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妖師》[滅妖師] - 第三章 認識元素

A市區高校學院。

此時一名叫步天的的學員此刻躲在一邊翻閱着一些奇怪的書,這是這本書是滅妖師的手記名字叫經驗之談,它是步天最好的朋友鐵鎚給步天的。

鐵鎚是滅妖師聯盟的人,他已經是一個合格的滅妖師了,步天在前幾天在湖邊遇險剛好是一個叫金的人和鐵鎚救了他,聽說要是金沒有感到的話他就會變成一隻沒有感情的妖獸了,關於滅妖師就是維護和平的一些神秘人會法術和異能。

步天對於異能和法術很嚮往,那些會法術,能控制元素滅妖師一直都是步天的嚮往。所以來到了他們的基地,想要成為他們的一員,但是卻苦於測試沒有通過,不過卻認識了金和鐵鎚2個人,鐵鎚今天特地將上面拿給步天的書交給了步天,鐵鎚不知道為什麼上面好像對步天這個測試沒有通過的人挺看重的。

遠古時代,這個世界上生存者不下於百種以上的高級生物種類,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每個種族因為自身的資質,都開始了各自的進化……」

步天打開第一頁,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簡介。不過因為懷着崇敬的心裏,步天還是一字不落的將其看完。

「……我們是維護着世界和平的滅妖師,滅妖師的攻擊手段多樣化。從能力上可以分成兩類,一是攻擊能力,二是輔助能力。有的滅妖師因體質原因,會不具備攻擊能力,只擁有各種輔助能力,而所謂的攻擊能力,就是指元素攻擊。靈師通過藉助天地間的各類元素,使其凝聚成為具有攻擊力的各種形態,從而達到攻擊效果,這種能力我們稱之為技能……」

步天仔仔細細的看着書中提到的各種要素,從元素,到技能等等,全部被他一一記在腦海里。

「……天地間,最常見的是七種元素,分為金木水火土光暗,除去科技上為我們帶來的便利,一個滅妖師的能力高低,還要看他對於各種元素的領悟能力,這種領悟能力我們稱之為元素感知力……」

「金木水火土光暗?」步天看到這裡腦海中冒起了三個打問號,「那這豈不是跟傳說中的魔法師一樣了?那接下來……接下來不會是告訴我需要用夜想這個辦法來提高滅妖師的元素凝聚力吧?那這也太扯了吧?」

「……一個人的感知力,通常也代表了他能在滅妖師道路上行進的速度,與他進階之路也是密不可分……」《經驗之談》書中說到。

「感知力?感知力怎麼運用?」步天一邊思索着,一邊繼續往下看。

「他在幹什麼?」金在自己的房間里坐着,電腦上滾動着一幕幕信息,金迅速瀏覽着。

「我按照使者的吩咐,把《經驗之談》交給了他,並且還騙他說那是滅妖皇所著,估計他正如饑似渴的看着呢。」鐵鎚站在金的面前說道。

「呵呵……嗯!」金笑了笑,並沒有再繼續說話。

「我有點兒不明白,那本書明明不是《經驗之談》……」鐵鎚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繼續說道:「《經驗之談》每個進入滅妖師聯盟的人都讀過,我也讀過,甚至都記得上面是什麼內容。使者給我的那本書,根本就不是什麼《經驗之談》。」

「呵呵,你把書交給步天的時候是怎麼跟步天說的?」金沒有直接回答鐵鎚的問題。

「我說這是滅妖師聯盟之中唯一一位滅妖皇所著的書,讓他仔細看。」鐵鎚回答到。

「你說的不錯,使者拿的那本書確實是滅妖皇寫的。」金回答道。

「什麼?真的是?為什麼?他根本就沒有權限能夠閱讀這麼珍貴的資料啊……」鐵鎚驚訝的問道。鐵鎚並不是嫉妒步天,只是弄不明白,為什麼滅妖師聯盟對一個還沒有通過考核的步天會這麼的熱忱,甚至都越權限越級別的提供給他資源。

「你說的沒錯,那本書,別說是他,即便是我,在聯盟中的級別都不夠格。」金回答道,「但是你也知道,是使者給他的。我們不要管那麼多了,只要恪守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鐵鎚聽到這裡終於坐不住了去找了步天。 走進去之後發現步天還抱着那本書仔細的看着,似乎連自己走進來都沒有發現,粗略的看了一下,整本書已經被他翻去了十分之一的厚度。

