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 第九章 亂吃藥的副作用

就在胡婭昏過去的那一刻,原本還在小溪裏面抓魚的恆哥兒和源哥兒更是給嚇的目眥欲裂,瞬間將手裡的簡易魚叉隨手一丟,快步朝胡婭奔來,兩人到了跟前,還未長成的身體將胡婭小心的抬起來,然後朝着胡景和林悅音的方向奔去。

當林悅音看到兩個兒子將女兒抬着過來時,嚇得肝膽欲裂,眼淚唰的一下奪眶而出。胡景也將手上編織了一半的小草帽給丟到一旁,快步的朝胡婭所在的方向奔來,等到兩個兒子終於將胡婭抬到他們面前,輕輕放在草坪上時,兩人都有些慌亂,手抖得厲害,甚至都不敢上手去觸碰胡雅的呼吸。

還是胡景見識的多些,快速的穩定心神,用手摸了摸胡雅的鼻息,當他感受到女兒的呼吸還在正常的進行時,心下一松,突然感覺到腦部一陣眩暈,差點沒有摔倒,還是恆哥兒見勢不妙,快速地扶住了他。

源哥兒也忙扶住母親,害怕母親跟爹爹一樣心神俱振,從而暈倒。

看着兩個兒子關切緊張的神色,兩位強壓情緒稍微平和下來。就在這時,人小腿短的羨哥兒終於趕到,抱住胡婭就開始放聲大哭。姐姐,姐姐,姐姐,你怎麼啦?姐姐,你快醒醒,快別嚇羨哥兒。胡婭就在羨哥兒的呼喊中緩緩睜開眼睛,突然發現自己眼前的顏色似乎就變成了黑白兩色。

不過好在,此刻她看人是看得清晰的,還看得清楚人的五官,只不過就像古老的黑白電視一樣,看人只有黑白兩色。

此時,她才再去用意識體細細的去看了空間裏面的強身健體丸,上面的盒子所寫的小字,這才注意到,赫然寫着盡量晚上使用幾個字。

她就想到了,既然空間裏面提醒讓晚上服用,自然就是有一定的副作用,看來就是眼前這個副作用了,視力變成黑白兩色,可好在,晚上服用也就一晚時間,應該這種情況不會保持太久。

大約六個時辰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她穩定思緒放平心態,放鬆下來,勸慰道,爹娘,婭兒只是稍微有些頭部眩暈而已,沒有其他大事。邊說著,就快速用自己手上的手提袋當做範例,將手提袋的製作方法寫到了空間的工具一類的書頁上,然後快速的換了十多條魚藏在手提袋裡。

好在她手提袋一直是提在手上的,恆哥兒和源哥兒抬她的時候,由於心急也沒太注意重量,更何況,她當時暈倒之前一直避着恆哥兒和源哥兒的目光,兩位也就沒有瞧見,方便她暗度陳倉。

這時胡婭為了轉移爹娘對她的關心,將重重的手提袋輕巧的提起來。拉着爹娘就往樹蔭下躲,胡景和林悅音不明所以,但還是跟着上去了。三個弟弟看着爹娘和姐姐一起往樹蔭下面躲,雖滿頭疑惑,卻也跟着上前去,護在三人身旁。

剛到樹蔭下,胡婭兩邊望了望,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動態,發現的確是沒有見到人,輕輕的將手裡的手提袋打開,胡景和林悅音大驚,忍不住輕呼出聲,哪來的這麼多魚,而且還都是兩三斤左右重的。

恆哥兒和源哥兒聽到娘的低呼聲。匆忙往前,上前一看,咦,明明自己只叉了一條魚在裏面,為什麼姐姐提的手提袋裡卻多了十幾條活蹦亂跳的野生鯽魚呢?還個個約莫有兩三斤大小?

胡景內心一時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他發現,自家女兒好像是擁有什麼神奇的好運一般,這麼快又拿到了一些肉食。難道剛剛女兒的暈倒是因為抓了這麼多條魚,太過激動,一時暈倒啦?他點了點胡婭小小瓊鼻,寵溺的說道,你這丫頭,也太沒出息了,不就是捉了幾條魚嘛,何故如此,因為這點事情就激動的暈倒了,這可還行?

胡婭一聽,哎!這爹真是好爹,連借口都給她找好了,只是笑了笑,抿嘴不說話。此時,林悅音也擦了擦臉上掉下來的眼淚,對着胡婭親昵的抱了抱,說道,娘知道你心疼家裡人,可以後還是別如此了,這大熱天的,本來你身子又剛剛好。中了暑熱可怎麼得了?娘不希望你再次出現病症,如果底子沒有養好,後期咱們到了蜀地,還不知道那邊的光景如何,到時候更苦。那你的身子可怎麼養的好呀?快別讓娘擔心了。好嗎?

胡婭看着眼前這位年輕的娘,對上她慈愛的目光。滿是感動,也不好拒絕,可她卻不能直接說這些是自己空間換的,畢竟這是在古代,倘若她直接說的話,就算爹娘和弟弟不覺得什麼,那如何解釋她怎麼來的這個空間呢?

萬一不小心透露了,羨哥兒小被人不小心哄了去。這可是要殺頭的大罪,古人是最忌妖邪的,萬一把她當妖邪一般處置了,她個人還好,古代動不動就禍及家人或族人,連累了一家上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