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神殿》[龍神殿] -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不過李夢雅好像完全沒有想要和他碰杯的意思,陸建豪尷尬地笑了笑,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你這臭娘們!」陸建豪臉上掛着微笑,心中卻有着各種想法,尤其是看到李夢雅將酒杯放在自己的嘴邊,那櫻桃小嘴貼在玻璃壁上誘人的樣子,再加上透過玻璃陸建豪甚至能看到李夢雅性感的小舌頭,身體就一陣發燙,好像有一股火焰在熊熊燃燒。

「TMD,你不是給老子裝高冷嗎?今天就讓你跪在我面前求我……!」陸建豪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在李夢雅勾人的身軀上面策馬奔騰的場景。

說來奇怪,李夢雅的酒里有禁藥現在倒是什麼事都沒有,陸建豪酒里沒藥,倒是已經快要按捺不住了。

這時候剛好之前進來的那個服務員推着一個小餐車進來了,一盤盤的佳肴擺上桌。

「來,別客氣啊,你沒吃晚飯不餓着呢嗎?」知道現在自己好像有點變現不太對,剛好菜上齊了,陸建豪連忙開口掩飾自己,剛才看到李夢雅那一口酒只是微微呡了一口,陸建豪還是有點擔心量不夠,於是又舉起酒杯,「夢雅,你說你什麼都不吃讓我心裏怎麼過意的去?我們兩個這麼長時間沒有見面了,再喝一個。」

畢竟是在別人的地盤上,到現在為止陸建豪也還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陸建豪現在這麼說,李夢雅也不好駁了他的面子。

說起喝酒,李夢雅是全然不懼的,別看她現在還年紀輕輕的,但是為了經營好自己老爸留下來的產業,李夢雅拉客戶、找代理等等機會全都是自己親手辦的,而這些事情自然就免不了上酒桌。

為了表現出自己的誠意,在那一段時間,李夢雅喝酒都是不讓公關作陪的,全都是自己硬剛,久而久之她就練就一身好酒量。

李夢雅還想着,要是陸建豪想要把自己灌倒,那簡直是不可能的,別說是一個陸建豪,就算是他和他老子來兩個,李夢雅都不怕。

親眼看着李夢雅高腳杯裏面的酒空了,陸建豪心中一陣竊喜,接下來他還需要準備一些事情。

「夢雅,你先自便,我去一下洗手間,馬上回來。」陸建豪跟李夢雅說了一聲就離開了房間,走到盥洗室,他從兜裏面掏出了兩個顏色鮮艷的膠囊。

「哼哼哼,李夢雅你這個騷.貨,等會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欲罷.不能。」一口將膠囊吞下肚子,陸建豪洗了個手就走出了盥洗室,這兩顆是他平時放在家裡剩下的保健品,以往他都是只吃一顆,這一次他是下定了決心要展現出自己最強大的戰鬥力。

時間還早,陸建豪並不急着進房間,按照他老爸的說法,那個紅頭蒼蠅的藥效會起得很慢,大概得有個七八分鐘才會出現反應。

不過只要有了反應,那就絕對是不可能停下來的,就算是修女都能給變成**。

陸建豪打算按着時間在李夢雅最難耐的時候進去,剛好那個時候自己吃的葯差不多也該做用起來了,計劃簡直完美。

慢悠悠走到走廊的盡頭,從這個地方差不多可以看到大廳,在富麗華都,就是在過道,每隔一段距離就會站守一個服務人員,而今天原因特殊,只有大堂經理在這裡。

「陸少!」

「嗯。」陸建豪點了點頭,「那個跟着夢雅一起來的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對於張陽,陸建豪還是比較在意的,因為他屢次三番和自己做對,陸建豪已經忍無可忍,這一次又跟着來了,聽說他還挺能打的,陸建豪可不想讓張陽壞了自己的好事。

「您說得是那個衣着隨便的小青年?」大堂經理臉上頓時顯露出鄙夷的神色,「那傢伙真是煩人,現在正在和我們的前台說話,真是個沒見過女人的傢伙。」

「不用管他。」陸建豪聽到經理的話心中就是一樂,「他要是有什麼需求,只要是不過分,你們能夠做到的都盡量滿足他。」

張陽喜歡和年輕小姑娘搭話這個陸建豪是知道的,現在張陽又在和他們酒店的前台小姐聊天這簡直太好了,陸建豪現在就是怕張陽什麼時候心血來潮直接衝到包房裏面可就日狗了。

畢竟張陽那種「無法無天」的性格,陸建豪可是領教得夠多了,這人可不能用常人的思維去揣測他。

不過現在既然張陽自己已經找到樂子了,那陸建豪可就完全放心了,這麼溜達了一圈,陸建豪算算時間,他已經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上傳來的火熱的了,想必現在李夢雅在房間裏面已經開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