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臨舊》[南臨舊] - 第9章 青山居

「小姐,車子備好了。」

何故輕輕扣了扣原本開着的房門,伏在桌案上的人總算抬起了頭。

她臉上的倦色已經消於笑意里,不像是日日夜夜埋於文書和賬目的樣子。

九娘數年前買下的街區因為城東規劃被划到了另一個區,南臨內務部派職方司的人來,希望能把那塊區域主動歸還市政廳,今天便是談判的日子。

從前九娘不愛露面,都是何故轉達她的意思。這次何故提議可知出面,她想想便應下了。

聽說接手九娘股份的侄女才二十齣頭,職方司的人似乎勝券在握。

「今天中秋,要回青山居嗎?」

上車時何故提醒道。

「當然。」可知答應完,又調侃道:「你每次都問我,其實早安排好了吧!」

青山居是九娘原來的小樓,自從三個月前何故開記者會公布了九娘的死訊和遺囑後,可知和何故便帶着青山從小樓里搬出來了,但過節或者重要節氣都會回去。

何故沒有否認,又說道:「成司令來了好幾次,您都沒見,現在去市政廳,他大約也在。」

「在便在罷。」

見可知不經心地應着,何故便識趣地沒再提。

「顧先生聯繫上了嗎?」

這已經不是可知第一次追問了,何故握着方向盤的手收了收,平穩地答:「沒有,顧先生身份非同一般,需要**或者軍界的人幫忙。」

「九娘好像同連大帥是舊識?」

「是,可似乎多年沒有聯繫了。」

可知咬了咬下唇,想起了什麼:「我前段時間翻看賬目時,記得四年前九娘好像在平津出資往西洋購入過一批軍火?」

聽完她這麼問,何故立馬明白了她在作何打算:「那批軍火價格不菲,您真要拿它換連大帥的一句傳話?」

「不值嗎?」

可知抬起頭,反問道。

何故不吱聲了,他輕點了點頭,不打算再勸她。他心裏清楚,如果不了了九娘的夙願,她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九娘的死訊早見了報紙,顧先生卻一點音訊也沒有,他是一國總統,想來見一個人,說難也難,可說簡單,也再簡單不過。

更何況九娘是葬送在了去見他的路上,就因為他的一句「盼與卿會」。

可知想過,她的傳話大約根本沒用,他若是有心來,早就來了。可正因為這樣,她更是要拼盡全力把消息遞到他面前。

到了市政廳,會議室里烏壓壓地坐滿了人,相比之下,可知和何故兩個人,顯然有些勢單力薄。

何故心裏微微有些擔心,看向旁邊的可知,她還算沉着。

「各位久等了。」

二人落座,職方司的人便拿出一份六年前的購置契約,願照着上面的價格支付給可知。

「司長,既然你拿出了契約,那也看見了,上面白紙黑字,妙雲路是我的姨母宋卿女士完全購置下來的,屬於她的私人財產,上面印了你們內務部的印章,應該還沒褪色吧?」

帶頭的人是職方司的副長,看上去已經不年輕了,一臉仇大苦深的樣子。

就像認定了可知會怯場一樣,他移了移桌上的文件,語氣帶着嘲弄的意味:「我知道葉小姐不是一般女子,也知道你和成司令的淵源,只是,我們既然坐在一處洽談,就不必驚動司令府了吧?」

樓下穩穩噹噹地停着一輛軍車,是成其深。他一句傳話也沒有,就這樣坐在插着軍旗的車裡,卻已是再明顯不過的施壓。

這位副司長特意私下調查過可知,對她與成家的事情頗為了解,此時見成其深果然替她助陣來了,便先站在高處同她講起道理來了。

原以為可知會理虧,可她艷朗地笑起來,沒有要同成其深撇清關係的意思:「司長哪的話,我早同其深哥說過了,這事我能自己處理,只是他不放心,眼巴巴地跟了過來,司長大可不必在意的。」

職方司的人面面相覷,她這樣明目張胆的抬出成其深,這場談話還怎麼推進。

副司長沉了沉臉色,讓步道:「價格我們可以再詳談。」

「好說。職方司帶着任務來,實屬為難,可知也不是不知事的小姑娘。這樣吧,按現在的市價來,我再讓一成,司長意下如何?」

副司長臉都氣綠了,那條街現在的地價早翻了七八番,一成不過是鳳毛麟角,意義不大。

最後談話還是不歡而散了,可知到了市政廳大門,腳步不由自主地頓了頓。她知道出了這扇門,終是躲不開那個人的。

她吸了一口氣,正要踏進旋轉門,何故突然喊住了她:「葉小姐,其實妙雲路賣出去也沒事,當初九娘購入的價格極低,不會虧損的。」

可知愣了愣,反應過來他是不想自己勉強面對成其深,於是笑着反問道:「何故,九娘在南臨有多少房產?」

不知道她為何突然這麼問,可何故還是老實答道:「大大小小,七十二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