛互相攙扶着往裡走,因為他兩人現在別無選擇,只能往前走。

塗小魚和小飛正注意力集中地往前走着。突然有一股腥風迎面撲來,塗小魚皺了皺鼻子,小飛也順勢把鼻子堵住了,這是什麼味啊?這麼難聞。

一會的功夫,塗小魚和小飛就感覺到胸悶氣短,呼吸不順暢了。

塗小魚和小飛並沒有驚慌,而是穩住了心神,調節自己的呼吸,希望這腥風能早點過去。

一雙帶着鐵鏈的大手夾着巨大的靈力就要把兩人齊齊地拍死,不過看到兩人這不怕死的表情,也有些心動,這雙大手停在了半空了。

 塗小魚看到一個全都是鐵鏈子頭髮鬍鬚都白的老人在半空中惡狠狠地瞪着眼珠子看着這兩個人。這老頭子滿臉污垢,臉上有幾年沒洗過了。身上的衣服已經髒的爛的不行了。這個老人有唯一的特點就是個頭很高,腰板直流。這老人大約有70多歲的模樣,可是臉上的皺紋很少,連老年斑都沒有呢。

這老人會是誰呢?塗小魚絞盡腦汁也想不到這麼厲害的人會被誰給困在這呢? 

這老人等塗小魚看也看夠了,就用沙啞的嗓音說道:「你們來這裡不就是為了尋得寶貝的嗎?我的寶貝就是我的拳頭,你能打過我的拳頭我就把我所有的寶貝都給你。」

塗小魚不屑地說道:「我們兩是誤入這禁地的,是為了躲避一個人的追殺,才走到這裡來的。我們對你的打攪真誠地說一聲對不起。我也不需要什麼寶貝。真的不需要。」

老人呆住了。進這山洞裏的人無數,可是沒有一個人看見珠寶不露出貪婪之色的。當然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一個人活着走出這昆崙山的禁地的。

老人又仔細地打量了兩人一眼,發現兩人說的話是真的。

以前的人進來就是對那些珠寶感興趣,眼睛不時地飄向珠寶,而這兩人對這牆壁上的夜明珠絲毫沒有一絲注意。就好像看慣了一樣。

老人想了想問道:「那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走啊?」

塗小魚說道:「我們兩準備在這過一夜,明天一大早就出去。老人家可否留我兩在這禁地過一夜呢?」

老人哈哈大笑起來,等老人笑夠了才說道:「你想在這住一夜,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答應我,我就讓你們在這過夜。」

塗小魚想到,這老人也太霸道了吧,這禁地是昆崙山上的,他先在這就成他的了,在這住一夜還要答應他的條件,真氣人。

塗小魚想到這裡,強壓住心裏的不滿,然後對老人說:「你說吧,你要我答應你的是什麼條件?

老人想了一會說道:「我會把我全身的功力都傳授給你倆,你們學會後就要和我比試,你們輸了我就會殺了你們,贏了我你們就可以走出這昆崙山的禁地了。」

塗小魚聽了這條件生氣的不行了:「你武功這麼高,我們倆要學會還不知道要猴年馬月呢,你這不是要我們倆在這陪你過日子嗎?」

老人搖搖頭說:「不用那麼長的時間,只給你們倆三天的時間就夠了。」

塗小魚一聽更加的吃驚,什麼,就三天的時間,這短短的三天能學會什麼啊?

塗小魚就氣憤地說道:「你這老人家不講理,三天的時間什麼都學不會,你還是現在乾脆把我兩打死算了。」

老人又樂了:「三天的時間你去哪去學藝都學不到什麼,甚至連一點皮毛都學不到,可是在我這學我的武功卻綽綽有餘。三天的時間我保證會讓你學會的。」

塗小魚好奇地問道:「敢問一下老人家你的尊姓大名?」

老人想了好一會才說道:「我是百年前橫行江湖的神魔。」

塗小魚聽了心裏咯噔一下,他說他是神魔,這個傳說塗小魚聽過好幾個師父說起過的。這神魔殺人無數,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只要惹他不高興了,就一個字殺。而且從沒有失手過呢。只不過最近幾十年不見他的蹤影了,還以為他老死了呢,沒想到他不知道被哪位高人給關在這裡了。

塗小魚試探地問道:「那我們倆要是不學呢?」

老人一下子就生氣了,雙目露出凶光:「你們兩要是不學,你看看牆壁旁邊都是什麼,那些就是你們的下場。」

塗小魚順着老人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在靠牆壁的地方是人的頭骨,大腿骨。一塊一塊地散落在地上。看着滲人。這山洞裏的植物長的很茂盛,植物都綠油油的,肥料充足,原來都是這人死後屍體腐爛當的天熱的肥料啊。

塗小魚看了這陰森森的白骨也不懼怕,因為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要教會他武功,教會了還要和他打鬥,而且是關於你生我死的打鬥。這裏面會不會藏着什麼陰謀呢?

