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陸少太會撩》[奈何陸少太會撩] - 第7章 教訓渣男

第7章 教訓渣男

「哈哈哈,小賤人,若不是你小姨打那個電話,你會乖乖地回來嗎?」

彷彿終於抓住季半夏的軟肋,吳月得意洋洋地一口唾沫吐在季半夏的鞋子上。

「你媽那個神經病把你這個小神經病扔下,說不定早就死在什麼地方,」

「閉嘴!」

「你有什麼資格說她?!」

「她一定還活得好好的。」

媽媽就是季半夏的逆鱗,她的理智彷彿綳斷的弦,怒火在劇烈地燃燒,控制着她想要毀滅眼前的一切。

她用盡所有的力氣撲向吳月,抓住她的頭髮把她死死地按在地上。

「啊啊啊!殺人了!殺人了!」吳月驚恐地掙扎大叫。

季冬冬見狀抓起凳子砸向季半夏的頭,被季半夏一把揪住狠狠一腳踹在肚子上。

正在季半夏怒火中燒,想要一起收拾這對母女的時候。

忽然,一隻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拽着她的頭「砰」地撞到牆上。

還不等她從地上爬起來,狂風暴雨般的皮帶抽在她身上。

「供你讀書十幾年,就給老子學了這些,竟然敢打你媽媽和妹妹,老子今天就好好教你怎麼做人!」

季安一手挽着三指粗的牛皮皮帶,眼睛瞪得比牛眼睛還大。

吳月和季冬冬看見他,母女兩人對視一眼捂着肚子捂着頭靠在牆上,哭得梨花帶雨:「你可終於回來了,要是再慢一點,說不定就見不到我們了。這半夏從小就不懂事,我今天不過是說了她幾句她就揪着我們母女兩人暴打,你要是不給我們母女做主,我就帶着冬冬回娘家去!」

論吳月顛倒黑白的本事,季半夏從小就領略過不知道多少次。

她撐着身體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冷笑着看向三人:「吳月,你想怎麼說就怎麼,我就當放屁,過了就過了。」

「季安,你看你看,就這副教也教不轉,喊也喊不動的樣子——」

逮着機會,吳月就叫叫嚷嚷地攛掇着季安教訓季半夏。

季半夏懶得看她,目光直直地望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季安:「爸,我只想問你一句話,我媽媽到底在哪兒?」

季安被她這麼一問,臉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他暴怒地一皮帶抽在季半夏的背上,「老子怎麼知道她去哪了,死了!被人拐跑了!」

他眼眸亂轉着就是不敢看向季半夏,季半夏再問,他掩飾什麼一般揮舞着手裡的皮帶。

金屬的皮帶頭砸在地上時不時發出恐怖的響聲,有幾下季半夏實在躲不過,打在身上,當即疼得冷汗打**衣服和頭髮。

身體越來越沉重,疼痛猶如附骨之蛆,讓她的意識漸漸模糊。

再也跑不動的季半夏摔倒在地抱着頭,絕望地望着眼前力氣更加大的皮帶和季安身後得意笑着的吳月母女二人。

忽然,緊閉的大門嘩啦一聲打開,漆黑的夜色中,一個高大修長的身影踩着屋內燈光走了進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