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 - 第六章又來一個(2)

是一個謎,可隨着她離開京城她也不願意深究這些事,可她遠離京城後起初還過着安穩日子,可漸漸的就開始有人追殺她,查她的下落。

  她不明白其中緣由,所以在這些謎團之中突然冒出一個人說要娶她過門,她沒有歡喜更多的是不安。

  自己的讀心術對容訣北似乎並不是很管用,上次她抱着他的腿哭,豈料竟沒有聽到這人半點心聲。

  這可是前所未有,這樣危險又猜測不出心思的男人實在可怕至極!

  另一邊東宮之中,一名暗衛落在殿內,半跪請命道:「譽王已經找到了江家長女,將其留在了府中,並未對外宣揚。」

  殿上書寫公文的容燁瑾手一頓,邪魅的雙眸危險的眯起,聲音薄涼道:「他是何意?你繼續回去盯着罷!」

  一旁的謀士上前躬身行禮道:「殿下,臣認為這譽王是看上了宋家那塊肥肉了,若再不出手,恐怕就麻煩了。」

  容燁瑾勾起薄唇,輕蔑間掛着森森冷意,他扔了手中的筆道:「張公既是這般說了,看來本王不得不親自前去了。」

  太子容燁瑾擺駕前往那譽王府上,容訣北對他的到來並不意外,這幾個眼線暗衛他也不是查不出,不過是不想打草驚蛇罷了。

  「皇叔。」容燁瑾一改先前在東宮之時的陰沉,臉上帶着如沐春風的溫潤笑意,他畢恭畢敬的上前給容燁瑾行了禮。

  容訣北起身揮了揮袖子,親自給容燁瑾倒上茶道:「本王倒也許久未見太子了,今日前來可有什麼事情?」

  「江家長女江黎兒可是在皇叔府上?」容燁瑾徑直表明了自己的來意,端起茶輕抿了一口。

  容訣北慢悠悠的給自己也倒上茶,冷聲答道:「本王府中並未有江家之女。」

  「皇叔應當知曉侄兒與那江家長女有婚約,近些年來我一直在尋,得聞皇叔已經找到,何苦要為難侄兒。」言外之意就是篤定了容訣北找到了江黎兒,此外還道他有搶妻之嫌。

  「本王實在不懂太子在說什麼?」

  容燁瑾笑眯眯的臉上看似天真無辜,可眸子的陰冷猶如千年寒冰碎在眼底。

  一個清脆的聲音打破了二人的僵持,屋外站着江黎兒,對着那陸堯道:「我有事情要找譽王。」

  「江姑娘,王爺正在會客呢!」

  江黎兒回去了思來想去決定前來和容訣北說清楚,她險些疏忽了一點,這結婚之事得二人願意才行,若她不願意這容訣北也不可以強娶吧。

  聽着陸堯的話,江黎兒只好折回去,這才剛轉身後頭就有人喊住了她。

  「是黎兒嗎?」

  江黎兒轉頭瞧去,那人一襲白衣,溫潤如玉,臉上帶着淡淡春風,一雙桃花眼之中夾雜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你是?」

  容燁瑾一愣,連忙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江黎兒的手,深情款款道:「四年未見,難不成黎兒妹妹是忘了我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