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妖師》[滅妖師] - 第七章 愁人見面

A市區高校學院。

此時一名叫步天的的學員此刻躲在一邊翻閱着一些奇怪的書,這是這本書是滅妖師的手記名字叫經驗之談,它是步天最好的朋友鐵鎚給步天的。

鐵鎚是滅妖師聯盟的人,他已經是一個合格的滅妖師了,步天在前幾天在湖邊遇險剛好是一個叫金的人和鐵鎚救了他,聽說要是金沒有感到的話他就會變成一隻沒有感情的妖獸了,關於滅妖師就是維護和平的一些神秘人會法術和異能。

步天對於異能和法術很嚮往,那些會法術,能控制元素滅妖師一直都是步天的嚮往。所以來到了他們的基地,想要成為他們的一員,但是卻苦於測試沒有通過,不過卻認識了金和鐵鎚2個人,鐵鎚今天特地將上面拿給步天的書交給了步天,鐵鎚不知道為什麼上面好像對步天這個測試沒有通過的人挺看重的。

遠古時代,這個世界上生存者不下於百種以上的高級生物種類,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每個種族因為自身的資質,都開始了各自的進化……」

步天打開第一頁,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簡介。不過因為懷着崇敬的心裏,步天還是一字不落的將其看完。

「……我們是維護着世界和平的滅妖師,滅妖師的攻擊手段多樣化。從能力上可以分成兩類,一是攻擊能力,二是輔助能力。有的滅妖師因體質原因,會不具備攻擊能力,只擁有各種輔助能力,而所謂的攻擊能力,就是指元素攻擊。靈師通過藉助天地間的各類元素,使其凝聚成為具有攻擊力的各種形態,從而達到攻擊效果,這種能力我們稱之為技能……」

步天仔仔細細的看着書中提到的各種要素,從元素,到技能等等,全部被他一一記在腦海里。

「……天地間,最常見的是七種元素,分為金木水火土光暗,除去科技上為我們帶來的便利,一個滅妖師的能力高低,還要看他對於各種元素的領悟能力,這種領悟能力我們稱之為元素感知力……」

「金木水火土光暗?」步天看到這裡腦海中冒起了三個打問號,「那這豈不是跟傳說中的魔法師一樣了?那接下來……接下來不會是告訴我需要用夜想這個辦法來提高滅妖師的元素凝聚力吧?那這也太扯了吧?」

「……一個人的感知力,通常也代表了他能在滅妖師道路上行進的速度,與他進階之路也是密不可分……」《經驗之談》書中說到。

「感知力?感知力怎麼運用?」步天一邊思索着,一邊繼續往下看。

「他在幹什麼?」金在自己的房間里坐着,電腦上滾動着一幕幕信息,金迅速瀏覽着。

「我按照使者的吩咐,把《經驗之談》交給了他,並且還騙他說那是滅妖皇所著,估計他正如饑似渴的看着呢。」鐵鎚站在金的面前說道。

「呵呵……嗯!」金笑了笑,並沒有再繼續說話。

「我有點兒不明白,那本書明明不是《經驗之談》……」鐵鎚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繼續說道:「《經驗之談》每個進入滅妖師聯盟的人都讀過,我也讀過,甚至都記得上面是什麼內容。使者給我的那本書,根本就不是什麼《經驗之談》。」

「呵呵,你把書交給步天的時候是怎麼跟步天說的?」金沒有直接回答鐵鎚的問題。

「我說這是滅妖師聯盟之中唯一一位滅妖皇所著的書,讓他仔細看。」鐵鎚回答到。

「你說的不錯,使者拿的那本書確實是滅妖皇寫的。」金回答道。

「什麼?真的是?為什麼?他根本就沒有權限能夠閱讀這麼珍貴的資料啊……」鐵鎚驚訝的問道。鐵鎚並不是嫉妒步天,只是弄不明白,為什麼滅妖師聯盟對一個還沒有通過考核的步天會這麼的熱忱,甚至都越權限越級別的提供給他資源。

