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到旱災後,帶着全家瘋狂屯糧》[夢到旱災後,帶着全家瘋狂屯糧] - 第五章 麻雀湯

打到了麻雀自己不吃,非得讓宋三娘吃?還多到吃不完要送人?這怎麼這麼惹人紅眼呢?

宋三娘這一路上不知遇到了多少人,也不知說了多少遍那段話,這才終於來到村長家。

還沒進門,宋三娘就高聲喊:「舅爺爺,舅爺爺,我給你送點吃的過來了。」

只見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走出來,在這個時代六十多歲已經算是高齡了,可是舅爺爺身體還很硬朗。

做村長的人自然有些威嚴在身上,村長走出來一看,怎麼是宋三娘這丫頭。

平時也沒怎麼來往呀?今天怎麼就過來了?村長有些遲疑的看着宋三娘手上的碗,還帶了肉過來?難道是遇到了什麼難處?

這時一個身穿青色短褂的老奶奶走出來了,看起來性子十分利索:「宋家丫頭,你怎麼過來了?」

宋三娘無奈,只好再重複一遍:「來給你們送點吃的。」

突然送東西過來,難道是有事相求?不得不說,這老夫老妻還挺有默契的。

無奈這東西送過來了,老王氏也不是糾結的人,爽快地接過了:「可是有什麼難處?」

碗被接過後,宋三娘覺得任務終於完成了:「沒什麼難處啊!舅爺爺舅奶奶,我先回去吃飯了,改天我再過來拿碗。」

說完宋三娘就轉身離開了。

這對老夫婦傻眼了,怎麼回事呢?沒有難處,而且自己還沒吃上就送了過來。可能他們以前誤會着孩子了,其實她一直心裏都很尊敬他們的。

而宋三娘呢,在回去的路上還大肆宣傳給舅爺爺送肉的事。肉哪來的?哦,是我大伯娘送來的呀!

哦,懂了。李氏還是那個疼愛三娘的李氏。

回到家發現宋玉還沒吃,在等着她呢。飯菜也放回鍋里保溫了。看到宋三娘回來後宋玉終於鬆了一口氣。

勞累了一天後,宋玉跟三娘吃起飯來還格外的香,特別是那道麻雀湯,明明沒有放油,可是上面卻漂着一層薄薄的油脂,金黃金黃的,看起來特別有食慾。

分了一隻麻雀的肉給大伯家,又勺了三塊給舅爺爺家,鍋里還剩五塊麻雀肉。宋三娘先盛了碗湯,麻雀肉分了三塊給宋玉,自己留的兩塊。

這麻雀肉吃起來勁道,雖然沒什麼肉,可連骨頭裡都透就香。板栗在湯里燉的時間長了,又吸了一些湯汁,吃起來粉粉糯糯的,香甜可口。

飯桌上的兩人沒什麼力氣交談了,宋玉狼吞虎咽起來,屋子裡只聽到兩人的咀嚼聲。

到了傍晚,宋玉回家了。打到的獵物都沒要,只拿了六個野雞蛋回家。

美其名曰還說:「你不是說在夢裡,我們還會合為一家過嗎?那放你這兒和放我那兒又有什麼區別呢?」

宋三娘一想也是,就沒再糾結這個問題。去燒水,準備洗澡了。不然天黑了會很麻煩的,雖然有一盞小油燈,比摸黑了好,可終究還是不夠亮啊。

宋三娘在燒熱水時聽到一牆之隔的大伯家傳來的聲音。

「整天沒個正形,帶着你妹妹四處野,還讓妹妹給你做飯吃,你可真能耐,要是吃光了她的口糧,只有從你這裡扣。」

「啊,快放開,好疼好疼,耳朵快掉了。」三哥像是被扯住了耳朵,一陣叫疼的聲音傳來。

聽見三哥倒霉,宋三娘幸災樂禍的捂嘴偷笑。真希望這種平淡的日子能一直過下去啊!

為了處理這些板栗,宋三娘天還沒亮就起來了,把昨天採的板栗都煮了,一鍋煮不下,還煮了好幾鍋呢。

三哥宋玉還是半大的孩子,早就跑出去玩了,自然是不可能再來幫忙了。你不能指望一個調皮的男孩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

板栗的數量太多了,一個個剝皮太麻煩了,宋三娘一人就算剝一個月也不見得能把這些板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