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流放路上別慌,我有金手指] - 第六章 開啟收集技能(2)

大約睡了將近有一刻鐘就睜開眼。準備從父親胡景的身上下來,胡景看着女兒醒了,問道:婭兒,怎麼了?不如再多休息會兒。

胡婭搖了搖頭,對着胡景說道:爹,不用了,您也累了,讓我多下來走走吧,未來的路還很長呢,今個兒我可以一直在您的背上一直獃著,可呆習慣了,我怕到時候剩下的路我也挺不過去。

胡景聽到這話,只是嘆氣,是啊,未來的路只會更艱辛,由於下雨,婭兒風寒還沒有完全感完全好,可至少還沒有經歷那種烈日暴晒。要是這明日太陽又大起來了,剛淋過雨的人身子本就沒有痊癒,又開始暴晒,那可怎麼得了?

還是得一點點鍛煉身體,不然就會成為拖累。胡婭在心裏暗暗下定決心。至少,不能做爹娘的拖累吧!見六歲的羨哥兒都咬牙堅持,她總得做個長姐的榜樣。支棱起來啊!

胡景什麼話都沒有說,順從地將胡婭從身上放了下來。可胡雅腳落地時,突然腿一軟,整個人發現雙腿完全沒有力氣,跟灌了鉛似的。得虧胡景扶他扶得快,不然胡婭就直接摔在地上了。

看到胡婭的糗樣,胡景有些忍俊不禁。婭兒,之前跟你說別逞強吧,不聽勸,你看這,還要不要再上來,爹爹再背你一會兒。胡婭用笑容掩飾了自己的尷尬,自己好歹在現代也是個成年人了,怎麼就出現了這種低級錯誤呢!

怎麼就能沒料到,自己之前趕了路之後,雙腿會出現肌肉損傷,導致沒有力氣起來呢?可此刻也只能穩住心神,繃緊了臉色。假裝淡然一笑,強撐着說道,沒事兒,爹爹,我再動動就好了。

一陣尷尬過去,胡婭突然抬頭看到了大弟恆哥兒背上背的包袱,旁側有一把柴刀,這好像就是爹爹今天從官差那邊拿過來的柴刀,怎麼沒有還回去?

她眼神充滿疑問,胡景低聲解釋道,這是今兒你發現的那四隻野雞的功勞,我拿其中三隻過去給了官差,等會兒到驛站呢,我們,我們一家可以擁有一個好一點的大通鋪,能分到一起,不用按照男女分。同時,他給了我一把菜刀讓我將剩下一隻雞料理了。

之後也沒說要收回去,爹就自己留着,這麼多人,又不是咱家族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爹留着給咱們自己防身。

再說,這一路上,咱們也不能保證處處都是官道通達,萬一路過山野樹林之類的,我們也需要砍一些木棍來做支撐,再者,爹爹還在想,如果再有上一次的運氣,來點肉菜,手裡有個東西也好防身。

胡婭點了點頭,在心中讚歎這個爹爹想的可真是周全,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一個人,特別是古人,他們在條件沒有現代人的便利下去,活得大多比現代人通透,而且他們是土生土長的土著,小看任何一個土著都會出大事的,胡婭思索着,收起了自己不知不覺間展現的輕視之心。

正了正身上的衣服,抬腳便往前面走。

本來胡婭以為自己能下地行走後,可以去收集很多的東西,在空間裏面的書本上面寫下新的知識,還可以再換取其他東西,結果發現自己僅是雙腿行走就已經是極為艱難了。

果然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等到達太平鎮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幸好城門還沒有關閉,不然他們就只能露宿荒野了。由於帶着一大堆人,官差駕着馬車,帶着胡景和其他的程家族人艱難的往前行進,等完全到驛站的時候,大家都已經癱坐了下來。好在之前胡家二房有用三隻野雞換來的大通鋪,幾人沒有分開。

胡家人整理了一下蓬頭垢面的自己,先坐在地上,胡景拿着身上僅剩的幾兩碎銀子,找店家要了一點熱水,店小二忙幫着抬了好幾桶,先是胡雅和林悅音兩人互相給對方起訴整理衣服。胡婭看到林悅音的腳上除了混雜着血漬,汗漬,還有今天塗抹上的藥膏,全都是胡婭貼心的幫着林悅音處理好的。

林悅音看着十分疲憊卻為她忙碌的女兒,忍住了眼裡即將流下的淚水。當她們整理完了之後,就退出了房間,把剩下的空間給到胡錦他們四人。

父親和弟弟在房裡洗漱的時候胡婭悄悄對林悅音說,娘。我今天其實還找到了其他好東西,但沒有敢交出來。咱們去找店家借下廚房,點火生火,煮點東西吃吧。林悅音聽見此話,先是一愣,隨後大喜過望,問也不問,直接拉着胡婭就悄悄的往廚房摸去。

猜你喜歡