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 - 第五章後院缺人(2)

>  「有人追殺你?」容訣北眸子詫異閃過,反問了一句。

  這一問倒是讓江黎兒委屈了起來,想她被人算計驅逐出府,她也沒有抱怨憤恨過,最多就是坑了那毒婦一些銀子,可這些人倒好一直不依不饒,自去年起便開始追殺他們。

  原本安穩下來的日子開始愈發不安定,這兩年她可是一個好覺都沒睡。

  江黎兒也不知哪來的膽子,把這些苦水哭着囔着全部倒了出來,完了一抹淚雄赳赳氣昂昂的瞪着容訣北道:「我就這一條小命,你要便拿出去吧!」

  不等容訣北回答,又嚎啕大哭道:「我只求你別殺我的小白菜,他不過還是個孩子,也是倒霉催的該了我這麼衰的一個娘!」

  她越哭越猛,最後更是直接哭得暈厥了過去。

  容訣北看着暈倒在桌前的江黎兒,一時間不知這是裝的還是真的,只是這樣的奇女子他還是頭一次瞧見。

  只是她口中提及的追殺讓容訣北冷眸眯起,如今江黎兒母親的本家皆在尋她,按理那些人是不會對她下手的,那能對她下手的人會是誰呢?

  這江黎兒是真的哭暈了過去,架不住這一腔委屈一倒就收不住了。等她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已經在馬車上了,且還趕往京城的馬車。

  這柳州到京城不遠也不近,趕了一天一夜的車這才回了京中。

  等馬車停了,江黎兒掀開帘子瞧見上頭的匾額是燙金的三個字,譽王府。她緊張的抓着帕子,尋思着是不是該下馬車了,沒想到馬車又動了,直接入了府中,這才停下。

  回到譽王府的江黎兒很是忐忑,因為她愈發不明白這容訣北的用意了,這既然要殺她滅口何苦還要大費周章把她從柳州接回京城動手呢?

  自到了這譽王府,江黎兒就再也沒瞧見過容訣北,但她屋中的吃食用度皆一樣不差。按照那水兒的話來說,在這裡吃得用得比以前在侯府當千金小姐還要好上幾倍!

  每日頓頓好酒好菜,原本江黎兒還尋思着做個飽死鬼,可眼看着每日還往她這送燕窩滋補品她更是不明白了。

  她也不是豬,難不成殺她還得先把她養肥了?

  這容訣北倒確實嫌她瘦了,尋思着的事情可不是把她當豬的。

  這一養就是養了半個月,從原本的隨遇而安到坐立難安,全都是因為江黎兒不明白這做法到底是何意了!

  於是她牟足了勇氣,本着不想突然有一天就被殺死的心,前去找容訣北了。

  容訣北瞧着來人,此時面色紅潤,瘦小的臉上也有些肉了,心下很是滿意,說話的口氣也很是溫柔道:「你找本王何事,可是在府中住的不舒服?」

  「是身子是舒服,可我心裏不舒服?」

  「為何?」

  「我實在想不通王爺您把我留在府中是何意,你不可能平白無故養着我吧,就算是這樣我也良心不安啊。」

  容訣北嘴角微微上揚,放下手中的筆:「自然不會白養你,我這後院缺一人,本王瞧你很是合適。」

  江黎兒眨了眨眼,鬆了一口氣道:「感情王爺是想我做你丫鬟?」

  容訣北笑意漸深,眸光意味深長。

  「本王府中丫鬟不缺,就缺一房夫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