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陸少太會撩》[奈何陸少太會撩] - 第7章 教訓渣男(2)

p>男人俊美的臉龐一絲表情也沒有,就像是遠古神話中掌握着毀天滅地法力的神坻,帶着教人難以忽視的氣勢站在季半夏的身前。

突然出現的人讓季安停住手裡的皮帶,還不等他破口大罵,兩個黑衣保鏢直接將他按在了地上。

「你們給老子放開,老子教訓我自己的女兒,關你們什麼事?!」

季安憤怒得眼珠子都快滾出眼眶,當他抬頭看向男人時,男人慢條斯理地從保鏢手裡接過一把漆黑髮亮的手槍,指着他的腦袋。

「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在我面前自稱老子。」

熟悉的聲音響起,趴在地上幾乎失去意識的季半夏驚得睜開眼睛。

奢華低調的西服,利落短髮,那張折磨了她整整一個下午的俊臉。

不是陸時寒又是誰。

不算狹窄,也不算簡陋的屋裡,因為他的到來而顯得逼仄簡陋,與他周身的奢華穿着和氣質顯得格格不入。

陸時寒薄唇輕輕抿着,線條鋒利的眉眼微微皺着,讓站在他面前的季安只覺得周身涼颼颼的,彷彿被人用手術刀劃開胸口肚子,一股股冷風往裡灌。

他認得這張臉。

不,或者說只要經常看電視的人都熟悉這張臉,但凡是有什麼經濟領域的大變動或者國際上的重要經貿活動,都能在電視上看到。

陸時寒。

陸氏集團唯一的掌權人,十年前從上一任董事長,他父親的手中接管陸氏集團,不僅迅速平定公司的動亂,之後幾年更是用高超的手段和令人難以望其項背的頭腦將陸氏集團帶到現在的高度。

在S市中流傳着一句話。

沒見識過陸時寒的手段,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狠。

季安就是陸氏集團旗下一個小廠房的採購部長,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和最頂頭的大BOSS站在同一間屋子裡。

被陸時寒身上恐怖的冰冷氣場震懾得半天不敢動彈,季安哆嗦着諂媚笑開:「陸總,這是誤會……要是知道是您,就算借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對您不恭敬。」

漆黑的槍口指着腦門,只要是怕死的都不敢動。

忽然,屋中沒什麼存在感的季冬冬驚喜地喊出聲:「陸總,陸總你還記得我嗎?」

她笑得燦爛又清純,姿態極美地跑到陸時寒的面前,「您去我們學校做演講,資料落在桌子上,是我給您送去的。」

不得不說,季冬冬這副皮囊資本雄厚得嚇人,尤其是她有意無意地搔首弄姿的時候,顯少有人能夠抵擋。

季半夏踉踉蹌蹌地從地上爬起來,扶着牆壁站直身體,一點都不想了解這兩人之間是什麼關係,向外走去。

就在她剛剛邁出腳步,身後傳來季冬冬甜美的說話聲:「陸總,您手裡的槍把我爸爸嚇壞了,這一切都是誤會,要不是我姐姐……哎,他也不會這麼幸苦地工作。」

欲言又止地嘆息,成功地勾起陸時寒的興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