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救命!病嬌初戀又凶又黏人》[末世:救命!病嬌初戀又凶又黏人] - 第7幕 真有那麼餓嗎

林稚魚扶着斷掉的左胳膊,靠在商場玻璃門上大口喘着氣,緩解身上的疼痛。

「什麼鬼,怎麼會有超大肌肉貓出現……」

就算是末世,也該是張牙舞爪的青灰色喪屍,或者灰白的活死人。

怎麼能是肌肉貓呢!

林稚魚看着不遠處的雨水中的場景,目不轉睛,根本移不開眼。

他第一次見池野打架。

你是否見過長着漆黑羽翼、身着戰袍的惡魔,一舉一動都透着股美與邪惡。

大抵是這種矛盾的感覺。

池野就那麼輕飄飄地踩了下地面,瞬間躍到肌肉貓的頭頂,五指生出尖銳的墨色指甲,刺進了貓咪的眼眸。

凄厲的慘叫聲,伴隨着駭人的氣波,從黑貓周身漫出,惹得雨水都隱約停了一瞬。

肌肉貓,卒!

池野抽出手,握着一枚血淋淋的晶石,比雞蛋要小一點,隱約能看到其內綠瑩瑩的光。

——那是什麼?

林稚魚眨了下眼,看着池野從倒在地上的黑貓屍體上躍下,將晶石隨手扔進了嘴裏。

「……」

怎麼還能吃。

池野走到了他身前,淡淡地掃了眼他垂在身側的手臂,似乎在嫌棄他這麼容易就受傷了。

他好看的嘴唇沾染着鮮紅的血,襯在蒼白的臉上,有股無法描繪的詭異與魅惑。

林稚魚喉結滾動,罵也罵不出來,怕倒也不是怕。

他只是跟做夢一樣,有種飄忽的感覺,過了好一會才憋出兩個字,「回家?」

對。

他得回家冷靜會。

好好盤算下,以後如何才能穩穩地抱住血族大佬的腿,不被他記恨上。

池野舔了舔唇瓣的血,看着他凌亂又狼狽的臉,嘴角勾起,「我餓了。」

餓了?

林稚魚愣了下,下意識地回道:「是哦,中午飯你沒吃,也該餓了。」

他想到了,可以通過抓住大佬的胃,抱穩大腿。

做飯,他擅長!

「主人說餓了的時候……」池野忽然湊近他,一邊面無表情地道。

林稚魚嚇得一個激靈,立馬意識他到他想咬人了。

他後退着靠在了玻璃門上,認命地仰起了下巴,露出修長的脖頸,他閉上眼,輕聲道:

「狗狗會主動揚起脖子,讓主人吸血。」

說完林稚魚就被自己的話羞恥到,臉頰嗖地開始泛紅。

池野伸手摸了摸他柔軟的頭髮,目光在他淡色的嘴唇和脖頸之間流轉。

最後,他俯下頭,張嘴毫不猶豫地咬住了那雪白的脖頸。

犬齒沒入,偶爾舌尖舔舐。

林稚魚瑟縮着,他什麼也聽不見了,血液從身體湧出,又疼又麻。

血從緊貼的唇與肌膚之間滑落,像是靡麗的罌粟花在白皙的脖頸綻放。

「夠了吧……」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稚魚低喘着提醒。

他不會被吸成乾屍吧,這次怎麼一直在吸血,真有那麼餓嗎?

「不夠。」

林稚魚聞聲,頭一暈,再次昏了過去。

*

池野:( ´・ω・)ノ(._.`)

*

「滴滴滴。」

煩人的鬧鈴聲從口袋裡傳出。

林稚魚不爽地摸住手機,靈活地手一按把鬧鈴關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