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和游三國》[劉和游三國] - 第3章 公孫瓚

秋風瑟瑟,一座塞外大寨安靜的佇立於曠野之上。大寨最中間的一座大營,肅穆異常。

大營之外一面劉字大旗迎風飄揚,大營的主人身份雖不顯赫,卻也是大漢十三州州牧之一,幽州州牧劉虞。

不過今天的劉虞有點鬧心,因為他的寶貝兒子為了立功,愣是阻止不讓他退兵。別看平時劉虞跺跺腳,幽州都抖一抖。但在劉和面前,他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眼看父子倆就要說僵,帳外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終於打破了父子倆之間有點微妙的平衡。

此時的劉虞好像又找到幽州州牧那種說一不二的感覺,衝著帳外高聲道:

「何人在帳外縱馬,如此不成體統?」

馬蹄聲立時止歇,劉和同時也回頭看了一眼帳外。此時簾帳已從外面拉開,一個斥侯打扮之人翻身下馬,走進帳來先是看了一眼劉和,倒也沒做他想,接着對着劉虞行禮,道:

「主公,公孫將軍有急報傳來。」

公孫將軍?

劉和心裏一愣,一時還沒想起來是誰。卻聽劉虞一邊摸着鬍鬚,一邊沉聲道:

「公孫瓚?他又有什麼主意?」

原來是他!對公孫瓚他還是有點了解的。這位在前期還是比較厲害的,逮誰干誰。可後來和袁紹對打,慢慢也就不行了!

如果說這個時代,袁紹是曹操的背景板,那公孫瓚就可以稱為背景板的背景板。

可惜劉和卻不知道,公孫瓚也有背景板,就是自己的便宜老爹。不過當他知道這一天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劉虞此時已接過公孫瓚的密信看了起來,越看臉色越是鐵青。突然幽幽的道:

「斬草除根,說的倒容易。我大漢武帝花費錢財無數,再加上衛青霍去病等不世出的天才武將一起效力,也沒能把匈奴人斬草除根。憑你一個小小的公孫瓚,還想消滅異族,這不是異想天開嗎?」

劉和聞言心裏一動,看來這公孫瓚倒是對自己的胃口,看來這次搶功有戲!想到興奮處,劉和差點笑出來。不過兵家大事,他倒還是不敢多插嘴。心頭一凜,問道:

「父親,好像和這公孫瓚將軍關係不太好?」

劉虞聞言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他和公孫瓚關係不好倒是事實,不過自己一向表現仁和,怎麼連這小子都知道了。

看到劉虞投來不解的目光,劉和嘿嘿一笑,道:

「父親以前不是教育過我們嘛,稱呼人要稱呼表字,而不能直呼其名。而父親剛才兩次都脫口而出公孫瓚其名,想來嘛……嘿嘿!」

劉虞聞言更是一驚,自己這兒子一直表現的中規中矩的,倒是從沒發現還有這見微知著的能力。看來這小子這次要留下繼續立功,倒也不是不行。

「你小子,還有點眼水,為父以前還有點小看你了。」

劉和又是嘿嘿一笑,倒是不再好接口。只聽劉虞又長嘆了口氣,續道:

「公孫瓚名義上是父親手下頭號幹將,朝廷讓他受我節制,他卻僅僅是給我幾分面子,實際上根本不把我當回事。」

劉和後世是個見了學生會幹部都要尿的人,一時無法理解,為何會有下級不怕上級的。只聽劉虞續道:

「自從董卓進宮威逼天子之後,天下基本上也就亂了。後來十八路諸侯討董,雖然把董卓打跑去了關中,關東就更不像話了。去年公孫瓚和袁紹合謀奪取冀州,事成之後,卻被袁紹給陰了。後來兩人在界橋大戰,公孫瓚大敗虧輸,實力一直沒有恢復。他現在就是等着壯大自己的實力,再和袁紹一決雌雄呢!」

原來如此!劉和在心裏瞭然。難怪公孫瓚對打烏桓人這麼上心,看來是想以戰代練啊。不過這人連袁紹都干不過,貌似也不太可靠啊。

見劉和不說話,劉虞續道:

「此前與烏桓一戰,烏桓雖未傷得了元氣,但料想三五年不敢南來。公孫瓚卻一心還想對其進行追殺。一則確有他信中所意,將烏桓人斬草除根。二則也是藉此擴充自己實力,好滿足自己的野心。」

劉虞說完又嘆了口氣,劉和在心裏暗道,這古人也真是閑的,說話就說話嘛,老是嘆氣幹嘛。

「那父親你的意思呢?是支持公孫瓚繼續打下去,還是就是此退軍呢?」

「你覺得呢?你真想留下來立功?上了戰場可不是鬧着玩的?」

雖然是擔心,但劉和聽在耳朵里,卻好像又是對他的嘲諷。突然想起後世網絡里經常說的一句話: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反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