塗小魚想到,只要我不答應學你的功夫,你也不好意思殺我。

塗小魚就是抱着這樣的態度,和這老人在周旋着。

老人可等不及了,看塗小魚不說話,乾脆就直接往兩人的身體里輸入了自己的靈氣,逼着這兩人和自己學武。這一生教人學武是他畢生的夢想,可是那些進來的人沒有一個能讓他把自己的這一身絕學都學會的。可惜啊可惜都去見閻王了。

塗小魚一開始想反抗,可是他發現反抗是沒有用的,這股靈氣是有備而來,直逼着就進入了身體的各個部分,然後分散開來。打通身體各處的經絡。頓時身體的潛能發揮出來了。整個身體就像變成了鋼鐵一般的結構了,更加堅硬,更加結實。

塗小魚練武練了這麼多年,非常想達到這個效果,可是沒有一次達到這個效果的。沒想到在這次會這麼快就讓自己的變化這麼大。就達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強壯。

小飛對這股靈力沒有太大的感覺,也許是他天生就具備優質靈力的源泉,對這靈力才化解的可有可無的。這說明什麼呢,小飛來自更正統的家室。

老人對小飛的這種表現毫無關心,他知道這人就是天生的好命,只不過是淪落了。

對塗小魚的表現很滿意,因為這股外來的靈力進入身體是會很疼痛的,痛徹心扉那種疼啊,可是這個年輕人連聲都沒吭一聲,還是很有耐力的。小飛進來就一直沒有說話,也許這個人是個啞巴。

不過啞巴也能感覺到疼痛神經的,除非他忍了,要不然他也會發出痛苦的聲音的。

等塗小魚和小飛能適應了這股新的靈力了,神魔才給他倆灌入新的靈氣,這靈氣不比尋常,清新中帶着淡淡的青草香,瞬間就進入兩人的皮膚里,把身體里的廢氣擠了出來。因為這靈氣是侵佔進去的,所以這渾身的肉都在膨脹了,慢慢地鼓了起來。,靈氣竄到哪哪就鼓的高一點,這肉就像人拿了個錐子在上面扎眼一樣。

一針又一針,渾身像無數的針眼,那種疼痛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

塗小魚忍着痛,咬着牙挺着,為了轉移注意力,就看向身邊的小飛。他怕小飛忍受不住呢。

可是他看見的是小飛正若無其事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臉上的表情很安靜。

小飛看塗小魚看自己,就對小魚豎起了大拇指。以這個動作鼓勵小魚。

塗小魚看到後感到很高興,沒想到這麼瘦小的小飛的耐力是這麼強啊。

這靈氣又在兩人的體內橫衝直撞了有一盞茶的功夫。靈氣慢慢地來去自如了,他們兩人身上的肉一下子就不疼了。

神魔看兩人的表現也就是一般,對兩人也沒有太大的希望,每次來這禁地的人,神魔都要如此地玩弄一番,然後在讓他們死去的。

因為這神魔在這禁地里呆的太久了,一天一天過着這重複的日子乏味擠了。所有來這裡的人都是奔着這裡的夜明珠來的,這裡的夜明珠隨隨便便拿走一顆,那這個人三輩子都吃喝不用愁啊。

接下來的是什麼呢?塗小魚發現身上的肉不疼了,就知道還有更可怕的事在等着他呢。

這回神魔會讓這兩人練習什麼呢?

