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神殿》[龍神殿] -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2)

想到這裡,陸建豪甚至覺得自己有些難以把控自我。

「這邊你照看好了,我現在要去裏面談事情了。」陸建豪怕自己現在剋制不住丟醜,微微側了側自己的身子,對經理說了一聲過後就直接朝着自己的包房走去。

卻說李夢雅在陸建豪去上洗手間之後就一直十分無趣,原本她是為了陸建豪他老爸所謂的「遺言」來的,可是現在這麼久過去了,不僅陸建豪的老爸還沒來,就連陸建豪都已經不知道上哪裡去了。

所以一個人在包房的李夢雅開始慢慢地有點煩躁起來,自己拿過了原本放在陸建豪座位那的康帝,自己給自己滿上。

酒啊,還真是個好東西,李夢雅原本並不是一個好酒的人,但是無奈一是為了應酬需要,二是她身上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所以慢慢地她愛上了喝酒。

對於一個好酒的人來說,這瓶87年的康帝可是無法抵抗的誘惑,所以在之前陸建豪向她敬酒的時候,李夢雅只不過是在矜持一下。

反正這酒開了就得喝完,這麼貴的酒浪費了可不好。

李夢雅自顧自地就給自己倒酒,然後自己喝。說來奇怪,李夢雅曾經也喝過一次康帝,今天她總覺得這一瓶康帝,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味道有點怪怪的。

而且,李夢雅發現,不知道是因為這包間裏面的空調調的溫度太高了還是什麼,才喝了沒多少酒,李夢雅就感覺自己開始渾身發熱了,香汗不斷地流,甚至現在這時候,李夢雅感覺到自己的衣服都有點**。

接着,李夢雅開始漸漸忘記了自己是在和陸建豪吃飯,她一開始因為熱脫掉了外套,但是現在,她的意識已經有點模糊,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微微有了些變化,甚至未有過初次的她感覺自己現在很需要一個東西來填補自己的空虛。

慢慢地,李夢雅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她在自己的身邊找不到任何可以給自己解決問題的東西,她想要離開這個地方,但是她發現她渾身已經沒有力氣了,整個人癱倒在包間裏面的沙發上。

她已經快要什麼都不知道了,但是她心中有一個念頭,現在的她非常需要一個男人。

張陽在目送李夢雅和陸建豪進包間了之後,人就開始百無聊賴了起來,聽着監聽器裏面傳來的對話,簡直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但是張陽就是覺得陸建豪今天的目的一定不純粹。

只可惜他沒有證據,現在也什麼都沒有表現出來,所以在聽到陸建豪開始為李夢雅敬酒的時候,張陽就直接將麥給閉了。

並不是張陽偷懶,從陸建豪和李夢雅聊天的內容張陽實在聽不出什麼貓膩,而現在兩個人又是在喝酒,說的話基本不會有什麼營養。

而在酒量方面,張陽對李夢雅可是非常放心的,就在不久前,張陽和李夢雅在家裡吃飯的時候,不知道李夢雅怎麼了,心血來潮想要張陽陪她喝一點,結果兩個人就喝了「一點」。

兩瓶人頭馬,一瓶衡水老白乾,一瓶西伯利亞伏特加。

當然,並不是李夢雅一個人喝的,只不過是李夢雅一個人喝了三分之二而已。

因為要隨時保持警惕的原因,張陽當然不可能盡情地陪李夢雅喝,所以那一天,李夢雅飄了。

是的,僅僅只是飄了,或許這樣應該能夠直觀地體現出來李夢雅的酒量了吧。

當張陽知道這一點的時候,說實話,就連他都不得不在這一點上佩服李夢雅,所以說他放心地把自己的監聽器給閉了,陸建豪那小子看模樣好像是經常去混夜店酒吧的,不過要是和李夢雅比起來,那簡直太弱了。

張陽一個人,也不知道李夢雅他們這頓飯要吃多久,張陽覺得自己一個人站在別人酒店門口也不像樣子,車又已經被車童開去泊好了,再去開又懶得麻煩,索性他就走進了富麗華都。

富麗華都裏面的裝飾可以說是相當繁華,但是他就是再金碧輝煌張陽卻是完全提不起興趣。不過一進富麗華都,張陽敏銳的眼神立刻就注意到了前台和接待的身上。

和一般的豪華酒店不一樣的是,富麗華都的接待大部分招的都是女生,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用男生更加方便給客人送行李什麼的,或許是靠着這一手女生的容貌來彌補吧。

還別說,到底富麗華都是高檔酒店,這人招的就很有質量,這一個個從張陽面前走過去,簡直把張陽看得眼花繚亂,一個個淡妝濃抹的,那身材、那步伐、那氣質,簡直跟模特一樣,居然只是一個服務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