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毒妃心上寵》[魔尊毒妃心上寵] - 第4章 花轎被劫

「……方才……是我失禮,多謝。

墨心柔捏緊手帕,咬牙切齒,極不情願地道了謝。
「哦對了還有,爹呀,剛才寧側妃太沒規矩了,竟越過您和王妃說話,着實該罰,免得傳出去叫人笑話您夫綱不振,那多沒面子啊。

反正已經決定嫁過去,墨染夕便故意叫了他一聲爹,笑容甜甜。
墨王爺有些猶豫,「這……」
「小施懲戒便好,就罰寧側妃自掌嘴吧。

沒等寧側妃回話,墨心柔先尖叫起來,「你這……」
墨染夕挑眉,「寧側妃剛才還說,只要我肯嫁,什麼要求都答應我。

她反過來威脅對方。
寧側妃氣的渾身顫抖,極力控制着怒火,終是迅速地往自己臉上拍了一下。
為了女兒不嫁過去,這次便忍了這小賤人,日後定要叫她好看!
墨染夕見她照做,大笑着拂袖離開,笑聲好不痛快。
「那便這樣定了,王爺可要好好照顧我外婆,若是她老人家少了一根頭髮絲,我可不保證戰王會知道些什麼……」
等找回外婆,定讓這些人好看!
墨王爺表情複雜,寧側妃更是惡狠狠地看着她。
雖然目的終於達成了,幾人心頭卻一點高興不起來。
午後,陽光正濃,戰王府後花園的涼亭中,一道頎長的身影正在品茶。
問天匆匆上前彙報:「王爺,墨王府傳來消息了。

「如何?」男人略微側目,今日的他沒戴面具,側臉俊美的讓人不敢直視。
「墨王府答應三日之後讓三小姐嫁過來,不過,我們的人查到,他們似乎從鄉下接回了一位小姐。

問天說到這臉色有些不悅:「我猜,他們是想偷龍轉鳳。

白起輕啜了一口茶並不放在心上:「無妨,昨晚我讓你查的人呢?」
「鬼手聖醫?」問天狐疑道:「她的馬車昨晚確實去了墨王府,可人就消失了,未曾聽說墨家有人生病,倒是昨晚鬧了鼠害……」
「哦?這倒是有趣了。
」白起眸色發深,似是想到了什麼。
「王爺,墨府小姐的事怎麼辦?」
白起淡然開口:「不必說破,計劃照舊。

問天愣住:「可您身份尊貴,怎能娶庶女?」
白起卻優哉優哉的又喝了口茶:「無所謂,她要嫁進來,還要看宮裡的那位樂不樂意。

問天立刻意會,以往都是皇上往戰王府塞人,每次塞過來的不是細作,就是毒師,發現了就自盡而死。
這次他家王爺為了推拒皇上,便點了墨王府三小姐,說是一見鍾情。
不過這位三小姐想要活着嫁過來,就要看皇上肯不肯了。
「屬下明白了。

都不一定能活着嫁過來的人,庶女嫡女又有何分別?
三日後,墨王府張燈結綵熱鬧非凡。
墨染夕穿着不合身的喜服一步步走出家門,喜婆扶着她上了花轎。
「起轎!」喜婆一聲令下,花轎便被抬了起來。
伴隨着敲打的聲音遠去,墨染夕只能聽到花轎周圍的馬蹄聲。
綾羅跟在轎子外,不悅的嘟囔:「一般人成親,新郎官會親自接親,可這九域魔尊真是奇怪,傳聞每次成親都是派戰王府的護衛接親,他本人從不現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