神魔對兩人喊道:「你們兩注意了,我會說出我的武功招式,然後你們在頭腦里就會出現它的圖像,然後你們就按着這圖像練習,在這三天三夜裡,你們不可以休息一分一秒,知道嗎,不可以停下來,否者你們就會自己傷了自己不說,還會殺死你的同伴。」

那地上的白骨就又多了兩具和他們作伴了,你們現在就開始。

塗小魚深情地看着這個救過自己命的小飛,對小飛承諾,我一定按他說的做,不會停下來的,我不會傷害你的。

小飛看着塗小魚的眼睛,對塗小魚點點頭,表示同意他的說法。

然後兩人擁抱了一下,塗小魚的那塊心形的石頭亮了一下,分成了兩半,另一半進入了小飛的懷裡,可是小飛和塗小魚都不知道。

神魔的嘴裏嘟囔着兩人聽不懂的語言,可是還真的別說,塗小魚的腦海里真的出現了一個人練功的圖像,一招一式做的非常到位,塗小魚想到這,也就按着這圖像比划起來了。

小飛看了塗小魚一眼,也飛快地按着自己腦海里呈現的圖像練了起來。

鬼王搜遍了整個昆崙山都沒見到她要找的人,是非常的生氣,氣自己當時怎麼那麼多的廢話。她在昆崙山的後山看見一個山洞,她憑自己的感覺這裏面死了很多的人,而且只有進口沒有出口,如果那兩個人是進了這裡,自己只要守在這門外就可以了。還是不要冒險進去了。

韓小雪和白夢飛找了大半天也沒找到塗小魚和小飛的身影,韓小雪還要繼續找下去,白夢飛勸道:「這已經是下半夜了,我們把昆崙山上都翻遍了,等明天天亮了在下山去找吧。」

韓小雪流着眼淚和白夢飛回到住處。白夢飛突然問韓小雪:「你看見鐵如意了嗎?」

韓小雪想了想,搖搖頭:「沒看見。她不會還躺在房間里睡大覺呢吧。」

白夢飛的雙手不停地擺了一下,肯定地說:「這是不可能的,基本上全昆崙山上的弟子都出來找人了,她在房間里還能睡的着嗎?」

韓小雪說:「那也不一定啊,不如我們去她的房間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兩人剛想去鐵如意的房間看看她人在嗎?

鐵如意就走了過來,面容很憔悴的樣子,韓小雪過來扶住鐵如意,問她去了哪裡了?

鐵如意說,你們今天晚上都拉肚子,我就陪着小飛,等你們都走了,來了一個陌生的人,把小飛抓走了,我就一路追過去,看見那個人帶着小飛去了後山的山洞就不見了。我想現在和大家一起去那裡在好好找找。

韓小雪和白夢飛還沒說話,這時候趙飛炎說了一句「那我們就不用找他了,後山那個山洞誰都不可以去的。誰進去我就可以格殺勿論。」

趙飛炎這句話把眾人的火都勾上來了。趙飛炎的一句話又把這火澆滅了:「等到三日後,有人從這山洞裏出來,那你的小魚哥哥就沒事了。在這三日之中誰都進不去那個山洞。任你是神仙老子都不好使。不信你們明天可以自己進去看看。"

趙飛炎停頓了一會又說道:「我不是沒提醒你們,那個山洞是個有去無回的山洞。」

韓小雪一聽,又哭了。那我的小魚哥哥是不是也不能回來啊?

趙飛炎說道:「這誰都說不準啊,也許你小魚哥哥能回來呢,不過就是不知道到時候是缺胳膊還是少腿的。」

我也見過三日後從這山洞裏出來的人,他們不是缺鼻子就是少眼睛的,都不知道怎麼弄的,反正都很慘的。

韓小雪聽這趙飛炎這麼說,又開始擔心起來了,白夢飛看韓小雪這個樣子就開始攆趙飛炎走,並且用兩隻手做轟鴨子狀,你還是趕緊走吧,不要在這慫人聽聞了。這塗小魚上輩子都是做好事的,祖上積德了。不會有事的。大家都放心吧。

鐵如意也勸韓小雪,塗小魚是個好人,好人會有好報的。

韓小雪點點頭,讓白夢飛送鐵如意回房間,自己想一個人靜靜。

到了第二天,韓小雪和白夢飛、鐵如意、趙飛炎四個人一起來到了崑崙後山,趙飛炎在一處隱蔽的地方停了下來,仔細查看這些植物,發現這些植物沒有被踩踏過的痕迹,四個人又認真辨認了一番,也確實是真的沒有人來過這裡啊。

