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荷》[木荷] - 第2章 不是破鏡,對嗎?(2)

應了。

「坐你的車?」蘇承扭頭問。

「啊?你沒開車來?」

「一同事家裡有事就把我的車借走了,」蘇承無奈的說,想着又加了一句,「吶,我還是滴滴打車來的。」耍賴一般地掏出手機讓周沫菡看。

「嗯,上車吧。」

蘇承自然地打開了副駕駛門,像大爺似的坐在上面,周沫菡則嫻熟地開到了最常去的電影院。

蘇承略微扭頭看周沫菡,淡妝精緻似乎還露着一絲媚意。方向盤穩穩的把控着,指甲還是像以前一樣乾淨整齊,都有一個小月牙。左手腕處有一條微白的瘢痕,很小。

周沫菡真正學車是大二的暑假,比蘇承晚了一年,她每天捂的嚴嚴實實的,本來就白,防晒抹的跟個小瓷娃娃一樣。每天練完頭髮一縷一縷的,她不願意讓蘇承每天跟着她來練車,駕校的車沒有空調太受罪了,但是蘇承每天估摸着快練完車的時候帶着檸檬水過來接她。然後兩個人玩一會再送她回家。

後來周沫菡真正上道了,蘇承一本正經地坐在副駕駛上,他家沫沫也筆直的坐在駕駛座上,剛開始在荒涼的路上練,周沫菡她有一點路痴,每次轉彎的時候都會告訴她該往哪邊轉。後來周沫菡膩了,就賴在副駕駛上,指揮蘇承去這去那。

這就導致周沫菡車藝極其不精,每年開車都像新手。

到了商城,兩個人步調極其一致的先去了奶茶店。

周沫菡「黃金椰椰烏龍,再加一份脆啵啵,多冰,三分糖。」

蘇承「肉桂岩茶加奶蓋,正常冰,三分糖。」

延續了他倆多年來的口味習慣,好像,太熟悉的人根本成不了熟悉的陌生人。

檢完票坐下後,出乎意料地發現周圍都是小情侶,其實這個片子是一個反腐片《掃黑決戰》,看的周沫菡心潮澎湃,忍不住和蘇承講話,一切隔閡彷彿忽然消失了,蘇承心裏忽然有點激動,又有點難過,周沫菡只是把他當成暫時傾訴對象而已,但是足以夢回幾年前。他嘴角往上咧了咧,眉毛伸展,繼續看電影。

看完電影后,周沫菡忽然覺得自己和蘇承過於親密了,又或許本該這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