「你說的沒錯,那本書,別說是他,即便是我,在聯盟中的級別都不夠格。」金回答道,「但是你也知道,是使者給他的。我們不要管那麼多了,只要恪守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鐵鎚聽到這裡終於坐不住了去找了步天。 走進去之後發現步天還抱着那本書仔細的看着,似乎連自己走進來都沒有發現,粗略的看了一下,整本書已經被他翻去了十分之一的厚度。

「咳咳……」鐵鎚站在步天的面前咳嗽了兩聲,卻發現步天沒有鳥他。而且步天的手似乎還在一旁比划著,不知道在畫什麼東西。

眼看着步天這麼入神,就連自己咳嗽兩聲都沒理會,鐵鎚就沒有再打擾步天,而是在一旁看着步天,看他是真的全神貫注的在看書,還是故意假裝的。

不過看了沒五分鐘,鐵鎚大驚,步天右手在一旁瞎比劃,畫的那不是結界嗎?!這本書到底是在幹嘛?想要學刻畫結界,最少也要達到滅妖士的級別,而步天很明顯現在就連一個初級的滅妖者都還不是。

不過接着鐵鎚就釋然了,這本書是滅妖皇所著,書中涵蓋的內容,並不是自己所能猜測的,別說是有結界的內容,就算有再高一級的內容,也與自己無關。這種級別的書,以自己如今的等級,那是看都不能看的,這是滅妖師聯盟中的規矩。

再者說,刻畫結界很容易,只要有繪畫基礎的人都能畫出來。不錯,只是畫出來,畫出來的結界是沒有任何的效果的,只是如同一張畫一樣。

想要一個結界擁有戰鬥力,那需要滅妖師使用自己的精神力控制空氣中的元素去刻畫,步天這個時候想要刻畫成功一個結界,那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果然,步天手下的這個結界就快完成了,雖然是凌空刻畫的,但是鐵鎚也看得出來,步天刻畫的這個結界是最基本的一個結界,只具備一定的困鎖能力,並不是什麼高級的結界。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再次讓鐵鎚大吃一驚。步天全神貫注的用手在一旁刻畫,他只顧着看書,當然不會注意自己的手在哪。但是鐵鎚卻真真實實的看到,當步天的手在刻畫到結界的最後一筆收手的時候,只見步天手下的空氣一陣波動,然後一個淡淡的光圈在下面一閃而逝。

鐵鎚的大腦陷入了一片空白中。這得需要多麼變態的領悟能力,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畫成一個結界?步天現在還沒有學會使用感知力控制元素,如果他學會了使用感知力,那麼這個結界絕對是成功的。因為剛才那個淡淡的光圈一閃而逝代表的就是元素力不夠。

這一下,鐵鎚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聯盟里的人這麼看重步天這麼一個才剛剛進入滅妖師聯盟的小人物,原來他真的擁有着遠超常人的天賦。

不過鐵鎚又回過神來,這種在某一領域擁有獨特天賦的人,在聯盟中也不少見,就像金、木、水、火、土五個首領一樣,他們就是每個人都只有那麼一個獨特的天賦,並且能將那個天賦發揮到極點,也因此才做到了首領的位置。

如果步天只是在結界上有天賦的話,那他充其量最終也只能是一個比較優秀的輔助滅妖師。

這一刻,一個想法瞬間充實了鐵鎚的腦海,那就是:測試一下他的元素感知力。

測試元素感知力,這個是在一個準滅妖師了解了全部的滅妖師的基礎知識,並且考核通過成為一名真正的滅妖師之後才可以做的一件事。目的就在於確定一個新晉滅妖師未來的發展方向,是適合攻擊,還是適合輔助,就在那個時候進行定格。

這樣也避免了一個滅妖師貪多嚼不爛,錯誤的在一個自己不擅長的領域上鑽研,直到最後也一事無成的悲劇。

就在鐵鎚想着這些的時候,再次看向步天那隻在身旁亂畫的右手……當然,在鐵鎚看來是亂畫。而碰巧,這個時候的步天又畫完了一個結界。而在步天收手之後,原本畫結界的地方再次出現了一道淡淡的光圈,隨後波動了一下,接着消失不見。

