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臨舊》[南臨舊] - 第9章 青山居(2)

>

可知又問:「九娘在的時候,市政廳的人可有提過收購任何一處?」

何故搖搖頭。

「如今提出來,不過是欺我涉世未深罷了。我若妥協一次,那便有第二次。以往下去,恐怕不出一年我就得把九娘的家產敗光。」

推翻前朝後,九娘從平津遷往南臨,當時南臨已是個富庶的小城,可也僅此而已。九娘帶着成箱的金銀細軟來,購置了大量土地,誰又料到短短六年,南臨的地價會一翻再翻呢?

何故啞然,他自然知道市政廳的心思,只是沒想到可知竟然真的費心為九娘的家業做了長遠打算。

「你無需擔心,我同他,躲不開的。」

她淺淺地語氣,眼睛早看向了遠處。何故不再勸她,隨着她的腳步朝立在車前的人走去。

成其深見二人,身子朝他們的方向側了側:「他們沒難為你吧?」

話里是一如既往的疼惜呵護,可知難以否認,自己還是忍不住因為他的惻隱而心酸。他越維護自己,她便越覺得委屈,越想撲進他的懷裡痛哭一場,只對一個人軟弱的習慣,暫且難以改掉。

「多謝成司令了。之後如果有宋氏幫得到忙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話里的疏離刺痛了成其深,想起這幾個月來的等待煎熬,他實在沒辦法說服自己冷靜,抓起可知的手腕就把她往車子里塞。

何故攔在了前面,聲音拔高了許多:「成司令!」

「讓開!」

可知掙扎了幾次,手腕仍被他箍得緊緊的。她氣不過,還沒開口,就聽何故毫不退讓地說道:

「青天白日的,還在市政廳門口,成司令如此失禮,恐怕不妥吧。」

「你以為你是誰?我們之間的事輪得到你個外人插手!」成其深快氣瘋了,這個何故從可知出事後就一直盯在她身邊。

之前念及是九娘幫忙通風報信,自己才可以趕回救下可知,所以便任由可知跟他走了,沒想到如今兩人之間變得形影不離。

「這是我家小姐,我自當護衛到底。」

兩人劍拔弩張對峙,阿滿急忙拉住了成其深,他搖搖頭,眼中無聲的勸成其深隱忍,畢竟曲姝一案,不是能輕易解開的結。

這讓成其深猛得想起了什麼,頓時被打擊到了,再沒有那副理直氣壯的樣子,他訕訕地縮回手,看見可知手上的紅印,一時之間很是慚愧。

「我不是要逼你,你明明知道你那樣說話,我多痛心。你不願見我會不煩你,只是今天中秋,我不想你一個人。」

「成司令何必掛心,何故是我親人,中秋自然同親人團聚。」

可知不疼不癢的回應着。

他見可知撇着頭不看自己,抿抿唇,有些委屈:「可我也不想一個人……」

這幅樣子讓可知忽的心軟了,聲音也沒法生硬下去了,輕聲道:「你明明有家,回去便是了。」

「那不一樣。那個家裡缺誰都能過下去,可你只有我。」

他見可知又不說話了,不想再惹她不開心,轉而向何故道了歉:「何先生,剛剛失禮了。可知還勞你多多照拂,別讓人欺負了她。」

「成司令言重了,這是何故分內之事。」

成其深點點頭,明明已經無言,可他仍不舍挪動步子,更不想道同她別,就這樣僵着。

「這市政廳門口,好生熱鬧。」

直至清澈的男聲響起,幾人紛紛望了過去。

連資望取下茶色的水晶眼鏡,嘴角噙着沒有目的笑,好像只是偶然闖入這片沉寂里的過客。

眾人都只是微微的意外,只有可知詫異了許久,動了動唇,最終只是低下了頭。

「二公子什麼時候回來的?」

不知為何,成其深口氣淡漠了許多,可知記得二人之前關係還算融洽。

「上午剛到。」

自那次審訊室一別,可知沒再同連資望見過。她心裏也有片刻的疑惑過,連資望為何沒如約來救自己出去。可這樣想完,她便覺得羞愧。

連資望本來就沒有幫自己義務,就算沒有搭救自己,也是情理之中。她哪裡來的資格責怪。

只是聽說他在可知脫身的那天代表大帥到平津參加會議了。這一走竟然便去了三月余。

「我替大哥來辦件事,沒想到在這兒碰上成司令了。」

他說完,看了看錶,好心提醒道:「下午有例會吧?我出門的時候父親心情不大好,成司令可別撞槍口上了。」

「二公子費心了,懋昀向來是個守時的人。」

離開前,成其深突兀地上前拉了拉可知的手,帶着笑意道:「往後啊,我天天到宋園門口守着,你什麼時候消氣了,我什麼時候敲門。」

車子走了老遠,連資望也不動,他收斂起笑意,望了可知許久。

就在可知想先開口道別時,他嘆息般地說道:

「害你久等了,可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