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 - 第七章離開譽王府

  江黎兒怔了兩秒,讀到了他心底的話,這才知道了他身份,急忙抽出手來福身道:「參加太子殿下。」

  容燁瑾眉頭微微蹙起,這樣畢恭畢敬的江黎兒讓他有些不習慣,又拉回了她的手,親昵道:「黎兒妹妹怎這般生疏,是不是怪我當初沒能把你留在京中,實在是那時一切太過突然,等我的人前來稟報之時已經查不到你的去處了。」

  江黎兒怔在原處,看着這張略帶邪魅的桃花臉,眉梢處錯落着撩人的意味,一個撩撥人心的歡喜笑容綻放在那俊美容顏之上,換任何一個女子被這炙熱目光瞧着都會羞紅了臉。

  可江黎兒不僅沒有半分臉紅,反而背脊發涼,實在是因為面前這個溫潤如玉的男子心底的話太過陰森寒冷。

  那些薄涼陰冷的話一股腦的傳了過來,是對自己丑聞的輕蔑,卻因為需要她本家的支持所以迫不得已在此對她綻開笑顏,討她歡心。

  容訣北從屋中走出,眸光一下子就落在了二人握着的手上,眼眸深處漫上一層耐人尋味的不悅。

  「太子這是何意?」他面無表情,卻在那清冷的語氣中夾着了一縷殺氣,叫晃神的江黎兒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她掙脫了容燁瑾的手,退了半步,疏離又畏懼道:「太子殿下請您珍重。」

  耳畔的聲音也隨之戛然而止,她垂下眸,鬆了一口氣,這樣的反差實在讓她心中恐慌,果然這古代的帝王家都這般城府深厚嗎?

  「黎兒妹妹你這是作甚?」

  「這句話太子應該反過來問問自己。」容訣北毫不留情的幫江黎兒擋了回去,江黎兒這才緩過來抬眸看向容燁瑾。

  容燁瑾眼角一跌,一副受了傷難過不已的模樣道:「皇叔你又不是不知道,黎兒妹妹與我是有婚約的,本就是未過門的妻子。」又轉頭看向江黎兒,一臉真切道:「黎兒妹妹你是不是失憶了,幼時我與你也算青梅竹馬,你常喚我太子哥哥,如今怎這般一口一個殿下了。」

  「與你有婚約的是江府嫡女,她已被江家逐出去了,不過是一介庶民罷了。」容訣北冷聲開口,語氣愈發冰冷,「燁瑾你莫要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皇叔這是何意?」容燁瑾努了努嘴看向容訣北,笑着道,「皇叔為何尋到了這江黎兒卻把她關在府中,這恐怕極為不妥啊。」

  容訣北寒眸掃向容燁瑾,低沉的聲音帶着些許危險的意味:「那依侄兒所言,該如何呢?」

  江黎兒把目光放到了容訣北身上,如此她也就明白了容訣北為何要娶她,饒是她帶着一個拖油瓶他依舊要娶自己。

  從來都不是因為那**的關係,更不是因為小白菜,而是因為這具身體的母親本家宋氏一族在朝中勢力雄厚,他們都期望迎娶她這個香餑餑贏得宋家的鼎力支持。

  想來那些尋她的人應當就是宋氏一族的,只不過她把他們當做和那些刺殺她的人是一夥,至於那些刺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