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 - 第六章又來一個

  江黎兒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一動也不動的杵在那裡。

  容訣北對這反應倒也不驚奇,起身取筆落字,垂眸認真書寫,直到他第一個字寫完,江黎兒這才動了動身子,顫着音道:「王爺可是在與我開玩笑?」

  「本王像是有閑心和你開玩笑的人嗎?」容訣北那狹長的鳳眸微微一眯,面上是不容置疑的危險。

  「可這實在沒道理啊?」江黎兒擰着帕子上前一小步,道出心中疑慮,「我被我父親逐出家門,斷絕父女關係,如今早已不是那高高在上的侯府小姐了,不過是庶民罷了。」

  「這身份就已經不配您了,再說我還帶着一個三歲小孩,這若是嫁給你小白菜該如何?」她試探着容訣北。

  不料容訣北乾脆又果斷的接話道;「按長子歸於我膝下,我娶了你自然連同你的兒子也一併進門的。」

  這趕着接盤的江黎兒還是頭一次瞧見,雖然說這個盤確實是他的,可如今這容訣北也不知曉呀!

  興許容訣北還懷疑那孩子是他的,故此這般果斷坦蕩。

  「王爺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你說的什麼廟中那風流事,真不是我,小白菜也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江黎兒焦急地解釋着,她篤定這譽王根本就不是想娶她,而是在試探她的虛實。

  「本王知道了,你無須三番兩次的提醒本王。」容訣北頭也不抬,繼續提筆落字,「你過了門,他便是本王的孩子了。」

  這番話讓江黎兒怔了怔,這容訣北怕不是腦子壞掉了?

  「王爺您這實在不妥,到時候有辱王爺你一世盛名啊!這等罪過黎兒實在受不起,這京中貴女大有絕色風華,何苦要娶一個帶着拖油瓶的女子呢!」

  「你不必推辭,本王已經下了決心,過幾日我便會進宮找皇上賜婚,到時候必會將你我的婚事昭告天下,將你娶進門來。」容訣北寫完了最後一個字,放下筆,眸光深邃表明他並非捉弄與她,而是認認真真的。

  江黎兒懨懨的從容訣北的書房退了出來,回到屋中,撐着下巴思量着事情。

  一旁的水兒遞來一杯大麥茶,關心道:「王爺和姑娘你說了什麼事?莫不是侯府那裡要接我們回去了?」

  「不是。」江黎兒搖了搖頭,將事情都講給了水兒聽,水兒聽完驚得下巴都要落地了,隨後壓低聲道,「那小白菜真的是譽王爺的孩子嗎?」

  江黎兒點了點頭,水兒聞言眼睛一亮抓住江黎兒的手道:「那姑娘還擔心什麼?興許王爺就是知道這才說要娶你,你看還未過門這譽王已經待姑娘你這麼好了,嫁過去肯定不會虧待姑娘!」

  水兒說的話並無道理,可江黎兒總覺得很多事情都有些古怪。

  例如當初她抓住那江宸的手所知道,之所以要設計趕她離開江家,是因為她身上又一樁婚事,而這婚事會為江家引來禍水。

  至於更多的事情江宸心裏未想,她自然也就不知曉了。

  原本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