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萌寶上陣:王爺算個命] - 第四章拒不承認

  江黎兒臉漲得通紅,把小白菜藏在身後辯解道:「也不是長得好看就像父子啊!」

  容訣北微不可聞的笑了一聲,垂眸看着那個探出半個腦袋認真打量自己的小白菜,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心底蔓延。

  「你這孩子,這都找上門了你還嘴犟。」說著拉着江黎兒到一旁,苦口婆心的勸了起來,「不知道你們夫妻倆怎麼了,但總歸夫妻一場,你也在這裡住了一段日子了,也該回去了,否則讓你丈夫面上掛不住啊!」

  「真不是……」江黎兒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張嬸子沒好氣的看着江黎兒道:「你這孩子怎麼不聽勸吶!你瞧瞧你相公那貴氣逼人的模樣像是土匪嗎?嬸子我又不瞎,瞧瞧小白菜那小臭臉一看就是遺傳他爹的啊!」

  這話說得有些激動,以至於傳到了容訣北的耳朵中,看着像小白菜那張與生俱來的冰塊臉,越看越順眼。

  江黎兒深知容訣北的身份不凡,連忙拉住張嬸子道:「嬸子你別說了。」

  張嬸子以為是想開了,拍了拍江黎兒的肩膀道:「回去了以後別忘了回來看嬸子啊。」說罷領着一票婦人各回各家了。

  容訣北看着抱在一團瑟瑟發抖的江黎兒與水兒,微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掃了一眼收拾好的行禮道:「既然已經收拾好了東西,那便和我走吧。」

  門外陸堯已經備好了接人的馬車,事已至此江黎兒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馬車之上,容訣北撐着下巴盯着江黎兒,盯得江黎兒有些不自在,她撇開頭道:「你盯着我做什麼?」

  容訣北伸出手,江黎兒想要躲閃,卻一把被他捏住下巴,在一旁的小白菜頓時急眼了,小拳頭狠狠的垂在了容訣北身上。

  容訣北詫異的看了一眼小白菜,小白菜惡狠狠的瞪着容訣北道:「你不準欺負我娘。」

  這奶聲奶氣的一句話,讓容訣北鬆開了手,悠悠道:「還不把臉上的那些髒東西給擦了?本王可是聽聞侯府千金最愛惜自己這張臉。」

  江黎兒縮了縮脖子道:「什麼侯府千金?」

  「還想在本王面前裝傻不成?」

  容訣北那銳利的目光瞧得江黎兒心底發毛,想來自己誆騙他手下的時候暴露了太多信息,而自己這張臉就算稍加遮掩也不過是掩蓋原本風華罷了,熟悉她的依舊能夠一眼認出。

  也罷,事已至此不如全部交代了,聽他自稱本王想來也是皇室之人,如今又親自接她想來暫時不會對她下手。

  既是如此,自己再狡辯也是無用功,便直接承認了。

  「看來小女還是瞞不住王爺的火眼金睛,小女還不知您如何稱呼?」

  容訣北眸光深深,意味不明之色閃爍不明:「江小姐離京太久竟記憶都丟失了不少啊?」

  江黎兒心下不妙,感情這人與原身是認識的,可她穿越過來並沒有原身記憶,純靠讀心術猜測出來,身旁的水兒似乎也不認得這人,她心下犯難了,生怕因為自己沒記住他名就惹惱了對方。

  可她也不敢去抓他的手讀心啊,這人氣場強大,饒是現在她的腿還打顫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