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府,劍姬的時代》[幕府,劍姬的時代] - 第6章 偽裝身份

「前面怎麼排起長隊了?」驅使着牛車走近,石川河皺着眉頭。

眼前隊伍排起了一條長龍,同時看見前面有士兵守住鎮口,挨個檢查來往人員。

「爹,今天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士兵?」石川井看向老漢,有些緊張。

士兵的風評並不好,因為政策推崇士身份最高,不少士兵仗勢欺人,欺壓平民。

「不要走動,我去問問。」石川河將牛鞭遞給石川井,用衣服擦了兩下手,去前面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秋花看着士兵,有些緊張。

「這些人不會是來搜尋自己的吧?」秋花心想。

昨晚動靜很大,也不見官府有所行動,秋花覺得雨田家受襲肯定官府也參與其中,所以她並不相信官府的人。

內心做好打算,一旦看見不對勁,自己就要趕緊離開,不能牽扯到石川井他們。

很快石川河就回來了,臉色有點難看。

「爹,咋回事?」見石川河回來,石川井立馬好奇的詢問。

「出大事了。」石川河嘆了口氣。「昨夜,雨田家族被賊人襲擊,一夜之間雨田家族滅族了,那幫賊人還沒有抓捕。」

石川河語氣帶着不可思議與惋惜。

雨田家族名聲很好,經常幫助落難平民,其封地內治安優良,賦稅也低於其他地區。

「現在官府已經將附近所有鎮村設上關口,說是為了防止賊人襲擊。」

「怎麼會,雨田家不是四大武士家族之一嗎,這麼強大竟然一夜滅門!」石川井也嚇了一跳。

「可憐我們這幫老百姓了,雨田家倒了,片地區要劃分給其他家族和**,到時候日子就不好過了。」

石川河面露憂愁。

兩人都沒有注意到秋花突然握緊手上的劍。

隊伍很快便輪到了秋花他們。

士兵收走前面那個人遞上來的幾枚銅錢,看了過來。

「兵爺,總共三個人,您給放放行。」石川河諂媚的遞過來幾枚銅錢,點頭哈腰的放低自己的姿態。

「這都坐上牛車了,你這出手有點小家子氣啊。」士兵盯着石川河,皮笑肉不笑。

石川河連忙再遞過去幾枚銅錢,陪笑着。

「搜下牛車。」士兵收下錢財,這才指揮後面的人開始例行檢查。

士兵探頭往車裏面望去,看到秋花眼神瞪得變直。眼前的小美人正拿着個劍擋在男孩前面眼神帶着些許警惕的看着自己。

「車裏面的人,下來,接受檢查!」

無奈,秋花和小男孩下車,其他的士兵也都看着秋花。

「兵爺,我們這都沒有問題。」看着情況不對,石川河連忙解釋。

「這個女孩怎麼回事,為什麼持有兵器?」

幕府政法早有規定,平民及以下不能私自持有兵器,一般帶佩刀佩劍的要麼是浪人武士,要麼是幕府軍隊。

「這是我家遠房侄女,是個武士,來我這拜訪遊玩幾天。」石川河張口就來,忽悠着士兵。

「一個女子怎麼可能成為武士,你是在消遣我們嗎?」為首士兵眼神突然冰冷,大有抽刀砍人的傾向。

自己連武士門都摸不到,眼前這個女人怎麼能是武士?難道自己還不如一個女的?

「哈哈,舅舅誇大了,我這點本事哪能算得上一個武士。」悅耳的笑聲響起,緩解了緊張氣氛。

拔出劍來,驅動體內的蕪覆蓋到劍上。「這劍不過是家裡人擔心路途危險,讓我持把兵器防身而已。」

為首士兵看到劍上覆蓋的蕪,知曉秋花確實踏入門檻了,不好再為難。

「哈哈,女子能入武士門檻,倒是稀奇,我寡聞了。」為首的士兵哈哈一笑,語氣中隱約夾帶着一絲嫉妒。

揮揮讓後面士兵放行。

沒辦法,武士的地位要比自己這些普通士兵高,他也不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