「嘭!」看到這裡,鐵鎚猛然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腦海中的那個想法再次活躍了起來:「一定要給他測試一下他的元素感知力!」

在鐵鎚拍下桌子發出一聲巨響之後,步天瞬間從看書入迷的狀態清醒了過來。循聲望去,發現是鐵鎚站在桌子前,手正在桌子上按着,顯然剛才那聲巨響是他拍桌子發出來的。

頓時步天翻了翻白眼:「我說鐵鎚啊,就算是我看書看得入迷了,把你冷落到了一邊,你也不用這麼氣憤吧?」

步天顯然不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鐵鎚看到的事情,如果說給任何一個滅妖師聽的話,肯定會被當做一個笑話。一個連初級滅妖者都沒達到的新手,怎麼可能能夠畫得出來那麼繁雜的結界。但是這一切活生生的發生在鐵鎚的面前,也無怪乎鐵鎚表現這麼失常了。

「妖孽……」鐵鎚轉過頭,看着步天的臉獃獃的說道。

「妖孽?」步天一點頭,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其他人,然後指着自己對鐵鎚說道:「你是在說我嗎?」

「沒錯,我說的就是你小子,你真是個妖孽。」鐵鎚口中不斷的念叨着妖孽這個詞。

「呃……」步天一時之間被鐵鎚的表現弄的迷糊了,鐵鎚一般時候不是這樣的啊,怎麼今天說話都神神叨叨的。

「請問你是在罵我嗎?」步天翻了翻白眼說道。

「我這是在誇你!」鐵鎚鄭重其事的說道。

「哦……」步天點了點頭:「那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你跟我走!」鐵鎚說道,然後上去便抓住了步天的手腕,想要帶他出去。

「喂喂喂!你要帶我幹嘛去?」步天一邊掙脫着鐵鎚,一邊說道:「喂!書,我的書,你等我放好它好不好……」

鐵鎚鬆開了步天的手腕,然後看着步天,說道:「你把書放好,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步天活動了一下被鐵鎚抓的生疼的手腕,然後慢騰騰的將書放在桌子上,對鐵鎚說道:「到底是怎麼了?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你要帶我上哪去?」

「你別管我要帶你去哪,你跟我走就好了!」鐵鎚說著,再次伸手抓起了步天的手腕,然後牽着他就往外走。

「喂!你到底要幹什麼啊?我不搞基的!我次奧……」步天想要掙脫鐵鎚的拉扯,但是無奈,他一個學生,肉體的力量是無法與早已加入滅妖師聯盟許久的鐵鎚相比的,也許以後可以,但是現在,無論他怎麼掙扎,最終還是被鐵鎚拉走了。

一路上極不情願的跟隨着鐵鎚來到了一個實驗室里,為什麼說這裡是實驗室,因為這個房間的大門上標着實驗室三個大字。

好吧,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步天跟着鐵鎚來到實驗室,這裡擺滿了瓶瓶罐罐,還有各種燒杯、支架、試管、藥水等。但鐵鎚並沒有在這裡停留,而是拉着步天走到了實驗室的最裏面。

這裡有一扇小門,門的表面光滑無比,根本就沒有可以供插鑰匙的地方,但是在門的右側有一個如同攝像頭一樣的東西。鐵鎚來到這個門前,往攝像頭前面一站,按了一下攝像頭下面的按鈕。

隨着按鈕被按下,一道電子合成音出現:正在掃描……滅妖師基地,科研實驗室主管鐵鎚閣下,您有足夠的權限進入元素檢測室,請進。

這道聲音說完之後,整個門毫無徵兆的向左側滑,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喂,你到底要帶我來這裡幹什麼啊?我暈,你難道解釋都不解釋一下嗎?」步天到了這個時候還在不停的跟鐵鎚說著,不過鐵鎚的表現與這一路的反應一樣,沒有理會步天。

當門打開之後,鐵鎚終於說了一句話:「進去吧,進去之後你就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了。」

