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時代戰朝》[掠奪時代戰朝] - 第2章 騎戰閣

病房

醫生把戰朝拉到一邊,壓低聲音說道:「你妹妹現在情況還算穩定,但這個病拖得越久越危險。如果不能外力覺醒祖血的話,我勸你們家還是趕緊籌錢,準備手術吧。」

「……我知道了。」

醫生走後,戰朝有些無力的扶着床沿,苦澀的閉上眼。

單單手術,就要花費九十萬,還不算其他費用,還有術後的看護,複發的可能性,都是一個巨大的窟窿。

自己父母即使都去工作,兩個人加起來年收入也就八萬塊。

花光積蓄還不夠,肯定要背上很大一筆債。

最關鍵的是,手術有百分之三十的失敗率。

熾翎胚胎的售價雖然沒那麼高,但一直是有價無市的東西。只有新城**有穩定的貨源,且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對外出售。

考上重點,相當於幫家裡省下百萬,考不上,全家背上巨額債務!手術還不一定成功!

看着病床上的小姜,懂事的笑着,配合工作人員檢查,戰朝低下頭,埋住自己扭曲的表情。

回到家,看着母親興奮的樣子,他不知道怎麼開口。

一旁的戰父也在忙家務,但目光始終留意着戰朝。

「我要上晚班,你過來幫把手吧。」父親看了一眼戰朝,說。

父親點上煙,發動卡車。

「好久沒一起坐過車了,上次還是你小時候,你那時就這麼高。」

戰父的手臂抬高到某個位置。

窗外車景變換,農村變成廢墟,廢墟變成森林,森林變成荒地。

「還記得你爸我的工作是什麼嗎?」

「……當然記得。」

戰朝的父親是個垃圾處理員,工作內容是將垃圾用卡車運到處理地。

遠方,出現一個巨大的天坑,那就是處理地。

處理地是一處正在燃燒的天然氣坑,它的火焰在地下三百米處不分晝夜的燃燒,並且將持續四十年。

父子倆把垃圾倒下去,大汗淋漓的坐回車內,此時天色已暗。

「你爸我命爛,沒什麼出息,這輩子也就這樣了。但你是我最驕傲的兒子,我知道你一定會出人頭地。你要是沒被錄取,那也是命,得受着。但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

戰朝沉默以對,他知道父親沒讀過多少書,講不出什麼大道理,在用自己方式安慰他。

但是,他可以等,小姜不能等,誰也不知道病情會不會突然惡化。

他清楚的記得自己填了服從調劑,且報的很保守,這種情況下滑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不相信自己會碰上這麼小的概率。

學校保衛處

「什麼,調監控?別開玩笑了,趕緊離開,別妨礙我工作!」

保衛處的工作人員一臉不耐煩,二話不說就讓戰朝離開。

就在戰朝尷尬之際,一名女孩拍了拍他的肩。是昨天那個一面之緣的學妹。

她小心翼翼的,左望右望,像在做壞事。

「學長,過來。」

通風管道口,兩人並列爬着,盡量不發出聲音。

「真虧你能發現這條路線啊,竟然能從體育館後面的通風管道通到學校數據庫。」

「哼哼,這可是我玩捉迷藏發現的噢,厲害吧。」

小學生也就算了,都國生了別玩捉迷藏了啊,你的班主任會羞恥到哭的。他想。

「為什麼幫我?」戰朝突然想到這個問題,問道。

女孩嘆了口氣,聲音又嬌又媚:「你忘啦,國一的時候『騎戰閣』來學校測試,你幫過我呀。」

戰朝仔細想了會,好像確實有這回事。

「那個時候,大家都想少個競爭對手,只有學長對我伸出援手。啊,我們到了。」

兩人輕手輕腳的跳下,女孩好像對這很是熟悉,繞到機器後面一陣擺弄,拿了個黑色的長方體交到戰朝手上。

「這是監控室的所有備份數據,明天之前還回來就不會被發現,大概。」

兩人又在女孩的領導下溜進機房,找到國考那天的錄像。

「有了。」戰朝盯著錄像,突然說道:「果然是監考老師動的手腳。」

女孩沒經歷過國考,戰朝解釋道:「學生碼相當於學生的身份證,每個學生要把發下來的學生碼貼在試卷上,他下發時更換了學生碼順序,所以我做的其實是別人的試卷。」

「真過分,」女孩怒道,「也就是說監考徇私舞弊,調換考生試卷,真是豈有此理!那麼,是誰做了你的試卷?」

兩人對視,答案很快出現在腦中。

和他在同一考場,且分數異常高的只有一人。

第一名的林嵐,他有很大嫌疑。

如果他是幕後指示,一切就說通了。

「氣死我了,我現在就去找他!」女孩道。

戰朝更是心裏有團火。

自己明明什麼都沒做錯,卻要被這樣對待。

苦讀這麼多年,馬上要得到的東西被人這樣奪走!

不甘!

憤怒!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