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喬有璞玉》[南喬有璞玉] - 第一章 送請柬

這是發生在上古的一段故事。人、神、鬼、妖在一個空間和平生存。每個物種都在極力地想長生不老。長生很容易做到,不老卻不容易。

昆崙山上有一個少年正從山上下來,喜看山間多蒼翠,遍地松香沁心扉。這少年只顧急急趕路,並沒有太多的心思看這山中的美景。

可是不知道是為什麼,他越着急下山,這山路就走的沒完沒了的。稚嫩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面容,今天早上上山的,就是為師父來送請柬的,在過一個月就是曾爺爺的百歲生日了,昆崙山上的鐵頭陀雖然不是自己唯一的師父,不過曾經也教過自己,雖然學的武藝不怎麼樣,但是就想着親自送來,主要是想見一見師父的女兒鐵如意姑娘。還真沒見到師父。師父一家人去蓬萊山了。他着急去蓬萊去找師父。不顧同門師弟的勸阻,執意下山。

在昆崙山上的守山的趙飛炎看着眼前這個公子哥,穿着一件上好的銀色長衫,腳踏黑色單靴。就是這張笑死人不償命的臉讓誰都忘不了,誰讓他長這麼招人的。無論男女都喜歡多看兩眼。

昆崙山上的首席大弟子姓趙叫趙飛炎,長的高高大大的,濃眉大眼,一看就是老實本分的年輕人,在昆崙山上最受師父鐵頭陀器重的弟子之一。有什麼重要任務都教給他去完成。

在昆崙山上趙飛炎也不好意思地盯着他看了一會才說:「不管你信不信,師父臨走的時候就告誡過我們,在這一個月之內不得離開這昆崙山半步,更不可黑夜走山路,否則後果自負。」

少年笑道:「你的意思是說在這昆崙山上走夜路會遇到妖怪不成,我還沒遇到過呢,正好見識見識。」

趙飛炎說:「我知道你武功好,可是這事可不能開玩笑的。馬上就是月圓之夜了,很多怪物都喜歡選擇這樣的夜晚出現的。」

少年自戀地挺了挺身子:「就我這一表人才的樣子,誰見了我也不會對我下毒手的,你們就放心吧,天黑之前我一定下山就是了。」

大夥拿他真的沒辦法,這小子是塗氏家族送來的俗家弟子,早在兩年前已經學成下山了。表面上論還是他們的大師兄,實際和他們的武功也差不多,也許還沒有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好呢。不過這塗小魚長着一張娃娃臉,又特別愛笑,和這些小師弟關係處的還不錯。

趙飛炎生氣地說:「你要是在山中遇到什麼困難了,你千萬要發信號,我們去幫你。」

塗小魚眉開眼笑地點點頭表示同意趙飛炎的建議。嘴上說道:「你放心吧,我都這麼大的人了,不會有事的。」

可是現在太陽都快落山了,自己還在這昆崙山上繞來繞去的。這是怎麼了?迷路了嗎?

這時候他看見一處特別幽靜的去處,不由自主地向那個方向走了過去,一大塊的大石頭,上面長滿了像苔蘚一樣的綠色植物。九棵大樹把這塊大石頭包圍在裏面。邊上的植物也很正常,這大石頭是什麼時候有的呢?

塗小魚看着這大石頭有趣,就往大石頭的方向走去,越往裡走,涼氣越逼人,塗小魚冷的打了個哆嗦。可是塗小魚並沒有放棄。想弄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塊石頭。

到了這石頭的跟前,塗小魚感到渾身寒氣侵入體內,他也咬牙挺着,好奇地用手在石頭上的植被抓了一把,這還真的不是苔蘚,這植被至少有千年之久了,塗小魚像發現寶貝一樣,又在石頭上摸來摸去的。

咔嚓、咔嚓,塗小魚只感覺到頭暈目眩的節奏,就掉了下去了,這裡是黑乎乎的一片,這是哪啊?

陰曹地府嗎?自己就這麼快就見閻王了嗎?自己還沒活夠呢,就死了。不甘心啊。

等了一會,塗小魚的眼睛適應了這黑暗,感覺這也不是那麼黑,這裡就是所謂的陰曹地府嗎?自己還真的是第一次來啊。怎麼沒看見閻王啊?

啊,塗小魚的眼睛看到了比閻王更可怕的東西,一個神獸,麒麟。這個只在書上看到的物種,讓自己看見了。它的身後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看不清是男還是女。不過可以肯定這人和麒麟是一夥的。那個麒麟和這人對立的是兩個蒙面的怪物,都長的高高大大的。

塗小魚的到來並沒有引起這裡任何人的注意,因為都在集中精力廝打對方,只要有一方分散注意力,那就會死的很慘的。

塗小魚可不知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