步天奇怪的看了看站在門的一側的鐵鎚,他突然間有些害怕門裡是不是會有什麼陷阱,於是他趴在門框,探出頭進去查看一下,發現裏面除了有幾塊五顏六色的石頭以外,沒有任何的東西。不過正是這麼簡單的設置,讓步天心中發毛了。

步天回過頭對鐵鎚說道:「你先進。」

鐵鎚看了看步天沒有說話,默默的走到步天的身後,伸出腳對着步天的屁股,一腳將步天踹了進去:「瑪德,老子叫你進你就進,哪兒那麼多廢話!」

「我次奧……」步天悲呼了一聲,然後一下子撲了進去。摔了個狗吃屎。

「你大爺個鐵疙瘩!老子跟你勢不兩立!」步天站起來之後不再顧忌這裏面是不是有陷阱,而是大罵鐵鎚,因為這已經是第二次被鐵鎚踹成這個姿勢了。

「哼,一個大男人,搞得跟個娘們似的畏首畏尾,連個門都不敢進,你還好意思自稱老子?」鐵鎚的話說的毫不留情。

步天一下子被憋得滿臉通紅,自己剛才小心翼翼的表現,確實顯得太過了,不過步天還是支支吾吾的說道:「我這是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叫謹慎!哪個知道你會不會在這裏面設置個陷阱啊什麼的讓我來跳。」

「哼,我鐵鎚平素雖說是奸詐了些,但是這種事情我還是不屑於去做的,況且,這裡是元素檢測室,並不是我能夠隨便改造的地方。」鐵鎚對於步天的話嗤之以鼻。

「你說什麼?這裡就是元素檢測室?」步天這時候才意識到鐵鎚說的這裡是元素檢測室。

元素檢測室,專門檢測滅妖師元素屬性的地方,也是確定一個滅妖師未來的發展方向的地方,在這裡可以通過測試來檢測出你自身的感知力,以及對於空氣中各種元素的感知敏感度,而後只要選擇其中一項偏好的進行強化,那麼未來的成就應該還是不小的。

這些東西都是步天在《經驗之談》里看到的,在看到這個元素檢測室的時候步天就已經開始心痒痒了。沒錯,無論換了是誰,在知道有這種地方可以檢測自己的能力的時候,都會對這個地方充滿着期待。

只是步天看着眼前的幾塊石頭,一時之間有些頭大。書上只說在元素檢測室里可以檢測出自己對於各類元素的感知能力,但是並沒有詳細介紹應該怎麼檢測。

「這應該怎麼弄呢?」步天撓了撓頭,看着眼前的七顆西瓜大的石頭問鐵鎚。

「這七顆石頭就是元素感應石,分別是金木水火土光暗七種元素感應石,你只需要將手放在其中一個石頭上,然後閉上眼睛進入夜想狀態就好了,它能將你的夜想能力放大百倍,因此才可以測試出你的元素屬性。」鐵鎚解釋道:「夜想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經驗之談》里都有的,而且我在我房間里看到的時候也嘗試了一下,發現夜想的感覺還是挺不錯的。」步天滿不在乎的說道。

鐵鎚指着第一個元素感應石對步天說道:「你先試試第一個吧。」

步天出奇的沒有再反駁鐵鎚,走上前去,將右手放在元素感應石上,然後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讓自己進入夜想的狀態。

「當你感應出元素的時候,你所觸摸到的元素感應石就會亮起來,而且上面也會開始顯示數值。」隨着步天進入夜想,鐵鎚便開始介紹到:「一般情況下,很多人的元素感知力都在五百上下,這種數值就證明這個人的成就會很中庸,最多也就修鍊到滅妖將的程度,那還是吃了天材地寶的情況下才可以達到。」

「當你對於一種元素的感知力能夠達到七百左右的時候,那麼你以後如果專精於這一項的話,應該會混得不錯,至少可以達到高級滅妖將的高度,如果想要再進一級的話,也是需要很多天材地寶的堆積才行的。」鐵鎚背着自己的手神在在的說道。

「如果你的元素感知力能夠達到一千左右的話,那麼你如果專精於此,便可以在以後的日子裏去爭奪首領的位置,就好像金、木、水、火、土他們一樣,對了,也許金沒有跟你說過,他就是金首領。」鐵鎚說到。