鐵如意不滿地說趙飛炎:「你是不是記錯了地方了,這昆崙山很大的啊,塗小魚只有進了這裡才找不到呢?」

趙飛炎用一個手掌對天,然後對大家說:「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真的沒有撒謊的,這個地方很神秘的。不可以輕易進去的。我們都沒找到他們進去的證據,就不要涉險了,等師父回來就會要我的命啊,沒能好好地照顧好你們啊。」

鐵如意還想說什麼,聽趙飛炎這麼說也就不好在鬧着進這山洞裏了。鐵如意也很奇怪,昨天夜裡塗小魚只能從這裡失蹤,可是為什麼今天早上這的植物會沒人來過一樣啊?看來這昆崙山還是很神秘的。

大家又在昆崙山的後山轉悠了很久,也沒有發現什麼能藏人的地方,當然也沒有發現塗小魚和小飛的屍體。

鐵如意在走的時候,悄悄地在這山洞附近做了一個記號,如意的小動作讓白夢飛看在了眼裡了。但是白夢飛漂了一眼如意,沒說什麼。

白夢飛想這昆崙山是如意生長的地方,怎麼這個地方她會記不住啊,難道還有什麼好的辦法不成。

韓小雪忍者眼淚沒有掉下來,白夢飛就在她身邊開導到,我們沒發現塗小魚和小飛的屍體就證明這兩人還有可能會活着。不要老哭哭啼啼的,你這個樣子讓別人很心疼的。

韓小雪才擦乾眼淚,鼻子禁了禁,停止了抽泣換上了笑臉:「你說的對,也許他們現在還很好呢,我這麼擔心是多餘的。」

鐵如意現在也非常希望這兩個人是活着的,因為只有這兩個人都活着,她才能抓住更快提升自己的能量。因為這個小飛不是一般人,對她的用處太大了。

塗小魚和小飛就這樣,一天,一夜、又一天、又一夜都沒有停止做動作。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武功越練習越興奮,一絲的睡意都沒有了。就是不停地練習着。

這神魔雖然讓鐵鏈綁着手腳,可是在夜晚還是睡的很香的,甚至都能聽見他打呼嚕的聲音。呼嚕聲很大,但是也沒有影響塗小魚和小飛的練習。

塗小魚真怕自己停下來傷害小飛,因為塗小魚想起來曾爺爺和他提過的一個人,那武功是非常的厲害,就是曾爺爺見到他也會躲的遠遠的。那時候曾爺爺就叮囑過小魚,當今世上會有很多厲害的人物,唯獨你遇到這神魔就要有多遠躲多遠,這是一個非常不講理的人。黑白兩道通吃。每次都是以自己高興為準則。

塗小魚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還在最走投無路的時候遇到了神魔,想跑是跑不掉了。只能按他說的要求去做,這就是唯一的辦法。

因為他看見這光溜溜的山洞裏白骨一堆又一堆的,就能想到這神魔殺了多少人了。

不是每一個進來的人都該死的,可是到過他這裡的人能出去的人還真沒聽說。因為在江湖上還沒有人知道神魔的住處是在哪裡呢。

等到第三天的時候,這神魔是睡夠了,睜開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看見兩人還在練習呢。臉上露出了不相信的神情。在心裏說:「這兩人還真的挺能堅持啊,好,你堅持到第三天了,還不是勝利。好戲還在後頭呢。

塗小魚和小飛這三天也是靠着不能停止,否則停下來就會傷害對方的想法,支撐着一直到現在,現在兩人都有些困了,塗小魚看小飛要堅持不下來了,就對小飛說,我也很困,你看我這招。

塗小魚說完,突然用右手使勁地拍在左腿上,那個疼痛就不用說了,因為塗小魚用了五成的功力。塗小魚一下子就精神了。我不能睡,你也不能睡。我們堅持就會出去的。不管着神魔玩神魔花招我們都不要怕他,邪不能壓正。

