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槍如龍》[美人如玉槍如龍] - 第7章 較量

杏花村,一凡人村落,卻聲名遠播,無他,唯酒香爾。

此刻,小雨霏霏,村口一家座無虛席的小酒館角落,一邋遢老道正自個喝得臉紅撲撲的,如同新生的嬰兒皮膚一般。

他的雙眼也開始有些迷離,但依舊不時地剝一粒花生米,慢慢咀嚼下肚,隨後又是一杯小酒仰頭一飲而盡,嘴裏還吧唧吧唧地道一句:「快哉快哉,人生得意須盡歡…真是好酒啊!」

酒館掌柜對此早已見慣不怪,他只擔心老道士又要醉倒在那裡,平白佔了一個位置,眼見現在店裡人都快要坐不下了…

但最後他也只能無奈地低喃了句:「真是個老酒鬼」,便繼續敲打他的算盤。

這時,一隻將要濕透的小紙鶴搖搖晃晃地飛了進來,最後好像耗光了所有力氣一般,一頭扎落在老道的面前,便一動不動了。

奇怪的是,酒館裏,除了老道外,沒一個人發現它。

老道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睛,見紙鶴上歪歪斜斜寫着「呈親愛的偉大的離塵子師尊親啟」,不由得笑罵道:「這臭小子,准又沒好事。」

但他還是打開了紙鶴,一看,果然,上面寫着:「您要是不馬上回來,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您兩個可愛的徒兒了。桃林村,您最可愛的徒兒小遙遙絕筆。」

然後,他前後翻看了一下,就沒有然後了。

「這小子…」老道無奈地搖了搖頭,「話說,我什麼時候有兩個徒兒了,哦…想起來了,是那個小傢伙。」

但我該帶點什麼東西給他呢?畢竟這個師傅當的…

老道想了一會也沒想到要帶什麼東西,最後決定索性送他一壺酒吧。

於是,他拿出酒壺,讓掌柜的幫打滿,又從胳肢窩悄悄搓出一顆什麼東西丟了進去,而後踉踉蹌蹌的離開了小酒館。

「師兄,你說師父他會來嗎?」

桃林村,一處被挖空的地底下,楚笑問正在破除一個迷陣的蕭小遙道。

「應該會吧,那隻千里符紙鶴是他留給我的,讓我有事就用那個聯繫他。」蕭小遙頓了頓,又道:「他要是不來,也只有靠我們自己,能破一個是一個了!」

聞言,在一旁幫忙輸入靈力的宇無極沉聲道:「可惜我們人微言輕,宗門那些人又都只想着殺魔搶功德,幾個新出現的魔頭就把他們都吸引住了,根本不相信我們這裡有問題…」

「我看他們不是不相信,而是根本就沒關心過普通凡人的死活!」楚笑不由苦笑道。

「噓!師弟慎言,我們還是先做好自己的事吧。」蕭小遙一邊說著,一邊下手卻不停,「好在,現在看來布陣之人也不是個行家,只是用幾個陣器臨時布下迷陣而已,應該馬上就可以破了!」

很快,隨着他喊一聲「開!」,迷陣果然應聲而破,消失不見。

這時,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寬約數丈,高約三尺,顏色黑漆漆的祭壇!

三人小心翼翼地走近,好在並未有什麼危險出現。

只有祭壇上,那還在按着詭異的紋路而流淌的鮮血,時時凝成小人想要掙扎而出,但又被祭壇拉扯回去,其聲怨戾,十分瘮人。

「果然不出我們先前所料,這些魔頭專挑別人不注意的凡人村落下手,取童男童女鮮血必有所圖。現在看這祭壇,煉陰陽童元,招煞啟靈,結法連陣,引物探位,跟《古陣殘卷》一書上所記不差。我基本可以確定,他們是在尋找某種同樣邪惡的東西,這些魔族行事可真是喪盡天良!」見到眼前景象,蕭小遙不由越說越生氣,「我們動手毀了它!」

「好!」楚笑和宇無極也是義憤填膺地應道,隨即三人便將早已拿着的法器開始不斷地攻擊那祭壇。

與此同時,南風城外。

一藍衣女子對站在她身前的玄衣女子說道:「公主,天樞方位有變故,屬下感覺到有人正在攻擊那一處祭壇!」

她口中的公主,正是之前在黃石山脈上黑色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