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 第七章 意想不到的技能

來到廚房,林悅音將剩下的約摸兩錢銀子遞給店小二。說著,小二哥,勞煩您行個方便,我們煮點東西,自己帶了。店小二拿着手上的銀錢,笑的見牙不見眼。當然了,只有這私下的打賞,驛站的上官才不會收刮。店小二道,您隨意,儘快就成。

林悅音走進廚房,帶着胡婭關上了房門。流放隊伍一共兩百來人,不避着點就啥都沒了。可進來後,胡婭和林悅音都有些傻眼,這柴火怎麼引?胡婭在現代是城市孩子,沒有點過土灶,林悅音倒是土生土長的古代人土著。

可她生來就是大家小姐,被人捧着,一直有人伺候,就是奶娘還有的,再加大丫鬟、小丫鬟、粗使丫鬟,婆子之類的,加在一起,大大小小也有十來人,他怎麼會用呢?這!兩人面面相覷,這倒真的是將母女兩人難倒了。

幸虧胡婭及時反應過來,忙去叫了小二哥,請他幫忙先點着火,才能做接下來的事情。

胡婭把懷裡的十來個小小的野雞蛋拿了出來,虧得她年齡小。說是綁在身上,林悅音也沒有往其他地方想,畢竟藏在身上,因着胡婭年齡又小,基本也看不出來。野雞蛋個頭比較小,沒有家養的雞蛋大,也就約摸家養雞蛋半個,大小十來個。他們家五口人,一人分兩個也差不多了,好歹有點兒營養,於是開鍋煮了雞蛋。

等回到房間,眼看着父親和三個弟弟都已經將自己倒飭好了,胡婭和林悅音分別將煮好的雞蛋用廚房的油紙包着,裹得厚厚的放在了懷裡,一進房間就把門關上,關得死死的。

胡錦還驚訝了一瞬,還沒等他開口問,緊接着羨哥兒的鼻子動了動,童言童語頓時在房間裏面響起,只聽見他悄聲對悅音和胡婭說道,娘,姐姐,我怎麼聞到有一股特別的味道?

李月英和胡雅相視一笑,道,原本還想逗你們玩一玩,讓你們猜一猜到底是什麼東西來着,結果沒想到我們家羨哥兒鼻子這麼靈,一下就聞到了,看來我羨哥兒可真是人有奇技,嘴必不虧呀。

羨哥兒聽着姐姐和母親的誇獎,沒來由的有些臉紅,可他到底年紀小,最多羞惱一會兒,也就忘掉了。這時,林悅音拿出懷裡的油紙包打開,遞到胡景他們眼前。恆哥兒問道,這是哪裡來的?娘,這不會是您在哪換的吧?

只是恆哥兒那個疑問和停頓就很讓人誤會。估計他是想說偷,卻沒好意思指責母親。畢竟姐姐和母親是為了他們充饑。恆哥兒腦補到,在和自己內心的聖人言語對持着。

不過恆哥兒剛說完就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娘親和姐姐不是這樣的人。此時,源哥兒接着話頭道,當然不是,娘和姐姐怎麼可能是那種人?我們應該相信這點。爹,您說呢?湖景看了看野雞蛋,恍然大悟。

點了點身旁兩個兒子的頭,肯定是你們姐姐今天在發現野雞的時候,悄悄的將野雞蛋藏在身上了。

這也就是現在恰逢大難,不然怎麼會讓你們連吃個野雞蛋都要如此躲躲藏藏?胡景說著邊搖了搖頭。胡婭看着胡景臉色驟變,就知道他肯定是想到沒流放之前的光景,作為男人,不能讓自己妻子和孩子光明正大的吃上好吃的。此時還得受罪,肯定唏噓不已。

胡婭勸慰道,爹,來日方長,等到了地方,我想您肯定不會讓我們餓着,到那時,咱們再拼一把,東山再起。爹爭取早日讓我們過上錦衣玉食的日子,到時候想吃多少雞蛋吃多少。

胡景聽着女兒的勸慰,心下開懷了些,勉強擠出了一絲笑意。此時,林悅音趕緊打岔,好吃的在眼前呢,還聊什麼?快別閑聊了,快來吃吧。說著將懷裡的雞蛋分給了家人。

幾人都感覺到了滿足,在這麼艱難的流放路上,哪怕是有個多的黑面饃饃都已經讓人很開心了,更不要提是得之不易的野雞蛋了,好歹有多的食物補補身體。

恆哥兒看了看手裡的野雞蛋,咽了咽唾沫,遞給胡婭,還是大姐吃吧,大姐剛病好些,多吃點補補。

源哥兒也沒動,說,我的分給大哥一個就行,大姐多吃點。明天還要繼續熬下去呢。

羨哥兒看着哥哥這樣,忙把手上的雞蛋給兩個哥哥,哥哥們吃,你們有時還要背我呢,太費力氣了。

胡婭看着這幾個弟弟,又看了手裡的多的兩個雞蛋,反而遞給胡景和林悅音,爹娘吃,爹娘累些,娘腳底都破的狠了,爹爹肯定也不舒適,你們補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