「如果超過一千呢?」就在鐵鎚想要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步天突然說話了。

「什麼?超過一千?哼哼。」鐵鎚冷笑了一下,「你當這裡是菜市場嗎?隨便哪個都能過千的話,那滅妖帥不都滿街跑了?」

「我是說真的,我的元素感知力是一千三百五十五。」步天看着眼前發著金光的元素感應石,石頭的中間還有一個跳動的數字,此刻停在了一千三百五十五的位置。

「什麼?」鐵鎚驚訝的大聲說道:「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不可能?不信你過來看看。」步天扭頭看向鐵鎚,一揚頭臭屁的說道:「對於我步天來說,一切皆有可能!」

「一千三百五十五?天吶!怪不得!」鐵鎚看了之後頓時愣住了,然後口中念念道:「怪不得金首領會對你這麼器重,原來你的金屬性感知力居然這麼高,比他還高出了三百多。」

步天此時已經放開了第一個石頭,他對於這些數值毫無概念,反而覺得如果可以超過一萬那才叫牛B,不過他並不知道,能夠超過一千的人就已經寥寥無幾了,更別說多出三百多了。

「金大叔的金屬性感知力才一千多?這麼少啊?!」步天很隨意的說道。

「呵呵,是,是挺少的,跟你比起來。」鐵鎚搖了搖頭說道:「算了,你以後就專精於金屬性技能吧,雖然金屬性沒有一絲的輔助性,但是攻擊卻是很犀利的。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金,讓他對你進行專門輔導,我們可不能毀了你這麼好的苗子啊。」

「你說的金屬性就是那些密密麻麻的金黃色的小光點嗎?」步天這個時候已經來到了第二塊石頭的跟前,說話的時候就將手放了上去,並且閉上了眼睛。

「是的,金屬性就是你所感應到的金色光點。」鐵鎚也看到了步天將手放在第二塊石頭上,不過並沒有說什麼,測試過金屬性之後,再對其它的屬性感興趣也是很正常的,即便是他當初全部都試過一遍的時候,也還是有些不甘心的。

不過一般情況下,能夠在一個元素測試石上達到七百左右的數值的時候,那麼對於其它的元素感應都不會高於五百。而不高過五百的感知力,是根本看不到元素的模樣的。

「那綠色的好像熒光蟲一樣的小光點,就是木屬性咯?」步天睜開眼睛問道。

「是的,木屬性是綠色的,水屬性是藍色的,火屬性是紅色的,土屬性是棕色的,光屬性是乳白色的,暗屬性是黑色的。」鐵鎚一口氣介紹完了所有的屬性色彩。

不過鐵鎚剛一說完才意識到哪裡不對,步天在今天之前根本就沒有接觸過元素,他怎麼會知道木屬性元素是綠色的螢火蟲一樣的光點呢?難道說他對於木屬性也有一定的感知能力?不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也不錯,至少攻守兼備了,木屬性的治療能力雖然不如水,但是也還是排的上號的。

「難道你看得到木屬性?」鐵鎚問道。

「是的,我看到了。」步天睜開了眼睛,然後看向了元素感應石上顯示的數字,對於上面顯示着一千三百五十五這幾個數字感覺到有些無奈,怎麼又是這些。

「怎麼又是一千三百五十五?真是的,太低了。」步天搖了搖頭,直觀的表達出了他的不滿。

「你說什麼?又一個超過了一千的數值?」鐵鎚瞪大了眼睛,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是啊,不信你再過來看啊,我還沒鬆開手呢。」步天無奈的說道:「又是一千三百多,這也太少了點兒吧。」

鐵鎚不敢置信的走到了木屬性感應石旁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後看向上面顯示的數字,一千三百五十五,不多也不少。再次揉了揉眼睛,再一次確認一下,還是一千三百五十五,並沒有多出一個小數點來。

