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臨舊》[南臨舊] - 第6章 無妄之災

可知回到成府時,孟瑞霜們還沒有離開。

一家人都坐在客廳里閑聊,其樂融融的模樣。可知進來打斷了眾人,成老爺喚可知過去,介紹了坐在孟瑞霜旁邊的女孩。

「這是市長的小女兒,曲姝小姐。」

曲姝站起身來,主動與可知打招呼,喊她四姐姐,態度親昵,和車裡那個取笑她的千金小姐截然不同。

可知望了望其暮,她坐在沙發一角戳起果盤裡的西瓜,安靜的反常。

連家來退婚前,其暮曾找自己發過牢騷,說連資望和市長的小女兒走的很近。可知不忍心看她這樣坐着賠笑臉,主動提出要給大家做湯圓吃,邀着其暮一同去了廚房。

和着麵粉,她有些擔心其暮,畢竟自己明日便要離開了。

「其暮,你已經長大了,知道自己要什麼就好,其實你想想一直往回看多沒意思啊。」

「可知姐,我想學刺繡。」

其暮冷不伶仃地說了這麼一句,讓可知猜不透她在想些什麼。

其實這些年來,自己和成其暮親近,多半是因為她什麼都愛同自己講。現在她突然藏起心思,倒不知道怎麼開解她了。

「想學便學吧。多會一樣的東西不是壞事。」

可知沒再追問為什麼,她不該插手成家的事,哪怕多問一句話。

晚飯開席前,可知回房間換了套裙子。剛剛整理好,便有人敲了門。

「四姐姐,我可以進來嗎?」

曲姝的到來讓可知很意外,她疑猶了片刻,開門請她進了屋。

「哇,四姐姐這身真好看。」

明明是再虛偽不過的褒獎,她卻一臉誠懇。只是可知不懂,自己有什麼好值得她取悅的。

見可知面無表情地望着她,曲姝繼續自言自語道:「唉,成司令要是知道孟姐姐這樣胡說,恐怕要氣得立馬飛奔回來不可。」

「曲小姐不妨有話直說。」可知語氣平和道。

「姐姐別聽孟姐姐胡說,成司令根本沒有要同她訂婚。」

曲姝挽起可知的手臂,態度親近:「其實我覺得姐姐和成司令才是匹配的一對兒,青梅竹馬的情意哪裡是後來者比得上的。」

可知無聲地抽出手,她並不想嗤笑曲姝。據說,曲姝雖然名義上是市長夫人所出,但實則為市長的私生女,生母是風月場上的女子。

其實她在家中也屬寄人籬下的困境,練就這一身兩面三刀的本事,可能也是為了自保。

可話不投機半句多,可知與她更是無話可說。她正想請曲姝出去,門便被人一把推開了。

「好你個曲姝!我可憐沒人與你結伴,什麼事都叫上你,你倒好,當著一套背着一套!」

孟瑞霜一時氣急,露出了嬌縱大小姐的真貌,進來便揪起曲姝的肩袖,一邊質問,一邊和她拉扯。二人推搡着,掀翻了房間的小圓桌,瓷杯落地,茶水潑灑在二人的衣裙上,孟瑞霜驚呼了一聲,和曲姝分開了些,可知這才有機會去把兩人拉開。

「孟小姐,這裡是成家,你這樣失態,要是讓成伯伯聽見了,恐怕不太好。」

為讓孟瑞霜小氣了事,可知抬出葉家的長輩。果真話剛歇下,就聽見有人上樓。

「老爺,好像是其莞小姐屋裡的聲音……」

「去看看怎麼回事兒。」

小鳳和成老爺的交談聲接近,曲姝一臉狼狽,只好道:「我先回去了。」

孟瑞霜一把抓過曲姝的手腕,小聲警告:「你現在這副模樣跑出去,是想讓成家的人覺得我欺負了你嗎?給我安靜待着!」

可知無奈,隻身出了房門,正好迎面碰上了成老爺和二夫人,身後跟着小鳳。

「發生什麼事了,其莞?」

「成伯伯不用擔心,只是我們姐妹之間玩鬧,不小心推翻了小桌。」可知淡笑着,讓小鳳趕快進去收拾。

「成伯伯,我們沒事,就是衣裙**,待會兒再下去。」是孟瑞霜的聲音,聽起來的確無礙。

「讓人找兩套衣裙送過來,再安排丫鬟伺候瑞霜和曲小姐。」成老爺交代完二夫人便下了樓。

可知無意摻和,便去了二樓的小花園透透氣。

那裡是可知除了自己屋裡,待着最舒服的地方。

她養了幾株玫瑰,花種是問九娘討來的。要的時候,九娘還怪捨不得的,直說這玫瑰花種是托朋友從法國帶回來的,可知要是種不活就太浪費了。

但可知心思伶俐,好似生來就有一雙巧手,那些花種竟一顆也沒浪費,全長了出來。雖然只是小小地一片,倒也悅目。

去到晉南也要多種些花才好,粉色的玫瑰、純白的木槿、還有滿院子的桂樹,都要栽進她的家。可知想着,嘴上揚起的弧度又消失了。

一院子的桂花香,一個家……那是她和成其深約定好的呀。

可如今她已經決定一個人去實現了。

唱片機突兀地響起時,可知已經在花園裡吹了許久的風。她一聽,歌是從自己屋裡傳出來的,這張唱片是成其深當初離家時留給她的,她再熟悉不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