小飛點點頭,也和塗小魚學習,可是小飛拍完自己的左腿,什麼感覺都沒有。小飛拉着塗小魚在自己的身上打一下。

 塗小魚點點頭,剛想在小飛的身上拍一下的時候,神魔說話了:「這個你們兩不能作弊,不可以互相幫助。否則算你們兩犯規。我就可以直接殺了你兩。」

塗小魚正在為難的時候,小飛對塗小魚搖搖頭。小飛又開始練習起來。

小飛的手在懷裡摸到了一個硬物,是心形的模樣,知道這是自己的印心石,可是他感覺薄了很多。這印心石冰涼冰涼的。整個人精神多了。睡意全無。

兩人堅持了一整天,這是第三天了,三天的時間到了,兩人真的想歇一歇了。

神魔看到這兩人能堅持三天並不覺得太奇怪。因為以前也有過這種情況的。

神魔清了清嗓子說道:「你們看到了嗎?我手上就是江湖上人見人愛的,避神珠。這避神珠遇神殺神,遇魔殺魔。到現在他還沒找到他真正的主人呢,只不過在我這裡先保存着。你們兩比試,誰殺了對方,這寶貝就是誰的了。」

神魔的這句話讓塗小魚和小飛很吃驚,練習了三天的功勞就是為了把對方殺掉,得到這上面避神珠啊。

塗小魚和小飛同時搖搖頭,表示不會殺對方。

神魔等了一會,看這兩人沒有動手的意思,不滿地說道:「怎麼,這江湖上多少人都搶破腦袋要的寶貝,在你們眼裡怎麼就沒有一點吸引力呢?」

塗小魚說道:「我們不會為了這什麼破寶貝而自相殘殺的。你還有什麼要求就早點說,沒有的話我們就要走了。」

神魔聽了臉當時就黑了下來,不高興地說道:「你們兩人確定真的不動手比武嗎?這只是一個比武的過程,也不一定要殺死對方的。」

塗小魚還是搖搖頭說道:「你不用費心機了,我們兩是不會為了這寶貝打起來的。你說什麼都沒用的。」

神魔就要生氣地自己動手了,他吧避神珠放會懷裡,然後就對兩人展開了攻式,還別小瞧這神魔,雖然四肢都被人穿了鐵鏈了,可是打起人來還是那麼厲害。

一股強大的靈力推了過來。塗小魚和小飛互相看了一眼,就兩人拉起了雙手,雙雙向後退去。

神魔看自己這一下子沒打到人,惱怒的不得了了,又開始了一輪攻式。呼呼,連着拍過來兩掌。

塗小魚和小飛默契地又向後退了去,這兩掌又沒沾到兩人的衣角。

這一下子是真給神魔惹生氣了,連着呼呼呼地拍出了五掌,一掌比一掌猛烈,都振的鐵鏈子嘩嘩地響,看這下子還不打趴你們一個人。

沒想到這五掌又讓兩人溜出了圈外了,沒有拍趴一個人不說,還給神魔要氣的吐血,因為這神魔是被綁在一根大鐵柱上,有一根又長又粗的鏈子栓在他的身上的琵琶骨上。剛開始是自己在試探兩人的功力也不算太好,沒想到連着三次都讓他們兩躲了過去了。那就要加小心了。

神魔質問兩人:「為什麼你們兩人一退再退啊?」

塗小魚回答:「因為你教了我兩三天的武功,雖然不是我兩願意學的情況下學的,你畢竟是我兩的師父了,所以在你打我們的時候我們就要做到尊師重道,讓着你點,你要是還下殺手的話,那我兩也就真的不客氣了。」

  塗小魚這話說的有理有據的。神魔就和一般人不一樣,對這話不但不同意,還呸地一口,差不點吐了塗小魚一臉。

塗小魚可不讓了:「你這人怎麼這麼怪啊,你不同意我的說法,你也不能用這痰吐人啊,你這人怎麼一點不講衛生啊。」

神魔對塗小魚翻了翻白眼:「我和你講那麼多廢話做什麼,今天我就要殺了你,讓你有來無去。」

塗小魚站着沒動,小飛一下子就跳到了神魔的後面,對着神魔就是一掌。等神魔回過神的時候,自己的後背已經挨了一掌。神魔又開始對付這小飛,呼呼地連來兩掌,小飛又跑到了神魔的後面去了,這兩掌打空了。

塗小魚和小飛佔了神魔不能隨便行走的便宜,只能在固定的位置打人的優勢。把這神魔氣的哇哇大叫。

神魔還要分解塗小魚和小飛的關係,可是兩人就是不為所動。

神魔把避神珠拿出來,要把避神珠給兩人中任何一個都可以,可是塗小魚和小飛都搖頭不要,神魔長嘆一聲,你們兩人真的不要,那我就毀了它,讓誰也得不到。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