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臨舊》[南臨舊] - 第7章 聽聞姓葉 名可知

審訊室中,可知仰面望着頭頂昏暗的燈盞,她怎麼也沒想到,來抓自己的人會是陸閱明。

五年前,他為了成全孟瑞霜,不惜犧牲自己的終身大事,向成老爺求娶自己。若不是成其深絕食相逼,揚言要為自己殉情,成老爺恐怕就一口答應下了。

他既然愛孟瑞霜到不求佔有的份上,想來會拼上周身之力保她周全。

「葉可知!」

盤問她的小**似乎已經耗盡了耐心,見她這個時候了還走神,拍了拍桌子。

「我沒殺人。除了這個我沒什麼好說的。」可知有氣無力的重複完這句話後,又想起了其他事。

她倒沒有洒脫到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是陸閱明回來了,這件事又複雜了許多,她要好好盤算才是。

「你的貼身丫鬟已經指認,親眼見到你拿着枕頭,做狀要捂死曲姝,你還嘴硬!」

「小鳳說的?」可知不太相信,反問了一遍。

還沒等小**回答,審訊室的門「嘎吱」響了,陸閱明走了進來。

「陸局長!」小**立馬站起身來,讓出位置。

「你先出去。」

待陸閱明坐定,可知才緩緩開口:「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想不到陸老師已經成了南臨**司的最高長官了。」

陸閱明褪下警帽,在手裡擺弄着:「知知,你還肯叫我一聲老師,我很是意外。」

「老師教的,可知不敢忘。」

聽出可知話中的鋒利,陸閱明便迴旋了話題:「受害的是市長千金,所以要連夜徹查。你身邊那個小丫頭不經嚇,到場的**隨便問了幾句,她就把看見的都說了。」

「陸局就不用和我在這兒兜圈子了。這罪我不會認的,你若是想要屈打成招,我也無力抵抗,等成其深回來了,自然會還我一個公道。」

可知手心裏明明出了細密的汗,可還是一副氣定神閑的口吻。她其實很擔心陸閱明匆匆給自己定了罪,然後暗裡對自己不利。眼下她只能搬出成其深這汪遠水,好歹讓陸閱明忌憚着些。

「我知道你不會殺人,我會幫你的。」

陸閱明真摯地神情讓可知恍惚了片刻。

她記得自己初識陸閱明,是在南臨大學的禮堂,他穿着清灰色的長裳在台上,整篇演講都在介紹西方文學作品,毫無營養。

直到演講結束之際,他用洋文念了一句詩,禮堂里諸多學生一知半解,那時可知已經在洋文老師那裡學會了些東西,恰巧聽懂了那話,即刻對這位明雅的君子多了些欽佩。

她忽的有些想去相信陸閱明,可想起真兇是孟瑞霜,她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發出了一聲嗤笑的鼻音,把當年陸閱明站在禮堂念的詩句,又念了一遍:「Life is dear, love is dearer. Both can be given up for freedom.」

陸閱明聽了,整個人都僵在了椅子上,很久以後他才說道:「我交代過了,不會有人為難你。你先委屈幾天。」

可知已經不想再多言語一句,低頭玩起了手指。

陸閱明走後,當真再沒人來審問自己,她盯着燈盞旁亂撞的飛蟲望了好一會兒,心中荒涼倍增。

她一點兒也不想坐以待斃,可即使她能有機會向人求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