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到旱災後,帶着全家瘋狂屯糧》[夢到旱災後,帶着全家瘋狂屯糧] - 第五章 麻雀湯(2)

剝完好呀。

於是她就把板栗倒在洗乾淨的石磨上,用石磨碾壓板栗使它的殼肉分離。把殼和那層薄膜挑出來,再把已經煮熟的栗子,研磨成細膩的栗子漿。將它厚厚地攤在一個竹匾上晾曬,這種竹匾織得很密,所以不用怕栗子漿漏出來。

家裡的竹匾不夠,三娘又把大伯家的竹匾全借來了。秋天的陽光還是很好的,宋三娘估摸着這些栗子漿曬一天,應該就可以晒成栗子粉塊了。

宋三娘留了一些栗子漿出來,打算做一些栗子糕嘗嘗。

大概曬一天,栗子漿就會結成塊了。到時候把栗子粉塊放在乾燥的石磨上,將它們碾成細細的粉,用一個個小罐子收集起來就可以了。

宋三娘想秋天正是桂花盛開的季節,她知道村子裏王大嬸家有一棵很大的桂花樹。每每到這個時候,金桂飄香,整個村子都能聞到。

所以三娘叫了宋玉拿了雞蛋去,去換了桂花。在這個時代,一個雞蛋還是挺金貴的,宋玉用一隻雞蛋,換了一大筐桂花回來。

宋三娘滿意地撥弄着筐里的桂花,裏面還夾雜着一些枝葉。用清水細細的洗過桂花後,把髒東西挑出來,就可以開始做栗子桂花糕了。

宋三娘先用一點糖和桂花攪拌均勻腌制一會兒,沒有桂花蜜,只好用自製腌桂花代替。再把腌制的桂花和栗子粉加水攪拌到一起,加上少量豆油,然後上鍋炒成團,用勺子按在一個方形的深口盤子里壓實。吃的時候一小塊一小塊的切開就行了。

剛炒出來的栗子桂花糕還冒着熱氣,一股清香的桂花味撲鼻而來。宋玉被饞的不行,趁三娘沒注意,揪起一團,燙得左手換右手,都捨不得扔下。又用嘴吹了幾口氣,就直接往嘴裏塞。

三娘往他看去時,宋玉正被燙的齜牙咧嘴,宋三娘也慌了,拍着他的背着急的對他說:「快吐出來,別燙到喉嚨了。」

宋玉哪裡捨得,不一會兒就咕嚕一聲往肚子里吞,張開嘴得意的對宋三娘笑:「沒了!」

這可把三娘愁壞了,這要是燙傷了腸胃可如何是好?

宋玉當然沒她想的那麼脆弱,見宋三娘像是在想什麼,於是還想上手去拿。被三娘啪的一聲打在手上:「不許再吃了,等晾涼了再吃,先把這糕送到你家,讓大伯,大伯娘,哥哥們也嘗一嘗。」

說罷,便把糕切了一大半,往碗里裝遞給宋玉。

宋玉不舍的看着眼前的糕,宋三娘一看宋玉皺着眉頭,依依不捨的模樣。哪裡還不知他的想法,就對他說:「送回家就趕緊過來,我留一些給你。」

「好!」宋玉原本正苦惱,這麼好吃的糕拿了回家,家裡人多,自己肯定吃不了多少。大哥二哥吃的又快,吃完肯定又想搶自己的。若只是自己囫圇吞棗地咽下去,倒是搶不到了,只是這糕剛剛他還沒嘗出味來,他還想細細品嘗呢。

沒想到峰迴路轉,自己在三妹這兒還有一份,也就是說,他可以吃兩份。於是便興匆匆地往家裡趕,邊走邊說:「三娘等着我,我一會兒就回來吃。」

「放心。都給你留着呢。」看着三哥還是一團孩子氣的模樣只想着吃,哪裡有個哥哥樣。

不過他也確實是個孩子,宋玉雖然是哥哥,可是今年也才十五歲。還是半大的孩子,還沒有成丁,所以現在家裡都不用他怎麼幹活,讓他多玩幾年。

看着宋玉孩子氣的模樣,宋三娘又想起夢裡三哥,絕望的樣子,宋三娘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守護好三哥,她的家人們一定會好好的。

畢竟三哥是這個世上最信任她的人。她對別人說起那個夢時,從不敢奢望別人相信。連她的親大伯都將信將疑。可是三哥卻對她的話深信不疑,她一說馬上就相信了,還一直陪着她屯糧食,他就是他的親哥哥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