「你他女馬是人生的嗎?」鐵鎚目瞪口呆了一小會兒,然後幽幽的說道。

「喂!雖然我現在是你的學員,但是請你對我尊重點,我是我爹媽生的,你要是再敢這麼說,我會認為你在侮辱我的家人!」步天嚴肅的跟鐵鎚說道。

「不是……」鐵鎚這一會兒是一點兒脾氣都沒了,「我只想說,你就是個妖孽般的存在。」

鐵鎚這會兒心中充滿了憋屈,這上天對人也太不公平了,步天不僅金屬性感知力超常,甚至就連木屬性也是遠超常人的。而看看步天,再想想自己,鐵鎚頓時痛苦了起來。

而就在鐵鎚自己痛苦的時候,步天又來到了下一個元素感應石旁,將手放在了上面,並且問道:「喂,鎚子,你說,這次我能不能超過一千三百五十五?」

「別理我,讓我痛苦一會兒……」鐵鎚這會兒超想哭,痛苦地蹲在了地上。但是卻欲哭無淚,就連步天叫他鎚子他都沒什麼反應。

「瑪德!又是一千三百五十五,有沒有搞錯啊?我就不信了,就沒有一個能夠超過一千三百五十五的。」步天暗自咒罵了一聲,然後向下一個感應石走去。

「什麼?又是一千三百五十五?」鐵鎚猛地站了起來,目瞪口呆的看着步天走向下一個感應石,只是不知道這會兒心裏是什麼想法,只是獃獃的看着步天的動作。

「瑪德!不會吧?還是?!」步天再次走向了火元素感應石,將手放在上面一會兒的功夫,看到上面的數字依然是跳動到一千五百五十五的位置,然後就停了。

接着剩下的土、光、暗三元素,依然是一千五百五十五,步天失望了,而鐵鎚卻是徹底絕望了,這就是差距啊!

「喂,我說鎚子,你們這兒的破感應石不會是壞的吧?怎麼那麼巧七種能量都是那麼多,就連一分能量都不多。」步天測試完七種元素之後,轉而問鐵鎚。

「你才是鎚子,你全家都是鎚子!」鐵鎚這會兒正痛苦着呢,聽到步天這麼叫他頓時發飆了。

「呃……我只是叫叫而已,你不用發這麼大的火吧?我又沒招你惹你。」步天口中嘟囔道。

「你沒惹我,是,你是沒惹我,瑪德,我倒是希望這破感應石是壞的,我他女馬就納悶了,為什麼你的全都是那麼高的指數,我他女馬就都是零!」鐵鎚罵罵咧咧的說道,他這一刻是徹底的發狂了。讓一個全部感應力為零的人看到一個全部感知力都是超過一千的人出現,那對他的打擊,恐怕就只有鐵鎚自己才知道。

「呃……不是吧?你的全部感知力都是零?」步天頓時感覺到了,鐵鎚雖然一直看起來都是那種作風過硬,心理素質極強的人,但是他也是正常人,也有心病的存在。而全屬性感知力為零,就是他的心病,這就表明他只能在輔助能力上發展,而無法去往前線戰鬥。

「是的。」鐵鎚平靜了好久,這才長舒了一口氣說道,「當年我測試元素感知力的時候,才十歲,那個時候我滿心以為可以通過滅妖師聯盟,得到我所渴望的一切,但是知道元素感知力測試的那天,得到的結果徹底的粉碎了我的美夢。」

「當我得到我的全部感知力為零的時候,感覺天都快塌了,但是後來,我遇到了滅妖皇。」鐵鎚儘管現在很沮喪,但是說到滅妖皇的時候,他的眼神中還是有一道異彩閃過。

「你遇到了滅妖皇?他長什麼樣?都跟你說了些什麼?」步天對滅妖皇的事情最感興趣,於是趕忙問道。

「呵呵,這麼久了,滅妖皇的模樣我早都忘了,但是他說的每句話我都還記得,這也是讓我能夠成為科研實驗室主管的原因。」鐵鎚回憶到。

那個時候,剛剛十歲的鐵鎚,正沮喪的站在元素檢測室的門外,碰巧遇到了來這裡隨便看看的滅妖皇。滅妖皇看到鐵鎚一個人神情沮喪的站在門外,便問起了出了什麼事。而鐵鎚便一五一十的將事情說了出來。