「咳咳……」鐵鎚站在步天的面前咳嗽了兩聲,卻發現步天沒有鳥他。而且步天的手似乎還在一旁比划著,不知道在畫什麼東西。

眼看着步天這麼入神,就連自己咳嗽兩聲都沒理會,鐵鎚就沒有再打擾步天,而是在一旁看着步天,看他是真的全神貫注的在看書,還是故意假裝的。

不過看了沒五分鐘,鐵鎚大驚,步天右手在一旁瞎比劃,畫的那不是結界嗎?!這本書到底是在幹嘛?想要學刻畫結界,最少也要達到滅妖士的級別,而步天很明顯現在就連一個初級的滅妖者都還不是。

不過接着鐵鎚就釋然了,這本書是滅妖皇所著,書中涵蓋的內容,並不是自己所能猜測的,別說是有結界的內容,就算有再高一級的內容,也與自己無關。這種級別的書,以自己如今的等級,那是看都不能看的,這是滅妖師聯盟中的規矩。

再者說,刻畫結界很容易,只要有繪畫基礎的人都能畫出來。不錯,只是畫出來,畫出來的結界是沒有任何的效果的,只是如同一張畫一樣。

想要一個結界擁有戰鬥力,那需要滅妖師使用自己的精神力控制空氣中的元素去刻畫,步天這個時候想要刻畫成功一個結界,那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果然,步天手下的這個結界就快完成了,雖然是凌空刻畫的,但是鐵鎚也看得出來,步天刻畫的這個結界是最基本的一個結界,只具備一定的困鎖能力,並不是什麼高級的結界。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再次讓鐵鎚大吃一驚。步天全神貫注的用手在一旁刻畫,他只顧着看書,當然不會注意自己的手在哪。但是鐵鎚卻真真實實的看到,當步天的手在刻畫到結界的最後一筆收手的時候,只見步天手下的空氣一陣波動,然後一個淡淡的光圈在下面一閃而逝。

鐵鎚的大腦陷入了一片空白中。這得需要多麼變態的領悟能力,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畫成一個結界?步天現在還沒有學會使用感知力控制元素,如果他學會了使用感知力,那麼這個結界絕對是成功的。因為剛才那個淡淡的光圈一閃而逝代表的就是元素力不夠。

這一下,鐵鎚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聯盟里的人這麼看重步天這麼一個才剛剛進入滅妖師聯盟的小人物,原來他真的擁有着遠超常人的天賦。

不過鐵鎚又回過神來,這種在某一領域擁有獨特天賦的人,在聯盟中也不少見,就像金、木、水、火、土五個首領一樣,他們就是每個人都只有那麼一個獨特的天賦,並且能將那個天賦發揮到極點,也因此才做到了首領的位置。

如果步天只是在結界上有天賦的話,那他充其量最終也只能是一個比較優秀的輔助滅妖師。

這一刻,一個想法瞬間充實了鐵鎚的腦海,那就是:測試一下他的元素感知力。

測試元素感知力,這個是在一個準滅妖師了解了全部的滅妖師的基礎知識,並且考核通過成為一名真正的滅妖師之後才可以做的一件事。目的就在於確定一個新晉滅妖師未來的發展方向,是適合攻擊,還是適合輔助,就在那個時候進行定格。

這樣也避免了一個滅妖師貪多嚼不爛,錯誤的在一個自己不擅長的領域上鑽研,直到最後也一事無成的悲劇。

就在鐵鎚想着這些的時候,再次看向步天那隻在身旁亂畫的右手……當然,在鐵鎚看來是亂畫。而碰巧,這個時候的步天又畫完了一個結界。而在步天收手之後,原本畫結界的地方再次出現了一道淡淡的光圈,隨後波動了一下,接着消失不見。

「嘭!」看到這裡,鐵鎚猛然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腦海中的那個想法再次活躍了起來:「一定要給他測試一下他的元素感知力!」

在鐵鎚拍下桌子發出一聲巨響之後,步天瞬間從看書入迷的狀態清醒了過來。循聲望去,發現是鐵鎚站在桌子前,手正在桌子上按着,顯然剛才那聲巨響是他拍桌子發出來的。

頓時步天翻了翻白眼:「我說鐵鎚啊,就算是我看書看得入迷了,把你冷落到了一邊,你也不用這麼氣憤吧?」

步天顯然不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鐵鎚看到的事情,如果說給任何一個滅妖師聽的話,肯定會被當做一個笑話。一個連初級滅妖者都沒達到的新手,怎麼可能能夠畫得出來那麼繁雜的結界。但是這一切活生生的發生在鐵鎚的面前,也無怪乎鐵鎚表現這麼失常了。

「妖孽……」鐵鎚轉過頭,看着步天的臉獃獃的說道。

「妖孽?」步天一點頭,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其他人,然後指着自己對鐵鎚說道:「你是在說我嗎?」

