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陸少太會撩》[奈何陸少太會撩] - 第10章 繼母的要挾

第10章 繼母的要挾

季冬冬成為許家千金已經是第五天了,她已經徹底改頭換面,全身上下穿的無一不是名牌,走起路來都比以前有了底氣。

她剛一下車,就看到「父親」許淮南等在了酒店的門口,正衝著她一臉慈祥地笑着。

季冬冬頓時一副乖巧的樣子走過去挽起許淮南的手臂,撒嬌地喊了一聲:「爹地!」

許淮南一聽,臉上的笑意更加深了,伸手拍了拍季冬冬的肩膀語氣和藹道:「走吧,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今天晚上,算是季冬冬第一次以許之遙的身份出現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更是,出現在陸時寒面前。

一聽到季冬冬喊許淮南為「爹地」,門口一群等待許久的記者連忙衝過去對着季冬冬一陣猛拍,口中還不停的問她回家之後的心情如何。

鎂光燈下,季冬冬儘力保持着自己臉上得體的笑容,卻還是掩飾不住眼中的得意,跟着許淮南身後一同走進宴會大廳。

而酒店門口那副父慈女孝的畫面,被黑色邁巴赫里的陸時寒看了個徹底。

「查清楚了?」

助理連忙回應,「失蹤多年的許家千金真名叫季冬冬,是何淮南剛認回的親生女兒。」

季冬冬?

陸時寒皺了皺眉,這名字有些耳熟。

好像是那個女人的妹妹,上次去他們家的時候,似乎是有這麼一個說要代替那女人的妹妹。

這有點意思。

陸時寒勾了勾嘴角,一言不發的繼續看着手裡的簽約文件,眸色在黑暗中藏的很深。

車門緩緩關上,黑色邁巴赫車輪滾動,絕塵而去。

……

日子過得不緊不慢,除了第一天陸時寒出現過,近一個星期這間奢華低調的別墅彷彿只剩下季半夏一個人。

這天中午,她正在電腦加密的文檔里整理自己收集到的少得不能再少的關於媽媽的消息,手機突然傳來急促的鈴聲。

「喂?」

「您好,請問是季半夏小姐嗎?」電話那頭,一陣恭敬客氣的聲音傳來。

季半夏敲鍵盤的手頓住:「是,請問你……」

「季小姐好,我們這裡是陸氏醫院的總部,很榮幸地通知您,您已經被總部醫院聘請,明天就可以到醫院上班。」

「您再說一遍!?我被總部醫院聘請了?」季半夏的心砰砰砰跳個不停,「你確定嗎,不是搞錯了?」

她之前工作的醫院不過是陸氏集團醫院眾多分院中的一個,猛然聽到這個好消息,

季半夏幾乎忍不住想掐自己一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然而不等她詢問,電話便掛斷了。

興奮得不知道該怎麼好的她望着手機上的時間,才中午一點四十……

關上電腦隨便洗漱洗漱,不習慣開車的季半夏看都沒看車庫裡那輛據說幾百萬的豪車,嘀嘀打車直奔市中心。

季半夏到陸氏旗下醫院總部時就被這裡的規模震驚,一想到自己以後就在這裡工作,心情猶如掉入蜂蜜罐,迫不及待地走進現代化十足的門診大樓,乘坐電梯到二十一樓諮詢處。

忽然,就在她剛剛踏出電梯時,幾個打扮精緻,一看就是上流社會名媛的女人從另一頭走過來。

「之瑤,許伯父找了你多少年,現在你回來了,應該舉辦一個宴會向熟悉的人通知一下吧?」

「當然啦,爸爸說準備在下月二十一號為我舉辦宴會,到時會把圈裡大半的人都邀請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