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救命!病嬌初戀又凶又黏人》[末世:救命!病嬌初戀又凶又黏人] - 第2幕 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

視線里,是一個身着黑色連帽衫的高個少年。

個頭和他差不多,有一八零的樣子。

凌亂的黑髮,皮膚有種病態的白,微斂的睫毛下是琉璃色的眼眸。

彷彿褪了色一般的深琥珀色,唯獨看向他時,眸光划過一絲亮光。

林稚魚盯着他俊美的臉,被驚艷得呆了一瞬。

幸好他戴着口罩,沒有暴露他的神情。

長得這麼好看,不至於入室搶劫吧……

難道是劫色?

那也不至於。

他帥是帥,但沒帥到讓人犯罪的地步。

林稚魚 腦瓜子飛速運轉,緊張地盯着前方。

「砰」地一聲。

神情淡漠的少年關了門,邁步向他靠近。

筆直的大長腿,裹在普通的黑色牛仔褲內。

他淺淡的唇開合,「我是池野。」

嗓音冷若冰霜,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的質感。

池野?

林稚魚微微眯了下眼,從記憶里搜索這個名字。

——沒聽過,沒見過,除了那雙深琥珀色的眼眸讓他有些熟悉。

林稚魚看向少年,正欲開口詢問,卻見少年的身形眨眼而至,幾乎是瞬間便握住了他的手腕。

「嗬。」

手指如鉗,林稚魚吃痛地低哼了聲。

肌膚被冰冷的手掌包裹,戰慄感湧進了胸口,他慌張地後退,拇指按動噴霧,卻聽見少年冷哼了聲。

「愚蠢。」

下一瞬間,手臂被舉高。

林稚魚掙扎着屈腿要去踩他,卻不小心被地上堆着的垃圾袋絆了下。

坑爹啊,平時該多運動的。

「放開我。」

他皺着眉頭低聲道,踉蹌着腳步,還沒站穩身形,整個人就被舉起手臂,按在了玄關柜子上。

「弱得跟個小雞崽似的。」少年冷漠地低語,琥珀色的眼眸落在了他的脖頸。

後腰椎卡在柜子稜角上,身體後仰,姿勢詭異得像是在被櫃咚。

林稚魚盯着向他越來越近的俊臉,那清冷的眸子里窺不見惡意,只有戲弄。

戲弄。

是故意在同他這個體弱帥哥惡作劇嗎?

難道真的是這棟樓里的住戶,來劫色的?

對對。

直播間粉絲偶爾說什麼,年下,年上……

可能現在的小朋友都愛調戲年長的哥哥。

「池野,你到底想做什麼?」

林稚魚試圖冷靜,跟小弟弟好好聊聊,「如果只是和哥哥有話要說,我們可以進屋,慢慢談。」

遊戲房還在直播,他可以跑過去,讓粉絲替他打電話求救。

池野淡淡地掃了他一眼,伸手摘了下他的口罩。

目光描摹着他的臉。

「你要是喜歡哥哥的臉……」林稚魚內心一喜,忙道。

後腰已經不能再往後折了。

他痛死。

然而——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見池野狠狠地鉗住他的下巴往上一抬。

「閉嘴。」他涼涼地打斷他。

接着張嘴露出了兩顆虎牙?

林稚魚仰着頭,被迫垂着眼帘看他,疑惑又緊張地盯着那尖尖的三號牙。

怪可愛的。

這是想要對他笑,施展魅力嗎?

不不,似乎不是。

「林稚魚。」

耳邊傳來池野漫不經心的話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