鐵鎚說完後,滅妖皇卻笑了,隨後說到:「在滅妖師聯盟里,每個人,從出生開始,就被賦予了一項獨特的任務,無論你是什麼天賦,甚至是沒有天賦,但是既然你被挑選來到了聯盟里,那就表明你還是有能力的人。那麼,你告訴我,你是想要成為一個非戰鬥類職業,卻可以幫助所有的滅妖師的人,還是想要成為一個廢人呢?」

「我懂了爺爺!」十歲的鐵鎚說到:「我要成為一個可以幫助到所有的滅妖師的人,雖然我沒有攻擊能力,但我也一定能為滅妖師聯盟做貢獻!」

「呵呵,嗯,乖!這個送給你。」滅妖皇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塊石頭,石頭並沒有精美的造型,就是一個指甲大小的石頭,用一條紅繩穿着,滅妖皇將這個石頭吊墜送給了鐵鎚。

「爺爺,這個是什麼東西呀?」十歲的鐵鎚拿着那個毫不出色的石頭問道。

「呵呵,這個啊,是我用八種元素石鍛造出來的一個特殊的元素感應石,今天在這裡遇到了你,就送給你當做禮物吧。雖然你不能感應到元素,但是希望你通過它可以知道,在這個世界裏,元素是每時每刻都與你同在的。」滅妖皇語重心長的說到。

「可是爺爺,我怎麼聽不懂您說的什麼話呢?」鐵鎚眼睛睜得大大的問道。

「呵呵,總有一天,你會懂的!」滅妖皇用手撫摸着鐵鎚的頭,和藹的說到。

「爺爺,我能知道您叫什麼名字嗎?」鐵鎚問道。不過還沒等滅妖皇回答,便有人走了過來。

「滅妖皇大人,使者要見您。」這個人來到滅妖皇的身邊說到。

「嗯,好,你先去吧,我隨後就到。」滅妖皇跟那個人說到,說完以後便轉過身對鐵鎚說道,「我說的話你都記得了嗎?」

「嗯,爺爺,我記下了,爺爺,您叫滅妖皇是嗎?」

「呵呵,嗯!小傢伙,你要記得,沒有人天生沒用的人,只有後來不努力的人,你要相信自己,只要你努力,未來一定會有一番大作為!」滅妖皇說完便走了。

「爺爺,我一定會成為一個有用的人!」鐵鎚對着滅妖皇的背影喊道,他當然看不到,滅妖皇聽到他的喊聲之後,蒼老的面孔笑的非常燦爛。

回憶到了這裡戛然而止,鐵鎚撫摸着自己胸前的那顆由八種元素感應石組成的石頭,然後默默的說道:「滅妖皇大人,我當時所說的事情如今我都做到了,只是現在,您在哪裡呢?」

「不對呀……」就在鐵鎚默默的回憶着當初的事情的時候,步天卻說話了。

「哪裡不對了?」鐵鎚問道。

「你說,滅妖皇告訴你,他送給你的東西是八種元素感應石組成的一塊石頭,但是這裡只有七種啊。滅妖皇是不是說錯了?」步天為了防止出錯,還特意的再數了一遍。

「滅妖皇說的沒錯,你眼前的這是我們常見的七種元素,其實天地之間還有第八種元素的存在,這種元素能力至今沒有人能夠運用。」鐵鎚說道。

「哦?那這第八種元素是什麼東西?」步天好奇的問道。

「第八種元素是一種特殊的元素,空間元素。」鐵鎚回答道:「空間元素從被發現到現在,從來沒有哪個人的體制可以感應到這種元素。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在滅妖皇的啟發下,花了三年的功夫致力研究這一元素,希望可以利用它為我們服務。而索性結果並沒有讓我失望。」鐵鎚笑了笑說道,說到空間元素的時候他非常驕傲。