「沒錯,我說的就是你小子,你真是個妖孽。」鐵鎚口中不斷的念叨着妖孽這個詞。

「呃……」步天一時之間被鐵鎚的表現弄的迷糊了,鐵鎚一般時候不是這樣的啊,怎麼今天說話都神神叨叨的。

「請問你是在罵我嗎?」步天翻了翻白眼說道。

「我這是在誇你!」鐵鎚鄭重其事的說道。

「哦……」步天點了點頭:「那你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你跟我走!」鐵鎚說道,然後上去便抓住了步天的手腕,想要帶他出去。

「喂喂喂!你要帶我幹嘛去?」步天一邊掙脫着鐵鎚,一邊說道:「喂!書,我的書,你等我放好它好不好……」

鐵鎚鬆開了步天的手腕,然後看着步天,說道:「你把書放好,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步天活動了一下被鐵鎚抓的生疼的手腕,然後慢騰騰的將書放在桌子上,對鐵鎚說道:「到底是怎麼了?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你要帶我上哪去?」

「你別管我要帶你去哪,你跟我走就好了!」鐵鎚說著,再次伸手抓起了步天的手腕,然後牽着他就往外走。

「喂!你到底要幹什麼啊?我不搞基的!我次奧……」步天想要掙脫鐵鎚的拉扯,但是無奈,他一個學生,肉體的力量是無法與早已加入滅妖師聯盟許久的鐵鎚相比的,也許以後可以,但是現在,無論他怎麼掙扎,最終還是被鐵鎚拉走了。

一路上極不情願的跟隨着鐵鎚來到了一個實驗室里,為什麼說這裡是實驗室,因為這個房間的大門上標着實驗室三個大字。

好吧,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步天跟着鐵鎚來到實驗室,這裡擺滿了瓶瓶罐罐,還有各種燒杯、支架、試管、藥水等。但鐵鎚並沒有在這裡停留,而是拉着步天走到了實驗室的最裏面。

這裡有一扇小門,門的表面光滑無比,根本就沒有可以供插鑰匙的地方,但是在門的右側有一個如同攝像頭一樣的東西。鐵鎚來到這個門前,往攝像頭前面一站,按了一下攝像頭下面的按鈕。

隨着按鈕被按下,一道電子合成音出現:正在掃描……滅妖師基地,科研實驗室主管鐵鎚閣下,您有足夠的權限進入元素檢測室,請進。

這道聲音說完之後,整個門毫無徵兆的向左側滑,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喂,你到底要帶我來這裡幹什麼啊?我暈,你難道解釋都不解釋一下嗎?」步天到了這個時候還在不停的跟鐵鎚說著,不過鐵鎚的表現與這一路的反應一樣,沒有理會步天。

當門打開之後,鐵鎚終於說了一句話:「進去吧,進去之後你就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了。」

步天奇怪的看了看站在門的一側的鐵鎚,他突然間有些害怕門裡是不是會有什麼陷阱,於是他趴在門框,探出頭進去查看一下,發現裏面除了有幾塊五顏六色的石頭以外,沒有任何的東西。不過正是這麼簡單的設置,讓步天心中發毛了。

步天回過頭對鐵鎚說道:「你先進。」

鐵鎚看了看步天沒有說話,默默的走到步天的身後,伸出腳對着步天的屁股,一腳將步天踹了進去:「瑪德,老子叫你進你就進,哪兒那麼多廢話!」

「我次奧……」步天悲呼了一聲,然後一下子撲了進去。摔了個狗吃屎。

「你大爺個鐵疙瘩!老子跟你勢不兩立!」步天站起來之後不再顧忌這裏面是不是有陷阱,而是大罵鐵鎚,因為這已經是第二次被鐵鎚踹成這個姿勢了。

「哼,一個大男人,搞得跟個娘們似的畏首畏尾,連個門都不敢進,你還好意思自稱老子?」鐵鎚的話說的毫不留情。

步天一下子被憋得滿臉通紅,自己剛才小心翼翼的表現,確實顯得太過了,不過步天還是支支吾吾的說道:「我這是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叫謹慎!哪個知道你會不會在這裏面設置個陷阱啊什麼的讓我來跳。」

「哼,我鐵鎚平素雖說是奸詐了些,但是這種事情我還是不屑於去做的,況且,這裡是元素檢測室,並不是我能夠隨便改造的地方。」鐵鎚對於步天的話嗤之以鼻。

「你說什麼?這裡就是元素檢測室?」步天這時候才意識到鐵鎚說的這裡是元素檢測室。

元素檢測室,專門檢測滅妖師元素屬性的地方,也是確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