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救命!病嬌初戀又凶又黏人》[末世:救命!病嬌初戀又凶又黏人] - 第10幕 我又不會吃了你

池野眯起眼,視線緩慢地從某人雪白的上身掠過。

手腕過襠,比例極佳。沒什麼肌肉感,卻很勻稱。

手臂修長,皮膚嫩白,骨骼上覆著薄薄一層軟肉。脖頸的右側,還墜着兩顆小小的血痣。

窄窄的腰,配上那張可愛清俊的臉,每一寸皮膚都在說:快來咬我。

但本人卻一點自覺性也沒有,和個傻憨憨一樣站着。

池野捏了下拳心,喉結滾動,最後視線落在那雙好奇、還有點想看笑話的眼眸里。

不能忍啊。

他默默地如他所願。

「……」

林稚魚猛地瞪大了眼,一丁點興緻沒了。

滿腦子都是卧槽。

艹。

這傢伙為什麼不符合常規。

不應該啊,這能是正常人的大小嗎。

血族是不是跟上天作弊了。

撇了撇嘴,林稚魚故意揚起嘴角,語氣淡淡道:「哦,你快點洗。」

彷彿在說,就這?

林稚魚說完,就快速回了卧室,順手把門給帶上了。

「怎麼可能呢……」

林稚魚揉了揉眼,很想失憶。

某些方面,池野就是專門為了打他的臉存在的。

明明長得那麼有少年感。

怎麼那裡就沒有少年感呢?

真的窒息。

林稚魚走到卧室的落地窗前,默默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腿,一時覺得自己在池野面前一無是處。

連腿長都不如人家。

他拉開窗帘,遙望着混亂的城市。

「不過如此……有什麼好的。」

「都末世了,哪裡用得上。」

「也許世上就剩男血族了,一個女血族都沒有。」

林稚魚喃喃自語,自我安慰。

窗外的馬路上,平時的景觀綠樹變得像電線杆那麼高,甚至開始緩慢的移動,像是魔法世界裏鬼樹。

地面掀起,到處是坑,隱約看到三四個人影在雨里狂奔,被一個巨大的、土黃色的垂耳狗追殺。

雨還在下。

光是他在的這棟樓,就到處是哭喊聲和尖叫聲。

人力根本無法阻止這突如其來的異變。

恐怕,相關的機構和組織現在自己也自顧不暇。

林稚魚收回了視線,他沒有什麼悲天憫人的情懷,也沒有什麼拯救世界的正義感。

「肚子餓了,還是先把米飯給煮了。」

他決定中午好好吃一頓,緩解下這兩天的壓力,還有測試下能否抓住大佬的胃。

*

浴室里嘩嘩的水聲停止。

正在廚房,快速切馬鈴薯的林稚魚,用手機放着歡快的音樂,一邊思考做哪些菜。

血族喜歡吃西紅柿吧,畢竟是紅色的。

那就來個番茄馬鈴薯燉牛腩吧。

還有,應該不太能吃辣,畢竟Blood就是不辣的。

「我也不能吃辣,正好。」

「家裡的紅酒剛好剩最後一瓶,等會也拿出來。」

林稚魚說完,就感覺到後背有異常的視線,熱烈而又黏稠。

他緊張地轉過身,舉着菜刀,果然是池野。

這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下身裹了件浴巾,頭髮半干,一臉玩味地盯着他。

那洗完澡更加清爽的臉,配上好身材和大長腿。

簡直就是現實版的美男出浴圖。

「你不去吹頭髮,站廚房門口乾嘛。」

林稚魚無心欣賞,他只覺得池野的眼神,看得他心慌慌。

池野見他緊張的模樣,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邁步向他靠近,似笑非笑。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