這也難怪,畢竟在一個沒有人涉及過的領域中有所研究,並且可以成功研究出成果,這確實是可以讓人驕傲一生的。而這也是為什麼他年紀輕輕就能夠成為科研實驗室主管的原因。

「你研究出了什麼?」步天也好奇的問道。

「呵呵……」鐵鎚的嘴角泛起了一絲得意的微笑,指着步天的心口處說道:「你體內植入的這顆芯片,上面有屏蔽術以及空間傳送術,還有你曾經使用過的超遠距離傳送裝置,這些都是我研究出來的。」

「什麼?這些都是你研究出來的?」這下輪到步天驚訝了,他第一次乘坐超遠距離傳送裝置回學校的時候就驚訝於這一類裝置,沒想到它的研發人就在自己眼前。

「是啊,這難道有什麼好懷疑的嗎?」鐵鎚身上的自信心在這一刻又重新歸來,整個人看上去已經如同從前一樣精神了。

「沒有,我只想用你形容我的一個詞來形容你……」步天說道:「原來你也是妖孽啊!」

「哈哈哈哈哈……」鐵鎚大笑了起來。

「哈哈……」步天也跟着笑了起來,兩人之間的芥蒂似乎因為這一次而一掃而空。而消除了心中芥蒂的兩個妖孽般的人物湊在一起,又會發生哪種事情呢?我們還是繼續往下看吧。

「不過……」鐵鎚笑完之後說道:「你的這種能力比我更加難得,我想可能滅妖師聯盟的高層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是嗎?我一個小小的人物,怎麼會得到高層的注意啊?」步天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從我知道的信息來看,高層似乎對你寄予了厚望,甚至不惜拋去任務來培養你。」鐵鎚這個時候想起了金說過的話,他們幾個首領都有比任務更為重要的事情要做,恐怕這個事情就是要來一個個的教導步天吧。

「我暈,算了,管他們呢,他們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我還是先去把那個《經驗之談》看完吧,我發覺那裏面寫的東西都好有趣,而且正好彌補我對於滅妖師以及滅妖師聯盟的不解之處。」步天揮了揮手說道。

「嗯,那你先回去吧,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就去我的房間找我,另外,當你看完這本書,也就代表着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一半,我會對你進行嚴格的測驗,如果不通過,你將會受到更為嚴厲的懲罰,所以,希望你用心苦讀,一切答案都在那本書中。」鐵鎚嚴肅的說道。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啊。」步天說著,離開了元素檢測室。

鐵鎚看着步天的背影,心中暗自說道:「希望你好好努力,不要辜負了大家對你的期望啊!」

一轉眼間,三天的時間過去了,這三天里,步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看《經驗之談》這本書,手機在一旁沒有充電早已自動關機,步天也沒有管這麼多,他現在正如同一個新生的嬰兒,貪婪地閱覽着有關於這個新的世界中的知識。

「……我相信,在無數年之後,人類通過努力,必然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種族。但在這之前,我們人類仍然是脆弱的。努力吧,人類的未來,將會在你們的手中誕生!」

三天之後,步天終於看完了這本《經驗之談》,當步天重重的合上這本書之後,仍然在書中的話的影響下,熱血沸騰。

「看完了嗎?有沒有什麼不懂的?」當步天平復了心中的激動之後,鐵鎚剛好走了進來。

「我看完了,」步天說道,「隨時可以接受考核。」

「好,那我們就來試試吧。」鐵鎚說著,開始考核起了步天的常識。

就在步天接受考核的時候,金的房間中,進來了六個人,這六個人除了以前步天見過的木水火土以外,還有一男一女,男子面色發陰,表情也是陰沉無比,呼吸綿長,看上去就好像讓人非常討厭的感覺。

而女子則恰恰與之相反,一臉明媚的笑容,嘴角的微笑似乎一刻也沒有停止過,雖然不算很漂亮,但是看上去讓人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非常舒適。

金看到他們六個人進來,也站了起來,對他們說道:「我相信你們也都知道讓你們過來幹什麼。這是使者定下的訓練方案,你們先看看。」

金說著,將手中的六份文件分別遞到了六個人的手中,六人接過文件,細細的看了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那個長相陰沉的男子說話了:「使者這次是不是有點兒過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