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 - 第五章後院缺人

  「嗚嗚王爺你這是做什麼?」江黎兒說哭就哭,三兩步上前趴在緊抱住容訣北的大腿嚎啕大哭起來。

  容訣北此刻明白先前小白菜被她抱着哭時那複雜的表情為何意了。

  「你先鬆開本王的腿。」

  「王爺你若是不饒了我們,我就不鬆開你的腿!」江黎兒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樣,把那腿越抱越緊。

  容訣北滿臉黑線,冷聲威脅道:「你這是在威脅本王,信不信本王現在就處置了你?」

  江黎兒最大的優點就是識趣了,立刻鬆開爪子,十分乖巧的跪在容訣北跟前,低泣道:「我雖不知王爺為何非要為難我一家,可若真要滅我口,可不可以放過我兒子和丫鬟,他們二人與我本就沒有血緣關係。」

  容訣北不吭聲,瞧着那垂下的腦袋,眸光笑意隱隱閃爍:「本王帶你來我此,不過是覺得江小姐眼熟的很。」

  江黎兒求情的話噎住了,身子僵在那裡答道:「興許是以前還在京城的時候王爺曾見過吧。」

  「沒錯正是在京城。」容訣北上前扶起了江黎兒,面上似笑非笑,「坐下回話即可,這跪習本王不喜歡。」

  江黎兒還嫌跪着膝蓋疼呢,得了這話瞬間對容訣北好感提升了一百點。

  可等她坐下了以後卻頓時覺得,這椅子上如是掛滿了釘子一般讓她寧願跪回地上也好啊!只聽那容訣北悠悠道:「你可知本王在何地見過你?」

  「小女不知。」

  「京城後頭的景泰山上,那裡有一座皇家寺廟,靜安寺!」

  這三個字刺耳得很,以至於嚇得江黎兒腿瞬間如失了骨頭一般軟了下來,她訕笑道:「黎兒時常前去上香,曾與王爺碰過頭倒也是可能的。」

  「可本王不是去上香的,本王彼時中了他人計,身有媚葯,跌入寺廟其中。」容訣北挑了挑眉梢,直勾勾的盯着江黎兒一字一句道,「那寺廟的一間廂房之中一位女子中了迷藥睡在裡頭。」

  「王爺可我你這等風流之事作甚。」

  「因為那姑娘容貌本王依稀還記得清楚,像極了江家小姐,後本王又聽聞江家嫡小姐出了醜聞被驅逐出府,斷絕了與江家的關係!」

  江黎兒小臉已經被嚇得慘白慘白的,手緊緊擰着帶子,微微顫慄。

  「我…我不太懂王爺你只是什麼意思?」

  容訣北眯起眼,寒厲的眸光落在江黎兒身上:「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那夜廂房之中的女子就是你江黎兒。」

  果真被她料到了,這傢伙就是因四年前的事情來找她的!

  可她真是想不通她都已經隱匿世間四年了,這些人為何還對她不依不饒,難不成還怕她會跑回去危及她們地位不成?

  「王爺多慮了,妾身的醜聞不過是被人算計了散播的謠言罷了,我上香之日睡得極其安穩,並未見過王爺。」

  容訣北面上有些不悅了,他想不通這丫頭為何不承認。

  「若你沒見過我,為何方才在你那屋子裡瞧見我那般驚慌,又一直垂頭遮面不敢讓我瞧見你的臉?」

  「你破門而入我當然緊張!」江黎兒急急地反駁道,「再者本就有人追殺於我,我自然不能讓人多瞧了我的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