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雲煙》[南方有雲煙] - 006 面紗揭開 醜陋是罪

”喂,老霍你聽說了嗎?青姐手下來了個新人,喏,就是那個蒙面紗的女人,聽說是個不怕死的主兒,只要給錢,讓幹什麼都行。你最近心情不好,快點想想一會兒讓她給你玩兒個刺激的。 ”

秦奮盯着鋼管頂端的女人虎視眈眈,腦子飛轉想出了不下十幾種節目,只要能讓他這哥們兒笑一笑,就算花多少錢他也願意。

南煙雙腿緊緊夾在管子上,淡定鬆手向全場獻飛吻。

眉目間妖媚柔情,絲毫沒有身處高空的恐懼。

這樣精湛刺激的表演,完美無敵的身材,再加上那雙勾人魂魄的眼睛,引得場上無數尖叫。

美女突然折腰倒立頭朝下,並沒有急着下滑。

青姐說了,要讓他們肯花更多的錢,才是她墜下的最好時機。

紅色的票子向雪花一樣朝台上飛去,現場氣氛燃到了一個頂點。

小依興奮的在撿錢,秦露莎卻是滿眼憎恨的瞪着南煙,恨不得她掉下來摔死。

很多人,閉了眼。

也有很多人等着看好戲,現場一片安靜。

南煙倒立時目光暈眩,恍然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那張披着星光神采奕奕的俊臉,突然變得陰沉冰冷如鬼似魅。

她的臉驟然失色,血液倒流,身體突然不受控制的下墜。

”啊! ”

尖叫聲此起彼伏,霍北冥的手指明顯收緊,心停跳了半拍。

然而,就在撞擊地面的前一秒,她雙手撐着地面,停下了。

眾人虛驚一場,紛紛噓嘆,激動鼓掌。

南煙的心也才看看落地……

”南煙,你沒事吧。 ”

秦露莎突然好心的上前扶她,南煙已然覺察出了不對勁。

但是,還是慢了一步。

她的假髮被秦露莎一把拽了下來,露出了近似於禿頂的頭和額頭碗口大的疤痕。

女人沒有頭髮,就好像沒穿衣服走在大街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了她的臉上,像灼灼烈火燒的她無處遁形。

男人對她所有的期待,幻想都破滅了。

女人對她的敵意,嫉妒都變成了肆無忌憚的嘲笑,羞辱。

霍北冥握着酒杯的手驟然收緊,杯子在他手中變成碎片。

”老霍,你沒事吧? ”

秦奮聽到動靜,從舞台收回目光看向霍北冥鮮血淋淋的手,嚇了一跳,趕緊拿毛巾幫他包上。

”還以為是個美女,原來是個醜八怪,這回青姐這玩笑開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